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雇佣奶爸》&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酒客 都市情感 2019-09-09 11:00:39 0 0

《女总裁的雇佣奶爸》&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是一本已完结的都市情感小说,女总裁的雇佣奶爸小说全文一共2,219,431个字。女总裁的雇佣奶爸小说讲述了:给亿万身家的年轻女总裁当上门老公,顺带着,还得给她四岁大的儿子当继父。这活我接了,但卖艺不卖身,记住,晚上睡觉别总往我被窝里钻!”张浩如是说。这是一本男人的书,它无时无刻不撩拨血性男人的敏感神经。

女总裁的雇佣奶爸小说试读:

房间很快黑下来。

张浩一手搂住小筑,另一只手握着伍月,心道:“搂着她睡觉,还要她给我开工资,这样真的好吗?”

张浩心中惭愧,便悄悄把手松开。

不多时,小筑的呼吸变得很均匀,彻底进入梦乡。

随后,张浩慢慢地将头转向伍月那边。

伍月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发现张浩靠近,表情一寒,凝声道:“你要干嘛?别忘了你的身份!”

“以为我要非礼你?”张浩苦涩一笑,说道:“我只是想问一下,小筑睡着了,我可以走了吗?”

“额……走吧。”伍月有些尴尬,小心翼翼走出房间。

“明天需要我出现,提前打电话。”张浩比划了一个手势,转身就走。

伍月长吁一口气,想到之前跟男人躺在床上的感觉,心脏还是止不住跳动。

她稍事冷静,见客厅窗帘没拉,便走了过去,无意间看到楼下一个男人的身影,坐在石台上静静抽烟。

“唯一的一百块钱给小家伙买玩具了,看来,今晚没得睡了。”张浩嘟囔道。

“你怎么还没走?”伍月穿着一件蕾.丝边睡裙走了下来。

月光照耀下,她完美的身材简直如月宫里的嫦娥,美到不真实。

“哦,抽根烟,这就走!”张浩拍拍屁股,准备离开。

“等等!”伍月走到近前,冷声道:“你身上没钱,住不了旅馆对吧?”

“本来是有的,给小筑买了个玩具枪之后,就身无分文了!”张浩撇撇嘴道。

“你都穷成这样了,还乱花钱?”伍月批评道。

“我不买把枪,怎么吓唬住那对无良夫妻?”

张浩展开西服,露出里面的玩具枪,严苛的样子,真有点铁血军官风范。

伍月被逗笑了,柔声道:“你还挺有办法,这是1.5万你拿好,算是提前给你开的工资。”

“谢谢,老板!”张浩感激道。

钱拿在手里,他的心才稍微踏实下来,大头用来还欠账,少部分贴补生活,总不至于喝西北风了。

“我看过你应聘的简历,你是交大毕业,全国排行前五的名校,你上学那会应该很优秀吧!”伍月问道。

“为什么说上学那会优秀?”张浩眉头一挑,顿了顿道:“我一直都很优秀,好不好。”

“男人伶牙俐齿可不是什么好事,说说吧,因为什么被学校开除的?”伍月打算长期雇佣对方,难免多问几句,摸清张浩底细。

“不想提,这好像与工作没什么关系吧?”张浩拒绝道。

“我是你的老板,有权知道你的经历,说!”伍月强势道。

“我这人从小到大就品学兼优,老师眼中的乖宝宝,同学眼中的好榜样,从没有不良记录,也就是大三那年……”

张浩说到关键地方,心中一颤,那是他心中的伤,永远不想提起。

“嘿嘿,你要是愿意当我老婆,我倒是可以把那件事告诉你,你确定要听?”张浩挤眉弄眼道。

“滚!”伍月冷哼一声,无法接受一天内,被张浩占几次便宜。

张浩无所谓的耸耸肩,朝楼群外走去。

“他老家是东北农村,能考上交大,不是所在小城市的状元,也得是前几名,他给人的感觉并不是一个书呆子,按道理应该有不错的前景,可偏偏过得比农民工还不如,如果我没猜错,他大学期间一定经历过剧变,如果是一般的事情,他不会刻意隐瞒,看来这事对他打击不小,才一蹶不振,可惜了。”

伍月看着张浩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

“我关心他的事情干什么?他只是一个为我打工的普通人而已!”

伍月很快收敛情绪,忽然感到两腿中间有些湿漉,小腹微微胀痛。

她眉头皱皱,快步来到楼群中央一家小卖店。

小卖店门口很热闹,附近一些居民在那里下棋,坐在小板凳上聊天打屁的。

伍月买了一包卫生巾,用最快速度回家。

“正点啊,咱们这鬼地方,什么时候住进来这种档次的美女了,哪家的?”

小卖店门前,一个光着膀子,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的男人,双眼放光道。

“她往6号楼走了,2楼亮灯了,她应该住在那。”一名小弟道。

“那房子,不是一直住个穷小子吗?”

七八个男人聚在一堆,都在回味伍月妖娆身段与绝美长相。

“那小子我知道,穷酸溜臭,居然跟这么正点的美女同居?”大金链子表示不服。

“也许,这女人是她姐姐也说不定。”有人猜测道。

“行,明天把那小子给我找来,老子以后就是他姐夫了!”大金链男人搓着下巴道。

这一晚,张浩在附近一间小旅馆住下,60块一晚的空调房,他舍不得住,选了一间最简陋的地下室。

密不透风的房间里,热的让人窒息,张浩攥着手中1万5的工资,睡得无比香甜。

第二天,他先是去了趟银行。

“爸,我转了1.2万到你卡里了,你先把欠刘大伯家的1万块还上,剩下两千你们留着自己用,买点好吃的,千万别心疼钱。”张浩对着电话道。

“儿子,你从哪搞来这么多钱?”老父亲问道。

“我找到工作了,薪水很高,给我两年时间,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30万,我都能还上!”张浩开心道。

“什么工作,一个月工资能一万多块!比我和你妈种一年地都多,儿子,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做违法的事了?”老父亲严肃道。

“没啊。”

“那……那你是去卖肾,卖血去了?”老父亲追问道。

“哪能啊,爸,您就把心放肚子里,我做的是正经工作。”张浩强调道。

“别骗我,村头老李家的孩子,前几天刚从上海回来,混不下去了,大城市竞争压力太大,他一个本科生都赚不到钱,何况,你连大学都没毕业!唉,小浩,听爸一句劝,回家吧,跟我一起种地,或者学点手艺,当厨师,瓦匠之类的,欠的那些钱我们慢慢还!”老父亲语重心长道。

张浩脑中浮现父亲饱经沧桑的面容。

他一阵心酸道:“爸,三十万不是一笔小数目,我们要种几十年的地,才能还清啊?大城市虽然压力大,但机会也多,我现在这份工作就很好,您放心,当年我能以县高考状元身份考上交大,今后,同样能在上海闯出一片天地,不混出个人摸样来,我没脸回去见您!”

“儿子啊,你是不是心里还放不下跟刘鸽那事儿?你留在上海打拼,是想出人头地给刘鸽看,争一口气吧!”老父亲痛心道。“爸,我说过不要提她,我早就把她忘了,我留在上海不为别的,只为证明一件事,像我这种什么都没有,白手起家的穷小子,同样可以飞黄腾达,如果,我连这点志向都没有,怎么对得起你和妈的养育之恩,更对不起九泉之下的爷爷,我挂了,您二老注意身体。”

挂断电话,张浩徜徉在金融街繁华的大道上,回忆往事,一股热血涌上心头。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伍月打来电话,让他回家,继续扮演冒牌爸爸的角色。

到了小区楼下,张浩刚想上楼,发现门洞里走出三个男人。

“老弟,问你个事,你是住201不?”一个带大金链的男人,喷了口烟到张浩脸上。

“是啊,有什么事吗?”张浩道。

男人眼前一亮,道:“有好事,老弟认识哥哥我不?”

“认识,您不是关虎,虎哥么。”张浩小心道。

关虎是筒子楼这一代有名的地痞,手下有五六个兄弟,开了家货站,附近快递和短途物流的生意都给垄断了,周围老住户都怕他。

“别叫虎哥,以后叫我姐夫。”关虎拍着张浩肩膀道。

“哈?”张浩一脸懵逼,不解道:“虎哥什么意思,老弟我没太听明白。”

“这么跟你说吧,你姐姐我看上了,小老弟既然认识我,那就帮忙介绍一下,你姐姐当了我女朋友,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这事,没毛病吧?”关虎微眯着眼睛道。

“虎哥,你搞错了吧,我没有姐姐啊!”张浩说道。

“没姐姐?那楼上住的美女是你什么人?”关虎追问道。

“她……”张浩刚要说出实情,一想又不对,硬着头皮道:“她是我老婆!”

“滚尼玛的,当老子傻?你穷成这个B样,能娶到那么正点的媳妇儿。”

关虎先是吓唬了一句,随后,皮笑肉不笑道:“你叫张浩对吧,东北来的,一个外地人想在上海混生活,没个托底的靠山可不行,虎哥我虽然不是什么大老板,但在筒子楼这一亩三分地,混得还算风生水起,我不管楼上的美女是你什么人,老子看上眼了,必须拿下,放心,你把这事给我办利索,我不会亏待你。”

关虎说完,故意对身后两个小弟道:“张浩今后就是自己人了,兄弟们都照应点,咱们货运站不还缺一个送货的吗,明天你就过来试试,一个月五六千赚着,轻松加愉快。”

“虎哥仗义,小弟我心领了,不过,她真是我老婆!”张浩赔笑道。

“哎呀,我草泥马,你真把我当傻子是不?走,带我去你家坐坐,那美女要不是你老婆,我扒了你的皮!”关虎扯住张浩脖领子就往楼上拉。

“虎哥,这样不好吧!”张浩弱弱道。

“怎么,去你家做做客,不欢迎?”关虎威胁道。

关虎在这一带出了名的无赖,他要是再多嘴,一顿胖揍是跑不了了。

如果现在报警,还够不上犯罪,顶多被叫去派出所做笔录,这样一来,等于彻底得罪了这个瘟神,今后麻烦不会少。

走到二楼,张浩刚敲了几下门,门就打开,伍月穿着一套紫色蕾.丝边睡裙站在门口。

“爸爸,爸爸你回来了,看,这是我今天画的画,里面是你和妈妈,好不好看。”

伍小筑兴高彩烈从里面跑出来。

“小朋友,你叫他什么?”关虎震惊道。

“爸爸啊!”伍小筑说道。

“草,他是你爸爸?那她是你什么人?”关虎骂骂咧咧道。

“她是我妈妈!”伍小筑有些害怕道。

“虎哥,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张浩苦笑道。

“我去尼玛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

关虎搓着脑袋,恶狠狠的指着张浩道:“行,小子,走八辈子大运,娶到个美女媳妇,有你的,我们走。”

关虎用力推开张浩,怒气腾腾的走了,临走前,还在伍月婀娜起伏的性感胴体上描了一眼,颇为不甘。

“爸爸,小筑怕,那些都是坏人!”伍小筑委屈道。

“儿子别怕,他们今后不会来了,别哭,乖,爸爸带你做游戏,好不好!”

张浩赶忙安抚,抱着伍小筑在房间里玩骑大马的游戏,过了好久才把孩子哄睡着。

“刚才那些是什么人?”伍月问道。

“儿子不是说了吗,坏人!”张浩颓唐道。

“你带那些人来家里干嘛,想没想过会吓到孩子?”伍月寒声道。

“天地良心,我哪敢把瘟神往家领,是他们硬闯,说要来家里看看!”张浩欲哭无泪。

“看什么?”伍月质问道。

“当然是看你喽!贫民窟里飞出个金凤凰,各路牛鬼蛇神自然要大饱眼福,老板,这事你怪不到我头上,怪只怪,你长得实在太美了。”张浩摊手道。

伍月一愣,旋即想起来,昨晚去楼下买卫生巾,无意间看到过关虎这群流氓。

伍月从小出生在书香门第,接受的都是高等教育。

毕业以后创办公司,生活在上流社会圈子,哪体会过底层民众的生活,今天这事,着实让她很震惊。

“这里以前就乱吗?”伍月呢喃道。

“你没听过杜甫的一首诗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像你这种千金大小姐,不,千金少妇,当然不懂普通民众的疾苦,筒子楼是上海的贫民区,当然乱!”张浩解释道。

伍月红唇紧抿,犹豫道:“他们不会再来了吧?”

“我怎么知道,以关虎过去的履历来看,就算他知道你是我老婆,说不定也会干出横刀夺爱,辣手摧花的事情,毕竟,在那种人的观念里,女人都是骚.货,红杏出墙之类的勾当,喜闻乐见。”张浩猜测道。

“你在变相骂我吗?”伍月凤眼微眯。

“别误会,我一直觉得你的品味很高端,就算想出墙,也不会选关虎那种下三滥货色!”张浩笑道。

“我觉得你的思想道德,比那群无赖也强不到哪去,龌龊!”伍月冷斥道,旋即坐在沙发上,思考起来。

“开个玩笑,别当真,说正经的,关虎看你时候眼睛都绿了,鬼知道他会不会精虫上脑,做出些没羞没臊的事情,依我看,你和小筑趁早搬走吧!”张浩提醒道。

“不搬!”伍月果断拒绝。

“伍总,我知道你是职场女王,强势惯了,可关虎那伙人也不是HelloKitty,筒子楼治安本来就不好,你看这窗户,比你小胳膊还不抗拽,这家里又没一个男人,他们万一深更半夜闯进来,保不齐,你就会被狗给日了。”张浩担忧道。

闻言,伍月娇躯猛地站了起来,径直走向厨房,拿了一把最锋利的菜刀。

“伍总,伍大美女,伍女神,有话好说,别动手成不,我哪句话用词不当,改还不行吗!”张浩躲在餐桌后面。

“他们敢进来,我就敢杀了他们!”伍月冰寒道。

“你这招吓吓我还成,对付那群地痞根本没用,没准,还会间接触发他们的兽性!”张浩拭去额头汗水。

“那你呢?”伍月审视张浩。

“我?”

“你是家里唯一的男人,难道就不该做点什么,展现男人应有的担当?”伍月问道。闻言,张浩一下愣住了,拳头紧紧握住,心中某个不忍触碰的禁区被拨弄到。

然而,他这种表情只维持了一秒钟,旋即长吁一口气,笑道:“伍总,你花钱雇我来陪孩子,又没说让我拼命,关虎是混社会的,我一个平头老百姓,甚至连平头老百姓都不如,哪敢跟他斗?”

“懦弱。”伍月盯着张浩,美眸中尽是失望与鄙夷。

随后,伍月走进厨房为儿子准备晚餐。

张浩孤零零坐了一会,忍不住进去问道:“你想到办法了吗?”

“想什么办法?”

“怎么对付关虎那伙人啊,伍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张浩提醒道。

“呵呵!”

伍月冷笑一声,将锅里的西红柿炒鸡蛋盛出来,说道:“不是所有人都怕那群流氓,至少,在我眼中不值一提,我的公司你去过,有专业的保安团队,都是退伍军人出身,随便找出来一个,分分钟教你口中的虎哥重新做人,另外,我的追求者中,有一个是中海刑警支队长,只要我想,一个电话打过去,那群流氓曾经犯过的案子都会被挖出来,送他们蹲大牢易如反掌,你说,我用怕他们吗?”

当时情景,张浩与伍月距离不超过一米,但在张浩眼中,好像相隔两个世界那么遥远。

那是身份,地位,人脉关系巨大悬殊,拉开的差距。

张浩在过去的48小时里,用过各种小技巧,弥补二人的差距,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的身份如同鲜花与牛粪,注定相去甚远,让他感到自卑又惭愧。

“那你刚才说我是家里唯一男人,让我出头干嘛?”张浩弱弱道。

“因为,我不想动用那些人脉关系,更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住在这里!”伍月道。

“所以,你在贫民区买下这套房子,不但要躲着你前夫,还要躲开所有认识你的人,你活着真够累的!”张浩同情道。

“闭嘴,你不知道我的过去,没权力评论我的生活。”

伍月突然发怒,指着门外道:“我忽然有些讨厌你了,请你立刻在我眼前消失。”

“哦。”张浩讪讪,不声不响的走了出去。

“他只是我花钱找来的演员,没必要对他要求太高,但,他这副懦弱的样子,真不像男人,等这个月结束,就让他走吧!”伍月心中想道。

她转头看了眼熟睡中的儿子,不可否认,张浩表现出的父爱确实很有一套,与小筑相处的也很融洽。

但,张浩无论是身份,气度,还是社会层次,都属于底层,注定只能充当一个龙套演员的角色。

“好歹今天过生日,还想跟她简单庆祝一下呢。”

走出楼外,张浩情绪很低落。

今天是他24岁生日,除了父母打来的电话,他没得到任何朋友的祝福。

“今天奢侈一把,吃些好的。”张浩朝不远处一家饭店走去。

饭店位于筒子楼农贸市场,原本一共两家,不知为何有一家黄了。

他点了一盘最爱吃的麻婆豆腐,还想再要一个水煮肉片,可看到36元一份的价格,没舍得点。

“祝我生日快乐。”张浩苦涩一笑,一盘豆腐,一碗大米饭孤零零的吃了起来。

这时,饭店后厨走出一个女人认出了张浩。

“老公,不好了,昨天那个刑警找上门来了!”

女人慌里慌张的冲进最里面一个包房,她老公正在跟一群人喝酒。

“这么快就找来了?我昨天看他和和气气的,没想到是个笑面虎,这是打算整我啊!”男人慌张道。

他叫董强,这家饭店的老板,昨天,就是他们两口子在幼儿园跟张浩发生的矛盾。

“强子,怎么个事?谁要找你麻烦?”一旁坐着的关虎嚷嚷道。

他跟董强早就认识,之前隔壁一家饭店跟董强抢生意,就是关虎带人砸的。

“虎哥,昨天在星星幼儿园,我跟一对小夫妻发生点摩擦,没成想那男的是刑警队的,今天找上门来,肯定要查我,虎哥,你先从后门走吧,我先应付着。”董强苦着脸道。

“草,真特么晦气,美女没泡成,饭也吃不好,我们走。”关虎骂骂咧咧,准备开溜。

出去之前,关虎特意留个心眼,探出脑袋,想看看那名刑警长啥样。

“你说的刑警,就是这B崽子?”关虎指着远处道。

“对,就是他。”董强郁闷道。

“草,他是个JB。”关虎大步流星的冲到张浩面前,一把扯住脖领子,道:“小子,还认识我不?”

“虎哥?”张浩一抬头,心虚道:“真巧啊!”

“听说你昨天找强子麻烦了,说自己是刑警?”关虎将张浩提溜起来。

“强子是谁?”张浩瞪大眼睛。

这时,董强夫妇也从后面走了过来,警惕道:“虎哥,你们认识?”

“何止认识,老子特么的是他祖宗,走,咱们进包房好好聊聊!”一群人把张浩推到包房里。

“虎哥,他可是警察啊,这么搞容易把事情闹大!”董强小声道。

“警察?他就是个瘪三,来,小子,你不说自己是警察吗,把证件拿出来,让哥几个开开眼!拿啊?没有是吧,我草泥马的!”

关虎一个脑炮砸在张浩头上,把他打的身子一晃。

“虎哥,你意思是这小子不是刑警,把我骗了?”董强夫妇震惊道。

“他要是刑警,老子就是国家总理,这小子就住筒子楼,租的房子,据说大学刚毕业,工作都没找到,还欠了两个月房租没交,就他这个B样,能当鸡毛警察,草!”

关虎骂骂咧咧,这些情报是他离开之后,特意打听的。

不过,张浩为什么能娶到伍月那种美女老婆,他一直没弄清楚。

“干,昨天你是拿把玩具枪,唬弄我?去,回家把东西都给我还回来,要不老子今天让你躺着出去。”董强指着张浩鼻子骂道。

张浩绝对没想到,吃顿饭,能碰上这群要命的地痞,挨的几拳和一顿毫无人道的羞辱只能忍着,点头道:“好,我这就把东西送回来。”

“等等!”关虎捏着牙签,斜眼道:“强子,昨天你们见面的时候,这个瘪三的老婆是不是也在?长头发,丹凤眼,大长腿,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

闻言,董强嘿嘿一笑,奸诈道:“就是她,那骚娘们叫伍月,整个幼儿园的家长里,就数她长得最带劲,跟模特似的,据说,那娘们是离婚的,之前一直单独送孩子上下学,没成想会嫁给这个土鳖,真是日了狗了。”

“你是说,这个瘪三是昨天才出现的?”关虎一愣道。

“对啊,我听我儿子说,伍月老公一直在外地工作,很少回来,我之前一直以为那娘们是离婚的,挺多孩子家长暗中都想联系她一下,睡她呢!”董强笑眯眯道,这些人中就包括他。

“还有这事?”

关虎发现事情不对头,一对牛眼盯着张浩,质问道:“小子,你跟伍大美女到底什么关系,你之前一直在筒子楼租房子住,哪去过什么外地,据我所知,伍月是前两天才从原房主那买的房子,你们之前是不是不认识啊?”“对了,昨天幼儿园举行亲子活动,要求父母同时参加,这小瘪三不会是伍月花钱请过去演戏的吧,他根本就不是孩子亲爹?毕竟,像他这种垃圾,怎么可能会娶到那种档次的大美女,除非她瞎了眼!”董强媳妇猜测道。

“你们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一点吧,我真是她老公!”张浩硬着头皮道。

“去尼玛的,把他手机给我拿出来,看看里面有没有跟伍月的聊天记录。”关虎说道。

一群人按住张浩,将兜里的手机拿了过去。

张浩由于平时一个人住,没什么朋友,手机都懒得设密码。

他们打开微信,看到第一条就是张浩与伍月的聊天记录。

里面的对话并不多,但都涉及他扮演冒牌父亲这事,而且,两人加微信好友的时间也有,就在前天。

“把手机还给我,你们再这样,我就报警了!”张浩愤怒道。

“报警?”

关虎面色不善的起身,将自己手机递给张浩,道:“我让你报,你今天要是敢打这个电话,我就让你以后在筒子楼混不下去,妈的,在这一亩三分地,还没人敢得罪老子。”

张浩知道对方不好惹,但现在除了报警,又能有什么办法。

他一咬牙,就要打110。

“狗崽子,真敢报是吧?给我打!”

关虎一拳打过去,身后四个男人,包括董强夫妇,围着张浩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小子,我问你,伍月雇你除了给孩子当父亲,是不是还负责陪她睡觉啊?”关虎抓着张浩头发问道。

张浩忍住疼,没吱声。

“那娘们活咋样,是不是老骚了?我还真没看出来,她居然花钱包养小白脸,看来,是缺少男人的滋润啊!”

关虎抓了抓裤.裆,脑补伍月在床上的样子,有点急火攻心,亟待发泄。

“虎哥,不如你用这废物的电话,把伍月骗出来,她既然那么缺爱,不如你来满足她那方面的需求,虎哥就你这身体,战斗力不比这煞笔强十倍啊!”董强献计道。

“好主意,我这就找她!”关虎立刻用手机打字。

“还给我,我没得罪你们,凭什么这样!”张浩喊道。

这群地痞拿张浩的话全当放屁,把他按在地上不让动。

关虎迫不及待的用手机发微信,时不时露出猥琐淫.笑。

对话内容如下。

“你出来啊,我有急事找你!”

五分钟后,伍月回道:“有事就说。”

“电话里说不明白,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小惊喜。”

“明天再说,我在陪儿子。”

“我这个惊喜,就是送给儿子的,你快出来吧,我在农贸市场,端居园饭店等你。”

伍月犹豫了几分钟,回道:“好。”

“美女一会就过来!”

关虎放下电话,十分享受的点了一根烟。

“虎哥有手段,一会你打算怎么办,要不,今晚就把那骚.货拿下得了!”董强建议道。

“到手的鸭子,还能让她飞喽?”关虎猥琐道。

二十分钟后,伍月穿着一套素白的长裙,走进这家饭店。

“伍美女,我们又见面了!”关虎大摇大摆走上去。

伍月看到这个无赖,精致柳眉立刻一簇。

“别紧张,我只想跟美女交个朋友,咱们进去坐坐。”

关虎笑呵呵,目光在伍月娇躯上反复窥视,心里越来越痒痒。

“我没兴趣跟你交朋友!”伍月冷声道,猜想是张浩跟这群人同流合污,把自己骗过来,心中既气又恨,转身就要走。

“哎,别走啊。”关虎拦住伍月,一旁小弟顺手将大门关上。

“你今天要是走了,我就让这个废物住医院!”关虎冷笑一声,有两个男人将张浩拉了出来。

伍月看到张浩脸肿了一大片,衣服也都是被踢出来的脚印子。

“抱歉,他们抢了我的手机,不是我让你过来的!”张浩苦涩道。

“美女,你想找男人,也不能包养这种废物啊,我看这样,今后我养你,你当我女人,保证让你更幸福,对了,还有你儿子,我当亲儿子养,今后在筒子楼这一亩三分地,谁都不敢欺负他,你觉得咋样?”关虎晃晃悠悠走上去,就要拉伍月的手。

“别过来,立刻把他放了,不然我报警!”伍月寒声道。

“报警?好啊,警察来了我就跟他们说,这小王八蛋偷饭店里的东西,我教训一下,有错吗?就算我什么都不说,最多判我个打架斗殴,拘留两天,花点钱就能摆平,可你要是那么做了,我保证这小白脸变残废,另外,筒子楼这片不太平,你儿子上学放学,要是遇到点什么麻烦,就不好了。”关虎威胁道。

“你要敢做,我会让你付出十倍的代价。”伍月冰寒道。

“呦美女,你生起气来更好看了,你准备让我怎么付出代价啊!是在床上,还是去包房里啊?”

关虎摇头晃脑,又道:“伍美女,你说你包养一个这样的垃圾,有什么意思?当我的女人不好吗,左右也是床上那些事,我不但不让你花钱,还让你享受,你既然有这份春心,就别遮遮掩掩的,大家都是成年人,这些话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哥哥我比你年长几岁,方方面面经验也更丰富,保证让你满意,还犹豫什么!”关虎精虫上脑道。

“滚开!”伍月一脚踢到关虎命根子上,她会简单的防身术,这一招屡试不爽。

“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在这里跟我装清纯,老子先办了你,看你在床上叫不叫!”关虎大怒,吩咐手下抓住伍月。

说到霸王硬上弓,关虎有点不敢,毕竟,强歼罪最少也要判个6、7年。

不过,他觉得伍月既然能花钱包养张浩,证明这女人骨子里很骚,现在只是装模作样,没准一会就妥协,万一弄爽了,主动迎合自己也说不定。

“放开我。”伍月双手被两个男人抓住,D罩杯的挺拔胸脯产生一阵剧烈晃动,让关虎更心痒痒。

“我现在根本走不出去,万一他们来真的,我一生的清白就毁了,怎么办?”伍月焦急想道,呼吸间挺拔的酥.胸,直对着一脸猥琐的虎哥,别说是在这里被无赖玷污,就算摸一下,也是伍月一生无法抹去的阴影。

“大美人,你可太勾人了,今天就从了我吧!”关虎双眼冒光。

“干尼玛!”后方,被按在地上的张浩突然爆喊一声,一口咬住其中一个大汉的脚。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女总裁的雇佣奶爸】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