《丹品圣修》&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浅笑 都市情感 2019-11-13 11:19:39 0 0

《丹品圣修》&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是一本已完结的都市情感小说,丹品圣修小说全文一共1,470,060个字。丹品圣修小说讲述了:叶辰,一个身负亡宗之仇的丹药宗师,逆天重生在同名的纨绔大少之身。  重掌神秘黑鼎,身修焚天道诀,修真路,昔日仇,他热血高歌。  英雄行,美女伴,他许她一世柔情,她伴他血染苍穹。且看叶辰如何创下热血传奇!

丹品圣修小说试读:

他震惊,是因为叶辰说的一点都没错,尤其是他的双眼开始变得模糊这一点。

这事情他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说起,这也是他之所以这般着急的原因之一。

的确,人老了,眼睛会逐渐变得模糊,可是他却知道自己不是那么简单,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直接失明,他着急,却不敢跟任何一个人说,如今被叶辰直接在这种地方提了出来,他如何不惊?

他不知道叶辰究竟是如何知道的,是他一眼就看透了自己的情况,还是早就知道这个秘密,若是前者,那么…聂风双拳猛地握紧。

聂家之人也是被吓得不清,只是有人满是着急的看向聂风,似乎期望聂风能够将叶辰的话语否定,却也有人眼中精光闪烁,隐隐的有些兴奋。

看到聂风如此紧张,叶辰却是轻笑一声,他好歹也是一个丹药宗师,聂风这简单的情况他自然可以一眼看出,似乎是知道聂风的心思,又是说道:“聂家主无需着急,丁某不但有自信治愈聂家大小姐,便是聂家主的情况…丁某同样有自信可以解决。”

这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得众人更惊,聂风更是感觉自己被什么劈到了一般,久久不语。

半响过后,聂风狠狠吸了口气,竟是主动对叶辰微微躬身,说道:“之前是聂某怠慢了,请丁先生谅解。”

显然,他这是间接的承认了叶辰所言不虚,徐鑫等人狠狠一颤,而老者也是瞳孔微缩,颇为震惊。

叶辰右手轻挥,笑道:“聂家主言重了,丁某来到聂家为聂大小姐治病,却也是有所求的,所以聂家主无需客气。”

他本就是为了百年人参和百年灵芝而来,彼此之间只是交易而已,再说,聂风也并没有什么地方真的怠慢了他。

聂风心中一喜,只是看着叶辰和他身边的老者,一时之间有些为难,毕竟两人都是说过自己有办法可以治愈聂梦。

老者见状冷笑一声,说道:“聂家主,老夫不知道你的情况到底如何,可单单对聂大小姐的怪病,老夫却是不相信他没有诊断,却有自信治愈这个说法,哼,何不让他诊断之后再说?”

聂风眼中光芒一闪,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他看向叶辰,却见叶辰对他微笑点头,聂风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笑道:“既然如此,那便先请丁先生,为梦儿诊断吧。”

几人风风火火的走向了聂梦的房间,不过只有聂风、叶辰以及老者三人进去,而叶辰踏入的瞬间,便感觉到一阵少女的气息扑面而来,房间之中一名中年美妇正在照顾聂梦。

美妇见到三人的出现明显一惊,连忙站了起来,说道:“父亲,您这是…”

聂风微微点头,说道:“这两位都是为梦儿治病的医生,你先退到一边。”

美妇秀眉轻挑,却还是点头了点头,退到了旁边,而她一双眼睛却是始终盯着床上的聂梦,眼中满是怜惜。

老者昂着脑袋,轻哼说道:“丁先生,请吧。”

叶辰哪里会将他看在眼中?不管老者如何针对他,他始终将老者看做了一个小丑,只是他打量着聂梦的情况,眉宇紧蹙,心中已然有了一些猜测。

而在他给聂梦把脉之后,脸色彻底变得阴沉,眼中更是有着煞气涌现,似乎震惊于这种东西竟然会在这种地方出现,更被人用在了一个普通女孩身上。

“聂大小姐这种情况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意,美妇微愣,连忙回道:“半年前,梦儿出去旅游了一趟,回来第二天就突然这样了,先生,您…”

聂风未曾开口,可眼中有着精光闪烁,他刚刚分明从叶辰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怒意,可…究竟是什么,竟是让他有些情绪失控?要知道老者的挑衅他看在眼中,可叶辰始终没有丝毫变色。

“半年前?当真是够狠,够毒!”叶辰低声呢喃,真不知道这半年时间,这个柔弱的女生究竟是怎样挺过来的。

再次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他终于站了起来,说道:“聂家主,聂大小姐的情况还没有到后期,若是再过半个月,丁某也无能为力,不过…如今却还有得救。”

这瞬间,美妇呆了,死死的盯着叶辰,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而聂风也是浑身一抖,满心的惊喜。

老者脸色也是彻底一遍,他盯着叶辰,咬牙喝道:“丁烈,你…可不要风大闪了舌头!”

他对聂梦的情况最是了解,因为聂梦之所以会这样,那完全是他下的手,足足半年的局,如今正是他们收获果实的时候,竟然突然冒出来叶辰这么一个人。

他怒,同时也无法相信叶辰真的能够救治聂梦。

叶辰没有理会老者何等态度,他蹙眉看了眼聂梦,说道:“这半年以来,聂大小姐应该是每天都会做恶梦,开始的时候还好一些,如今应该全身已经红肿,便是饭食,她也无法正常消化。”

“只要半个月,半个月之后,聂大小姐便会被这种病魔折磨而死。”

聂风脸色猛地阴沉了下来,只要一想到聂梦的遭遇,他心中便是有着无尽的怒火,而美妇更是匍匐在聂梦的身上,嚎啕大哭。

“聂家主,只要你相信我,两个小时之后,我便能够让聂大小姐正常苏醒,当天便能正常进食,调养几天之后,便可彻底痊愈。”

美妇猛地抬头,眼中满是狂喜,而聂风同样如此,倒是老者震惊之余却是冷笑更胜:“两个小时?嘿嘿,这种东西,你能两个小时就解决?真是痴人说梦。”

“哦?两个小时不能解决,那多久才能?一周?十天?亦或是百天?”

“你…”

老者顿时被噎的无话可说,即便是他亲自出手,那也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按照他们原先的计划,更是至少要拖延十天,两个小时?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不等他说什么,叶辰又是说道:“聂家主,我知道你还是有些不相信,那不如这样,若是两个小时之后,丁某没有做到我说的那样,丁某便任由你们处置,如何?现在我在聂家,相信也逃不到什么地方,不是么?”

聂风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叶辰会主动提出这样的约定,可也正是如此,尽管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却也信了几分,倒是对一直质疑叶辰的老者,莫名多了一分质疑。

而美妇闻言却是着急说道:“父亲,既然丁先生都这么说了,何不试试?梦儿她…儿媳真的不想看到她继续这个样子了。”

“这…好吧,那聂某便相信你一次,希望丁先生不要让聂某失望才好。”

“不知道丁先生需要准备什么?补药,亦或是其他,需要的,我聂家都能够准备齐全。”

叶辰却是右手轻挥,笑道:“不用,该用到的,丁某都有,只是丁某出手之时,不希望有人在旁边干扰。”

聂风眉宇紧蹙,又多了一丝迟疑,不过最终还是同意了叶辰的要求,看到这般模样,老者冷哼一声,率先走出了房间,他倒要看看这个丁烈自己打脸之后的结果。

聂风尴尬一笑,和美妇跟在其后。

闺房中,叶辰深吸了口气,他走到聂梦的床边,低声说道:“聂大小姐,我知道你虽然没有睁眼,意识却是苏醒的,接下来我会为你治疗,希望你不要有什么抗拒。”

话语落地的瞬间,聂梦的眉头竟是颤了颤,叶辰见状轻笑一声,并未在意。

他掀开了聂梦的被子,更脱掉了聂梦的外套,取出了自己准备的金针。

而此时,看到聂风三人走出房间,徐鑫等人都是一愣,他们往三人身后看去,却是没有看到叶辰的身影,尤其是看到老者一张老脸极度难看,众人眼中异色连连。

一行人重新回到了大厅,老者直接嗤笑道:“两个小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聂风嘴角轻抽,跟众人解释了一下叶辰诊断后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显然再度让众人大惊失色,随后有的便是质疑了。

他们都是老资格的中医,显然也认为叶辰在说大话,可是听到叶辰竟然主动提出了那样的约定之后,他们有无话可说。

在云京,聂家可是三大家族之一,这里又是聂家的大本营,谁敢来耍聂家?更何况那约定是叶辰自己提出来的,除非他是想找死。

可…谁又会活够了,自寻死路呢?显然没有。

众人一时之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当中,各人心思各异,似乎没有什么心情再说什么,而徐鑫背后的王颖始终蹙着眉头,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后,众人已经是等的有些急躁了,而就在某个瞬间,一个尖叫声划破了长空,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聂风浑身巨震,也没跟众人打招呼,急匆匆的冲向了聂梦房间所在的位置,因为刚刚那个声音的主人,赫然就是聂梦

等他冲进聂梦房间的刹那,更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而后…神情变得彻底阴沉!叶辰摸着自己发烫的右脸,苦笑不已,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给人治病,结果病人醒了,这第一件事情不是感激自己,而是给了他狠狠一个巴掌。

可想到刚刚的那一幕,他又不能完全去责怪聂梦。

原来,在给聂梦针灸完了之后,他第一件事情是整理自己的金针,没想到就在那时聂梦突然睁开了双眼,看到自己外套被脱,只剩下胸兆在身,直接双眼冒火,骂他禽兽的同时,狠狠甩了他一个巴掌。

同时也发出了那声刺人耳膜的尖叫!

这也让得聂风在冲进来的瞬间看到聂梦死死捂住自己上身,而聂梦的外套依旧未曾穿上,他看到聂梦第一眼的瞬间,自然认为叶辰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他如何能够不怒?

感受到聂梦和聂风仇恨的目光,叶辰也是嘴角猛抽,但是这种情况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轻咳一声,说道:“聂家主,聂大小姐已经无碍,只要好好修养就可以了,丁某…丁某先去大厅了。”

叶辰的话语终于是将聂风拉回了现实,他猛地看向聂梦,顿时惊喜连连,原先的愤怒也少了大半,而紧跟着他进来的便是那名美妇,她连忙帮聂梦整理衣服。

平静下来的聂风也是意识到自己刚刚似乎太过失态了,不过想到叶辰的话语,他又是松了口气,连忙询问其聂梦的情况。

此时,徐鑫等人也是出现在门口,看到聂梦已经苏醒,他们当真是震惊连连,甚至有些惊骇了,而老者一张老脸,已然是阴沉到了极致,他没想到叶辰竟然真的说到做到。

聂风连忙将众人迎了进去,急道:“诸位为梦儿把把脉,看看情况如何,是否真的已经没事了?”

不用他说,徐鑫等人也是急着给聂梦把脉,如今他话语一落,徐鑫立马动手,时而蹙眉,时而吸气,最终却是苦笑摇头。

“当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没想到…丁先生竟然真的彻底治愈了聂大小姐,如他所说,如今聂大小姐只要好好修养就够了。”

他离开之后,又有人替补了他的位置,得到的结果和徐鑫一模一样,聂风和美妇狂喜不已,聂风想到刚刚的一幕,觉得自己或许是误会了什么。

聂梦不是愚蠢之人,她对自己的情况自然清楚,如今明白一切之后也是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过冲动了一点,不过她始终没有说话。

很快,一行人离开了聂梦的房间,而如今聂梦已经被叶辰治愈,他们自然不会继续留在聂家,不过在那老者离开之时,他深深的看了眼叶辰,而那瞬间,叶辰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聂家大厅,如今只剩下聂风和叶辰两人,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

叶辰在想如何解释刚刚的那一幕,而聂风,同样在想刚刚是怎么回事,可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沉默了半晌,叶辰方才主动解释道:“聂家主,刚刚…”

他苦笑的解释了一切,聂风闻言心中的那丝愤怒也彻底消失,更多了一丝抱歉,他也主动道歉:“这…原来是这么回事,是聂某误会丁先生了,抱歉,当真是抱歉。”

叶辰可以说是他们聂家的恩人了,他聂风是真心感激叶辰的,却没有想到没有报恩之前,却多了这么一个误会。

叶辰哈哈一笑,聂风的举动倒是让他颇为赞赏,既然误会解除,他自然也不会太过在意。

而此时,聂风对于聂梦的病情也多了一分好奇,连忙问道:“丁先生可否告知,梦儿她的怪病究竟是什么病?又是如何引起的?”

话语一落,他竟是感觉空气的当中多了一丝冰冷,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只听叶辰冷哼道:“聂大小姐的病根本就是人为的,她中的是蛊毒,嗜血蛊,不知道聂家主是否听过?”

“什么,人为的?中的还是蛊毒?”

聂风猛地起身,一张老脸已经是有些狰狞,他原以为聂梦这种病是意外,根本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人为的。

“没错,蛊毒最是歹毒,若非有针对的方法根本难以拔除,而以丁某的判断,想必不会是意外所致!”

他脑海当中突然浮现那个老者的身影,接着说道:“聂家主若是想查个究竟,或许…刚刚那名老者会是一个线索。”

叶辰始终感觉那个老者有些不正常,对方一直针对他,而从对方的言语当中,他知道老者也认出了这种东西,若真的是人为的,他觉得那个老者是最大的嫌疑人。

聂风也是瞳孔猛缩,低眉沉思半晌,再度对着叶辰躬身,说道:“今日若非丁先生出现,我聂家当真要遭逢大难,聂家上下感激不尽!”

叶辰被他突然的动作弄得一愣,而后哈哈一笑:“聂家主客气了,丁某说过,丁某出手也是有所求,对我而言,这不过就是一场交易而已。”

聂风深深吸了口气,心中思绪万千:“若是聂家能为丁先生做到,必然万死不辞。”

“好!既然如此,那丁某也不客气了!”

叶辰心中也是有些惊喜,接着笑道:“听说聂家主给出的报酬,是百年人参和百年灵芝?丁某要的便是这两件东西。”

说话间他眼中精光闪烁,可聂风却是愣了,极为愕然,似乎没想到叶辰只是为了这两样东西出的手,尽管百年人参和百年灵芝颇为珍贵,可对于他们而言,并不算什么。

“这…丁先生只是为了这两物?便没有其他的要求?聂某说过,谁能够治愈梦儿,聂家力所能及的为他完成一件事情,决不食言!”

“呵呵,这倒不必,丁某也没什么可办,我的目的就是百年人参和百年灵芝,你只要将他们给我就行。”

看着叶辰似乎不像说谎,聂风深吸了口气,点头说道:“那麻烦丁先生稍等一二,聂某这就取来。”

话语一落他便转身离开,不久之后他捧着几个盒子过来,不是两个,却是三个,叶辰眼中闪过一抹讶异。

聂风直接递给叶辰,笑道:“这便是百年人参和百年灵芝,而这个…却是百年血灵芝,比前两物都更加珍贵,还请丁先生收下。”

这一次倒是轮到叶辰吃惊了,他死死盯着那根百年血灵芝,他自然知道这东西更加珍贵,可…他没想到聂家主会拿出这样的东西,当真是意外之喜。

想到聂风自身的情况,他也不想拒绝,直接将其接了过来,笑道:“那…丁某便不推辞了,哈哈!”

“如今丁某想得到的也都得到了,便让我来为你解决那双眼睛的问题吧,呵呵,当做你送给我这血灵芝的回报。”

聂风浑身巨震,虽然叶辰有言在先,可因为聂梦痊愈带给他的巨大惊喜,他竟是将这事情生生忘掉了,没想到此时叶辰会主动提起。

“丁先生,您…您真的可以帮我治疗双眼?”

话语间,他的声音都是有些颤抖,如今聂梦毕竟还小,他不可能将所有的重担压在聂梦身上,若是他真的失明,同样是聂家巨大的危机。

叶辰轻声一笑,满脸随意:“自然,而且聂家主的情况只是脑中积了一点血液而已,相比聂大小姐,那是简单了太多。”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叶辰轻吐了口气,聂风的症状在他眼中随手就能解决,根本没有一点麻烦。

而聂风再度睁眼的瞬间,眼前的一切已然清晰的映入了他的眼中,果然,他恢复了,而且眼力比以前更好了。

“这…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谢谢丁先生了,哈哈,以后丁先生若有所言,聂家定然竭尽所能!”

此时,他对叶辰当真是感激到了极致,今日一过,聂家两大危机便彻底解决,有他坐镇,有聂梦作为后续,聂家必然会更加昌盛。

叶辰却是丝毫不曾在乎,最终,他带着得到的三件宝贝离开了聂家,而聂风,直到叶辰离开了他的视线之后,才往回走去。

也就在叶辰走出聂家大门瞬间,一个角落当中却是突然走出一道倩影,她死死盯着叶辰背影,蹙眉深思,她正是王颖。

她更是跟上了叶辰,可惜在走过几个街道之后,叶辰生生的消失在她的视线当中,王颖满脸失望的离开了。

叶辰没有直接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而是越走越偏,甚至有些往郊区走去的迹象,因为在离开聂家的瞬间,他便感觉到暗中有人跟着自己。

之后,他更是发现那跟着自己的人竟然还是两波,只是没想到其中一波被自己轻易的甩掉了,可另一波,却是跟的急进,这让他感觉对方应该不是什么简单之辈。

所以他越走越偏,他倒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直到一个偏僻无人之地,他方才停住了脚步,转身轻喝:“跟了我这么久,何不出来一见?”

清风微扶,却是散发着丝丝冷意,没过多久便传来一声嘿嘿轻笑,而后…一道身影走了出来。

“丁烈,没想到竟然会被你发现了行踪,可惜了…”叶辰瞳孔微缩,却是没有丝毫意外之色。

“果然是你!老狗,跟了这么久,也累了吧?不知道你又想干什么呢?”

出来之人正是出现在聂家的老者,他离开了聂家,却埋伏在聂家周围,叶辰离开聂家之后他便跟在暗中,他倒要看看这个坏了自己计划的人究竟是谁,只要他查清了叶辰的身份,他定要让那些跟叶辰相关的人,生不如死,只是没想到自己会被叶辰发现了行踪,更被叶辰称为老狗。

“丁烈,你找死!记住,今天杀你之人便是老夫,苗奎!”

话语一落,苗奎右手猛地一甩,叶辰竟是看到七道小身影朝着自己暴掠而来,他更是将这些东西给认了出来,七条蛊虫。

再看向苗奎,便是他见识多了也忍不住吸了口冷气,在修真界同样有人养育蛊虫,甚至那些蛊虫根本不是他眼前这些低等存在能够比拟的,可苗奎根本不是修真者,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普通人,却是以身侍蛊,这其中的危机简直巨大无比,苗奎能够活到现在,那也算是一个异数。

“嗜血蛊?对聂家大小姐动手的果然是你,想必这次你去聂家,是想将那条蛊虫收回来的吧?可惜,却被我给灭了。”叶辰低呼喝道。

苗奎神情也是一变,他知道叶辰灭了他的嗜血蛊,也猜测叶辰知道蛊虫是什么,却没想到对方会直接猜到了这么多,他心中的杀意顿时愈加浓郁了一分。

“你很聪明,可惜…你却坏了我的大事,而这结果,便是要你命还赔!”

此时,那七条嗜血蛊已经是冲到了叶辰的面前,可就在快要碰触到叶辰的瞬间,叶辰周围突然涌现了一层肉眼看不到的气流,生生的将其保护在其中,那嗜血蛊根本就冲不进去。

“单单几条低劣的嗜血蛊也想要了我的性命?当真是痴人说梦!”

叶辰嗤笑不已,在那嗜血蛊玩命冲刺的瞬间,叶辰竟是抬起了右脚直接踩了过去,噗呲一声,那嗜血蛊被他生生踩死。

苗奎瞳孔猛睁,他看不到叶辰身前那股气流,可他看到了那嗜血蛊冲到了叶辰面前却再也无法前进一步,更看到了叶辰竟然一脚踩死了他的一只嗜血蛊。

他心中怒意攀升到了极致,可看到叶辰再度踩向另外一条嗜血蛊的瞬间,脸色也是大变,只是不等他出声,第二条同样死在叶辰脚下,同时,叶辰再度抬起了腿。

苗奎噗的一声鲜血喷出,这些嗜血蛊都是他亲自饲养,蛊虫身亡,他自然也遭受重创,看到叶辰不怕嗜血蛊,还瞬间功夫灭了他两条,哪里还敢再让那些嗜血蛊对叶辰动手?

他连忙将剩下的五条招了回来,而这…也让得那第三条在生死一线之间得以生存,叶辰见状眉宇紧蹙,杀意更胜,却没有继续动手,而他周边的气流也随之消失。

叶辰淡漠的盯着苗奎,眼神冰冷到了极致,苗奎很怒,可被叶辰这么盯着,却感觉浑身不舒服,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他要灭了叶辰,甚至要让所有跟叶辰相关的人生不如死,可此时他真的不敢再动手了,他的凭仗便是自己的七条蛊虫,如今叶辰根本不怕,他还能如何?

咬了咬牙,苗奎竟是转身就逃,同时怒道:“丁烈,我们的事情没完,下次见面,定然是你的死期!”

叶辰整个人都是一愣,可他依旧没有追击,在苗奎彻底消失之后,他狠狠的松了口气。

天知道在面对那七条嗜血蛊的时候他心中也是一阵心惊,因为那股气流根本就是他用真气铸造而成,不然那些蛊虫岂会停止不前?

可他只是练气一层的修为,体内的真气又能拥有多少?只要真气消耗完毕,到时候可就是他的噩梦了,所以那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在真气消耗之前灭了那七条嗜血蛊。

所幸的是,苗奎竟然被他的举动吓住了,还生生的将剩下的五条招了回去,更选择了突然逃离,这同样让他松了口气。

“看来还是实力太弱啊,这才多久,便遇到了这么一个难缠的人,谁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其他的强者呢?必须尽快提升修为了。”

呢喃两声,他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暴掠而去,只是他不会知道,如苗奎这样的存在毕竟是少数,在世俗中行走的,更是少数中的少数,他又如何会次次倒霉?

云京邵家,平时这里客人络绎不绝,今天却几乎没有,在那庭院深处,却是有几道身影盘腿而坐,其中一人,赫然就是邵月龙。

其他人,竟不是华夏装扮,而是岛国之人,其中那领头之人和邵月龙同排而坐,他正是岛国大族吉村家族的大公子,吉村周平。

“月龙君,想不到几年过去,你我竟会在这里再会,呵呵,当真是命运使然啊。”

邵月龙笑脸回应,可心中却是冷笑连连,四年前他去岛国留学认识了这吉村周平,可他跟吉村周平之间根本谈不上什么交情,这次若非是吉村家族来到华夏有求于他们邵家,他们岂会再次相聚?

若非是他邵月龙需要利用这吉村周平,他又如何会亲自接待对方?命运使然?简直就是狗屁。

可他本就是心思极深的人,如何会将一切表现在脸上?

“呵呵,的确啊,四年不见,听说如今的吉村家族在岛国,那可是再攀巅峰,周平君的身份也随之愈加高贵了一分啊。”

吉村周平脸上笑容更胜,这几年吉村家族的确发展迅速,原先在他面前猖狂之人,如今也只能乖乖的低下脑袋任他欺负。

两人互相奉承,却是心思各异,突然间,邵月龙却是诡异一笑,说道:“听说周平君对中国女人尤其喜欢?呵呵,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入了周平君的眼?”

“不知…这个女人如何?”

说话间,他竟是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吉村周平,吉村周平听到邵月龙提到中国女人,眼中已经有了银荡之色浮现,看到那照片瞬间,瞳孔更是猛缩,愈加的兴奋起来。

那照片上的人,竟然就是叶羽曦,叶羽曦平时看起来极为冷漠,可这对于某些人而言,却是最能够激发他们征服欲.望的气质,再加上叶羽曦那如同谪仙的脸蛋,和诱人的身姿,更让吉村周平想入非非。

“这…这女人是谁?莫非月龙君想将她送给我?”

看到吉村周平如此急色,邵月龙心中冷笑更胜,嘿嘿一笑,说道:“这女人名为叶羽曦,可是云京双姝之一,也是叶家的人。”

“不过,叶羽曦本身优秀,却有着一个废物哥哥,而她对这个哥哥有着极为浓郁的感情。”

随后,他将叶辰的事情尽数告诉了吉村周平,却是将他昨日遭遇叶辰的那一面给隐瞒了下来。

吉村周平听到叶羽曦是叶家的人,顿时颇为失望,可随后眼中精光愈来愈胜,到最后都只有激动了。

“这么说…即便是叶家知道我们对叶羽曦动了手,他们也不会如何了?到时候最多许诺他们一些利益就够了?”

“呵呵,便是发现,又哪里有那么容易?只是我邵家的人毕竟是云京的存在,他们叶家相对熟悉一点,可若是周平君的人动手…嘿嘿,保准他们摸不着头脑了。”

果然,吉村周平眼中光芒大闪,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直接起身笑道:“那…如今那个叶羽曦在什么地方?本少爷这便去会会这个美女,嘿嘿。”

“若是周平君早一日来到云京,倒是能够见到叶羽曦,不过如今…叶羽曦却是回了京都了。”

吉村周平浑身一抖,眼中已然布满了愤怒:“月龙君,你什么意思?在耍我?”

邵月龙连连摆手,笑道:“月龙岂敢,呵呵,她的确离开了,可以她对叶辰的在意,只要叶辰在我们手中,她必然会乖乖回来云京。”

他可不管叶羽曦会不会回来,他只要吉村周平对叶辰动手,那便够了,叶辰到了手中,以后叶羽曦怎么样,还不是随他如何对待?

可惜,他却没有发现自己对待叶辰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甚至带有一丝丝的畏惧。

而他的话语,当真让得吉村周平平静了下来,吉村周平磨砂着下巴,眼中再度浮现了银荡之色:“的确如此,叶辰在手,那个小美人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哈哈哈!”

邵月龙本来还想说什么,却没想到吉村周平一手将所有事情揽了过去,说什么只要自己的忍者动手,一个废物叶辰还不是手到擒来,邵月龙见状也闭上了嘴巴。

无论吉村周平顺利与否,对他而言那都是好事,若是吉村家族和叶家成了生是仇敌,那更是意外之喜。

不久之后他直接离开了,却是将原先房子中的几个女人留了下来,他刚刚走出房门,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银秽的声音,而他眼中的讥讽愈加浓郁了几分。

可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急匆匆的来到了他的身边,附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而邵月龙竟是神情大变,惊呼道:“什么,苗老受了重伤?”邵家另外一个房间当中,苗奎静静盘坐在床上,脸色极为惨白,而那五条嗜血蛊不断的在他体表游动,场面诡异至极。

“苗老,我是邵月龙,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敲门声突然传来,随后却是响起了邵月龙的声音。

苗奎眉宇轻蹙,而后深吸了口气,这瞬间,他体表的那几条嗜血蛊竟是突然钻入苗奎的血肉当中,最后消失不见,而苗奎的脸色也随之好了一分。

冷漠的看了眼门的方向,轻声喝道:“进来吧。”

吱呀一声,邵月龙推门而入,在看到苗奎的刹那,他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惊惧,可还是硬着头皮问道:“苗老,您这是…”

苗奎今天去做的事情,是他邵月龙这么久最在意的事情,可没想到苗奎竟然以这样的情况回到邵家,这让他担心事情是不是出了意外。

“聂家的计划失败了!”

“这怎么可能,那嗜血蛊是你亲自培育的,也是你亲自送进聂梦体内的,而你也说过,没有你动手,其他人根本没有丝毫办法,怎么可能会失败?”

邵月龙惊呼不已,脸色极度难看,天知道他付出了多少时间和心血在上面,他只等苗奎回归给他好消息,然后便轮到他出场了,没想到最有把握的一环竟然失败了。

这瞬间他都忘记了对苗奎的恐惧,竟然当场失了态,可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惨白,连忙低头道歉。

“这…月龙一时冲动,请苗老原谅,月龙并非刻意怀疑苗老,只是…只是…”

“只是你心中不甘,对么?哼,苗某会用谎话忽悠你吗?邵月龙,你该明白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

“是是是,月龙明白!”

苗奎轻哼一声,却也没有继续追究邵月龙的质疑,他站了起来,凝重说道:“这次失败,却是全拜一人所赐,便是老夫身上的伤,也是如此,因为他生生灭了我两条蛊虫,让我跟着受了重伤。”

说到叶辰,苗奎神情极度狰狞,仿佛是要喝人血一般,而邵月龙脸色巨变,更有些不可思议。

他是知道苗奎那些东西的诡异的,而他平时一见到,便浑身冒着冷汗,可竟然有人能够将其灭掉,还生生灭了两条?

“那人究竟是谁,竟然有这样的能力?”

“不知道,他名为丁烈,是他出手治愈了聂梦的蛊毒,原本我想跟踪他,找到跟他有关的人,却在半路被他发现,结果较量一番,哪曾想到这嗜血蛊根本就接近不了他。”

再次想到那一幕,他依旧感觉一阵心寒,这嗜血蛊根本就靠不近对方,他还能怎么来?简直就是束手无策啊,而邵月龙却是再度大惊失色。

狠狠吞了口唾沫,他偷偷的看了眼苗奎,问道:“那苗老现在打算如何,这人坏了我们大事,还灭了苗老您的宝贝,岂能就这么放过他?”

“哼,放过他?简直做梦!我的蛊虫接近不了他,那么便用力量解决,他一拳还能敌四手不成?邵月龙,我要你用邵家的所有力量将这丁烈给我找出来,若是灭了他,到时候我便收你为徒,明白吗?”

邵月龙一愣,而后便是狂喜,尽管那些蛊虫让他望而生畏,可这诡异,也代表着一种力量,不然他又如何会对苗奎如此畏惧?

若是苗奎真的能够传他几手,某些事情他便能够更加轻松随意的完成,这次邵月龙竟是直接跪了下去:“月龙多谢苗老,您放心,我定然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苗奎微微点头,随后挥了挥手:“辜负不辜负,那要看你做得如何了,下去吧,然后将你准备的人送过来。”

“是!”

邵月龙恭敬退出,他这个模样哪里又是那个平时高傲如同帝皇一般的邵家大少?只是在他出门的瞬间,脸色便彻底冷了下来。

“若非是你坚持要让聂梦饲养嗜血蛊半年时间,聂家的事情又如何会出现意外?邵某多少安排,竟全让你给打乱了,还口口声声说,一切不会出现差错!”

“哼,只要邵某学会了你的本事,到时候留你又有什么用处?简直浪费粮食!”

这瞬间,他脸上尽是冷意,和在里面的时候,完全两个模样,可转眼间,他的神情尽数恢复正常,招了招手,对着那名下人说道:“将那几个女孩,送到苗老房间。”

“是,大少爷!”

此时的叶辰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竟然被这么多人给盯上了,回到家里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捣鼓起了那三个宝贝,这些东西他不会直接吞服,而是加入某些其他药草,配制出效用更好的药剂。

百年宝贝,果然不是原先那些东西可以比拟,在配制的过程中,他便是能够感受到浓浓的灵气散发出来,他相信凭借这三个宝贝,他定然能够踏入练气二层。

不过…相对来说,他这也更加的麻烦了一些,足足捣鼓了大半个小时,他才完成了第一份,没有休息,他继续配制药剂。

入夜,黑风呼啸,叶辰却静静坐在房中修炼,白天的时候他已经尽数完成了配制,将无份中的一份吞服,如今他要做到的便是将其尽数吸收。

修炼似乎没有岁月,可在夜幕降临之后,某个瞬间,叶辰猛地睁开了双眼,眼中被冷意彻底覆盖。

“竟是有人摸到了这里?究竟会是谁,苗奎?应该不可能,莫非是邵月龙找人报复吗?若是如此,也太过急躁了一些。”

叶辰脸上冷笑连连,他自然清楚前身很是害怕这个邵月龙,在他的记忆当中这邵月龙倒是一个人才,可惜…如今做的事情却让他有些失望了。

一个晃神,他已然消失在了原处,他静静的躲在黑暗当中,周边连一个呼吸声都无法听到。

没过几分钟,那房门却是突然卡擦一声,房锁被人打开,几道银光灿灿的东西晃人眼球,而叶辰也是瞳孔一缩。

这…竟然是剑!

可剑的形状让他颇为讶异,不过一时之间他倒也没有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也就在那些人尽数进了房间的刹那,叶辰轻轻踢了一下房门,又是卡擦一声,房门自动关上,而叶辰和那些人竟是正面相对。

突然的响动让得众人一惊,连忙转身,竟是看到叶辰堂堂正正的就站在他们面前,一双眼睛布满了寒霜。

“还穿着夜行衣?看你们这模样…竟是岛国之人?”

瞬间的思索之后,叶辰惊呼出声,同时更加郁闷,他何时跟这些岛国鬼子扯上了仇恨,竟然要这么对自己?如此阵势,是想要了自己的小命吗?

没错,这些人正是吉村周平派来掳走叶辰的忍者,只是很显然,他们出师不利,没有动手,却提前被叶辰发现了行踪。

众人心中一惊,那领头之人怒喝:“动手!”

一阵呼啸之声传过,这些家伙竟然同时对叶辰动手,甚至没有留下丝毫余力,只是叶辰脸上没有丝毫慌张。

他服用了一份新的药剂,尽管还没有踏入练气二层,可体内的真气明显的浓郁了一分,这些人的动作他完全看在了眼中,哪里有丝毫的畏惧?

轻哼一声,叶辰身影直接消失不见,再出现之时已经站在了其中一名忍者的身边,只见他直接伸手掐住了那名忍者的脖子,而后卡擦一声,竟是瞬息要了这名忍者的小命。

从那些记忆当中,他知道这些岛国之人是如何的可恨,对他们,叶辰也没有丝毫的心软,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跟什么岛国人有了恩怨,竟是被这些鬼子给盯上了。

灭了一人,叶辰脸上冷意更胜,一个晃身再度来到了另外一人的身边,依旧是极度轻松了要了那人的小命。

战斗根本就在几个呼吸之间完成,最终,除了那个领头人还活着,其他人尽数身亡,而叶辰,终于是悠闲的开了灯。

叶辰有些揶揄的看着对方,轻声喝道:“说吧,是什么人让你们对我动手,说了,你还能轻松一些,否则…你必然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看着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的叶辰,那领头人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若非亲眼看到对方无情的杀戮了自己的同伴,如何会相信这个少年会是一名恶魔?

自己如今已经被他给废了,还能如何轻松一些?

“你…你妄想,我们少爷…不会放过你的,他定然会为我等报仇!”

话语一落,他竟是想要咬舌自尽,可惜叶辰比他快了一步,直接将他下巴给卸了。

“想自尽?呵呵,真是做梦呢,你不说,却不代表我不能知道呢!”

他的手段多了去了,他可不相信这个岛国人能够在他手里坚持下去,而后,他随手掏出了身上的金针。

果然,几分钟之后,领头人尽数交代了出来,而此时,他当真只想快点死了解脱出去,他眼前这个人,简直比恶魔还要恶魔。

叶辰眼里的冷意却是浓郁到了极致:“邵月龙,果然是你么?吉村周平?想不到你竟然还利用了岛国人动手!”

“既然如此,那来而不往非礼也,叶某便送你们一个礼物!”

他竟是卡擦一声直接扭断了领头人的脑袋,而后用一根绳子将所有人捆绑了起来,提着这一群尸体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丹品圣修】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