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冥尊:九世缠爱修罗妻》_免费阅读_(嗜血冥尊:九世缠爱修罗妻小说全本资源)_无广告

念伊人 古代言情 2020-02-23 10:58:19 0 0

《嗜血冥尊:九世缠爱修罗妻》_免费阅读_(嗜血冥尊:九世缠爱修罗妻小说全本资源)_无广告,经典好书小说网今天要给大家带来的是嗜血冥尊:九世缠爱修罗妻最新章节,嗜血冥尊:九世缠爱修罗妻在线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啦。嗜血冥尊:九世缠爱修罗妻精选:“你!”南宫影玥看到秦洛为古嫣挡鞭,恨的牙痒痒,却又心痛无比。秦洛啊秦洛,我有何不如她?为何你可为她不顾生死,却不曾看我一眼?“洛!“古嫣看到秦洛用身躯为自己挡住了噬魂鞭,心如刀绞,可此时的她已经脉寸断,连动一下都很困难,眼泪止不住的夺眶而出。“呵呵,好,既然你要帮她挡,我就让你挡!”南宫影玥愤怒的一脚将秦洛踢到一旁,又是扬手一鞭,一鞭袭来,他没有叫喊,没有求饶,只是紧紧的咬着下唇。蜷缩在地,身躯抽搐,妖邪的噬魂鞭上涌动着邪灵,鞭抽上他已残破不堪的身躯,一鞭接一鞭,一口接一口,鞭上邪灵撕咬着皮肉,吸食着血气,他止不住的抽搐,嘴唇已被咬的渗血,浑身已是一道又一道鞭痕,血淋淋的看着十分渗人……

嗜血冥尊:九世缠爱修罗妻小说试读:

允诺儿拖着伤残之躯在瞳欣的搀扶下到了夏青辰疗伤的房门口,冥医从里面出来,恭敬的向允诺儿作了一揖:“禀阎王殿下,夏使者身受重伤,又强撑运气,还将最后的灵气渡出,体内几乎无灵气护体,现在还未苏醒,虽已服过万雪金丹,但可能撑不了多少时日了.”

还未等冥医说完,允诺儿愤怒地大喝一声:“什么叫撑不了多少时日?连病都不会治还要你们干嘛?滚!都给我滚!”。

冥医被吓的脸色惨白,他完全没想到殿下会发这么大的火,赶紧急急忙忙的退下。

允诺儿也不再理会冥医,急切的推开房门便朗朗跄跄的跨了进去,瞳欣和秦洛赶紧跟上去以防止允诺儿又体力不支摔倒。

“青辰.。。”允诺儿温柔的看着床榻上熟睡的魂儿,他眉头紧锁,额头上渗出不少汗珠,虽脸色苍白,但俊朗的脸庞依旧那么好看,身上透出着淡淡的清香之气,就如青草的芳香。可一想到冥医说的那些话,她便觉心碎神伤。

允诺儿手指轻拨,微微撩开青辰额前凌乱的碎发,又从旁拿起一帕温水浸过的方巾,拧干,轻轻的拭去了夏青辰额头的汗珠,手指轻轻滑过夏青辰的脸庞,那睡梦中的魂,似乎也不再那么精神紧绷,眉头微展。

顺着夏青辰的脸,手指向下,她稍撩开了夏青辰左肩的锦被,那“粽”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手法利落干净包扎好的伤口。且所见之处几乎都已拿绷带包扎的严严实实。允诺儿微抬手,轻抚上夏青辰左肩上那被厉魂咬过现已包扎好的地方,痛心之色溢于脸表。可能是触到伤口,夏青辰身微微一颤,眉间又微微皱起。允诺儿急忙收回手,生怕再碰到伤口弄疼了他。

这么多伤口吗?一定很痛吧?允诺儿红眸微闪,心如刀割。

候在一旁的秦洛依旧毫无表情,漠然的看着允诺儿的一举一动。

“殿下,夏使者有冥医看护,您大伤未愈,还是先回去歇息吧。”瞳欣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本王要在这守着,”允诺儿的回答十分坚决,又压低了声音一股淡淡的哀愁飘出:“我只是担心他的伤势。”她轻轻的撩好被褥重新为夏洛情盖好,又压了压严实。

秦洛双手紧了紧,眼里划过一丝难受,很快却又消失不见,依旧还是那张冷漠的脸,仿佛什么表情都没曾有过。

允诺儿只顾着盯着夏青辰,完全没注意到秦洛那一闪而过的神情,此刻,她的眼里只有他,夏青辰。

“叫来冥王殿所有冥医,谁能治好他,本王重重有赏!”

“是。”瞳欣领命后便退出房间去召集冥医。

不一会儿,房间内已站满了各色冥医。

“给本王治好他!”允诺儿低沉着脸,指着床上似睡着了的夏青辰。

所有冥医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默不语,低下了头。

“殿下,吾等已为夏使者清理了伤口,运力治疗过,但夏使者邪气入体,侵噬深,伤势重,已回天乏术,能暂时保住性命已是不错。但最多也只能拖五日之久了。”那群冥医中站在最前方的一个矮小的老头战战兢兢地的开口了,看起来似乎是众医之。

“五日?”允诺儿惊呼,“秦洛呢?你不是冥府判官吗?执手一本生死簿,断定众生生死的吗?你把他的名字从生死簿上划掉!划掉!”允诺儿大受刺激,已经丧失思考能力,有点的语无伦次了。

“殿下,属下只是冥府判官,掌管的生死簿乃管的是人间之生死,而冥府之魂,自有天数,属下无能为力。”秦洛无奈的回答着。

无能为力,允诺儿一听到这个词,瞬间崩溃,心中突然巨痛,她一手捂上胸口,额头冷汗直冒,身体摇摇欲坠。

“殿下!”瞳欣赶紧冲上前,一手扶住允诺儿,而秦洛的蓝色的双眸略微闪了闪。

“殿下,冥府之中,有一座鬼王山,传说中的医鬼便住在那里,医鬼善修返魂之术,说不定可以救的了夏使者。”秦洛沉思半晌,看到允诺儿绝望的神情还是缓缓开口。

允诺儿听到这话如大海里捡到一根木棍般找到了希望。眼神突然明朗。

“判官大人,此事绝不可行,夏使者已万魂难救不说,医鬼也是为冥府所不容,之所以称之为“医鬼”就是因为他拿魂炼魂,性格残虐,更不会好心相救!况且鬼王山位于殿王掌管的寒冰地狱,即使我们展飞身之术赶去,也至少得七日之久啊,夏使者根本拖不了那么久,除非..啊~对了!”瞳欣并不同意秦洛的提议但又似乎突然想到些什么。

秦洛点点头“是的,只要陛下能开启黑凤,即可为陛下所用,黑凤乃冥界第一神鸟,两日内即可到达。”

“好!”允诺儿一听有戏,大喜过望。随即转身移步床前,俯身伸手轻抚夏青辰的脸庞,温柔的眸里充满了对这张脸的喜爱,也充斥着一抹痛心与愤怒。

“别让本王查出这次是谁设的计,否则本王定让他生不如死!“允诺儿紧咬下唇,眉头紧皱,温柔的眸突闪一变,充满了暴虐之气。

“黑凤本就是隶属修罗阎王的神鸟,沉睡于修罗阎王体内,只是开启黑凤需要阎王专属凤印才可,一般需七七四十九天缓缓运气循序渐进以唤醒体内之黑凤,殿下您初等帝位,暂未开启黑凤,如若要强行开启,过程中可能对身体侵蚀大,痛苦万分,若承受不住,反倒容易被反噬,以殿下现在这大伤未愈的身,根本不适合强行开启黑凤啊。”瞳欣担忧的劝解道。

“走,秦判官,立马带本王去开启黑凤封印,尽早赶!”允诺儿直接无视了瞳欣的劝解,一甩衣袖转身离开。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夏青辰离她而去呢?只要能有一线希望救青辰,什么医鬼,什么黑凤,什么恶灵反噬,她通通都不怕。

秦洛和瞳欣摇摇头,随即跟在其后。秦洛带着允诺儿来到景鸾宫。

“殿下,您身体尚未痊愈,您景鸾宫内的幽泉乃冥界灵泉之最,可增进灵力,在幽泉中解除封印能保护身躯尽量不受魔魂侵蚀,减少痛苦,乃是最好的开启封印之地。”秦洛缓缓说道。

“噢?”允诺儿心中诧异没想到她那幽泉竟还有如此神奇之处,她可是一直只拿它当一个普通温泉,洗澡沐浴之用罢了,她点点头,就欲进去。

瞳欣却充满担忧:“殿下,您真要这样吗?强行解印实乃大伤之策,要受万魂所噬,那种痛苦又岂是能轻易承受的,万一没撑住,还会被恶灵反噬。您又何必为了区区一个使者这样做。”

允诺儿停住了脚步,回过头:“他不仅只是一个勾魂使者,他还是..”允诺儿轻叹一声,便径直走入内室的幽泉旁,留下了一脸茫然的瞳欣和秦洛在外守候。

没说完的话是“还是她喜欢的魂吗?”,瞳欣似乎有些不理解,她那美丽尊贵的陛下,就算是喜欢也无须为一个不相关的魂做这么大的牺牲啊,瞳欣没有试过喜欢谁,所以也不会懂,她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所谓幽泉,也就是一片偌大的水池,长年保持着适宜的温,泛起着徐徐白雾,看起来,和温泉无异。允诺儿脱下长裙,便下入水中。

秦洛和瞳欣静静的站在屏风外守护,谨防他魂打扰。

“啊..”

屏风内面的幽泉中传出一声悲鸣的叫声。

“看来,已经开始了呢。”瞳欣看向秦洛,秦洛点点头,神色紧然。

允诺儿抬头一声惨叫,额头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汗水浸湿了她的发,泉水浸泡着她的身,双目瞳孔放大,已如失去灵魂般呆滞,整个幽泉之水已成血色,水雾弥漫,越来越浓,允诺儿张开嘴仰头朝天,却突见一圈又一圈的暗黑色邪灵飘乎出现绕她周身,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聚拢的邪灵蜷伏在她身上,邪灵身躯带火,允诺儿的惨叫一声高过一声,身上雪白的肌肤混着那些被腐魂的抓咬的血淋淋的伤口一寸一寸的融化,最后浑身完全成为了一个火魂,痛苦,挣扎,撕心裂肺的疼痛..

屏风外的瞳欣和秦洛此刻也并不轻松,他们听着允诺儿的嘶吼声,心痛不已,却又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守护在外,他们俩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心里不断的祈祷希望他们的陛下能安然过。这个夜晚漫长,也煎熬..

终于在天已露朦胧之色之时,嘭!一声巨响,水波巨现,允诺儿飞身冲出水池,巨大的水花向四处散开而去,水雾缭绕之中,一个柔美的雪白身段飘之若舞,轻轻旋转而下,脚尖轻点落地,柔若无骨的胳膊微弯一手卷起地长衫裙就身一绕,她额间一抹花钿,忽闪忽暗,眼神轻佻,红瞳妖娆,却霸气十足,湿漉漉的长发柔顺的散在背后,长发及腰,而那背上,隐隐的现出一对张扬的黑翅膀,若有似无,最后又彻底消失不见。

“殿下完成了?”瞳欣一看到从屏风背后走出的允诺儿,一脸惊喜,随即又笑叹自己问的多余,现在的允诺儿浑身充满着不容侵犯的霸气,双眸的血瞳色更加鲜艳了,那股自内而外散发的威严令他魂一靠近便已不自觉想向她跪地俯..。

这和那个昨晚进去之前的陛下,气场上早已判若两人,那股灵压,震慑万魂,这才该是那个立于冥府之巅的魑魅魍魉之主----修罗阎王!

“瞳欣,你去梳洗准备一下,随后与本王立即出发。”

“殿下初接帝位,对冥府各地各事并不熟悉。属下也要同陛下一并前往,确保殿下安全。”秦洛毕恭毕敬,却非常坚决。

“对各地不熟自有瞳欣,安全之事你更不必担忧,本王现在已然如浴火重生,黑凤护体,伤势已痊愈,

“你是堂堂冥府判官,当然应该留在幽都处理大小事务,你走了,这边怎么办。”

“殿下请放心,幽都事务自有赏善司、罚恶司和查察司负责,属下随时可与陛下同时出发。”

允诺儿自知秦洛是下定决心要一同前往了,只好点头答应,就当多个人照顾青辰也好吧。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就一同前往吧,不过以后没外人的时候就别属下属下的了。还有你,瞳欣,也一样,我并未把你们当过下级,对我来说,都是朋友。”

“属下不敢!”秦洛和瞳欣齐声道。

允诺儿面露不悦。

“属..我知道了..”秦洛终于小声别扭的回复了一句,不再辩驳。

他们的陛下说,拿他们当朋友呢。瞳欣咧嘴一笑,便拉着秦洛离去,

片刻,瞳欣和秦洛便已重新站到允诺儿面前,身后还跟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而允诺儿的怀中已抱着还昏迷中的夏青辰。

“属下黑无常夜岚,参见修罗阎王。”

“属下白无常夜煞,参见修罗阎王。”

“瞳欣,这是?”允诺儿不解的看向瞳欣。

瞳欣冲允诺儿暖暖一笑,解释道:“自从陛下上次外出遇险,回来还不知道是何方妖孽所为,以后还是有侍卫贴身跟随才好。黑白无常乃我冥界高手,灵力至深,功力绝不在十大阴帅之下,虽殿下万灵金躯无魂能敌,但还是有备无患的比较好嘛。”

诺儿看着面前单膝跪地向她俯的两魂细细思着,微微点了点头:“起身吧。”

黑无常和白无常起身,抬头,毕恭毕敬的看向允诺儿。

允诺儿这才看清这二魂容貌。两个皆为男魂。一个着一身白衣,白衣上有着玫瑰花暗纹,更称的他美艳飘逸,身段优雅,样貌为姣好,不停的扭动着身姿,歪头斜眼看着允诺儿,不时捂嘴偷笑,一脸的妩媚。允诺儿心里暗自发毛,可惜了他一副好皮囊。

而另一个着一身黑色劲装。良好的身体线条一展无遗,五官精致的让人赞叹,美的不入尘世,傲气凌然,着实让允诺儿惊艳了一下,但俊冷的脸庞虽恭敬却有着不屑,冰冷的似乎从体内就散发着一股寒气,让人难以接近,一脸清高。

“呀,殿下是个好精致的美人儿!属下还生怕是个丑八怪呢!哈哈”白无常是新晋之魂,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修罗阎王,他扭着腰调皮的靠近允诺儿,睁大眼突凑过去仔细打量着允诺儿,眼里散发着精光,似要将允诺儿吞噬。允诺儿面前突现一张放大的面庞,微微有点反感,往后退了退。而此时黑无常依旧不屑的看着白无常和允诺儿。

“呵呵,殿下恕罪。白无常生性活泼外向,黑无常生性冷漠淡然,两人虽为搭档,性格却天壤之别呢,喔,对了,偷偷告诉您,夜岚还是我们冥都众魂公认的第一美男喔。”瞳欣补了一句,便笑逐颜开。

冥都第一美男?确实配得上这名号呢,清冷绝艳,拒人千之外,果然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不过在她心里,夏青辰才不逊于他呢,只是二人美的气质不一样,夏青辰虽冷,内心却柔,而这个,完全是一座傲气的冰山嘛。允诺儿脑里又飘出那个青色的人儿,脸上也不自觉溢出了笑容。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嗜血冥尊:九世缠爱修罗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