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心楚袂无双情小说、苏心楚袂无双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热欲 古代言情 2021-07-01 11:00:50 0 0

苏心楚袂无双情

苏心楚袂无双情小说、苏心楚袂无双情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05 15:07

字数: 1,461,357

状态: 已完结 684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苏心楚袂无双情小说简介:京都贵女:“她懂诗词歌赋吗?她明白琴棋书画吗?她知道该如何相夫教子、执掌后院吗?”

苏姚:“我有美貌就够了……”

多年后,被碾压的京都贵女:“你不是说有美貌就够了吗?为什么你还用脑子?”

苏姚:“不知道越是美丽的女人,说的话越不可信吗?”

苏心楚袂无双情小说预览

第一章“好了,”荣王妃本就不顺心,听到这里更是烦躁,“赵嬷嬷对主子不敬,罚俸三个月……”

“母亲,对主子不敬,难道不应该掌嘴、打板子吗?”苏姚面带好奇,“我记得王府中的规矩都是很严格的。”

荣王妃眉心一皱,她扫了一眼面色难堪的赵嬷嬷,开口道:“罚俸三个月,杖责二十。凝华,现在可觉得解气了?”

若不是苏姚这张脸和凝华相似,她必定直接将人扔出去了!

什么东西,才当了几天的小姐,就开始仗着身份作妖了?

“多谢母亲主持公道,”苏姚擦了擦仿佛流不尽的眼泪,面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有了赵嬷嬷做例,我院子里的奴才们应该都知道守规矩了。”

赵嬷嬷被杖责,效果立竿见影,至少苏姚半夜想喝水,终于有侍女守在一旁了。

又过了两日,苏姚的身体渐渐的好了起来,荣王妃差人送来新做好的衣衫,在这方面,荣王府倒是没有吝啬,各色衣衫连同春装都准备好了。

“小姐,这些冬装和春装都是请了荣城中最好的裁缝和绣娘,比照京都那边的款式做的,您瞧瞧可还满意?”

苏姚看的格外认真。

神色阴沉的赵嬷嬷心中鄙夷:小家子气,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苏姚将衣衫放下,含笑看向送东西过来的周嬷嬷:“母亲费了心思,我自然满意。”

“那奴婢就先回去向王妃复命了。”

“等等,”苏姚站起身来,“我随嬷嬷一并过去,给母亲请安。”

周嬷嬷一愣,神色有些为难:“这……”

“怎么了?”苏姚疑惑的看过来,“难不成我还不能给母亲请安了?”

“自然不是……”

“不是就走吧,我已经好几日没见过母亲了。”苏姚说着,根本不给周嬷嬷反驳的机会,起身走向门外。

绮玉院内,荣王妃正拉着沐凝华说话:“将给你做的衣裳送去给了苏姚,着实是委屈你了。”

沐凝华笑意嫣然:“不过是几件衣衫,哪里算得上委屈,母亲不用放在心上。”

“好在再过两日就要将她送走,眼不见为净。”荣王妃抬手抚摸上脖颈,眼神阴沉,她什么时候被人掐着脖颈羞辱过?若不是苏姚有用,早将人勒死了!

门口贴身侍女快步走进来:“王妃,周嬷嬷带着苏姚过来了。”

荣王妃眉心一紧:“凝华,你先回避一下。”

“好。”

苏姚挑选了一身浅杏色的素绒绣花袄,领口和袖口滚了雪白的兔毛滚边,配上同色的如意月裙,将她的面容衬托的小巧精致、白玉无瑕。

荣王妃倚靠在软榻上,眼神从她身上一扫而过,带起一阵幽暗的深色:几日不见,这个小丫头竟然宛若脱胎换骨了一般,变化之大,让人心惊。

“女儿见过母亲,母亲万安。”苏姚屈膝行礼,动作略显生疏。

荣王妃面上带了笑意:“快些起身,新做的衣裳可还满意?”

苏姚笑意纯然,微微的低下头去,似有些不好意思:“我这次过来也是为了衣衫的事情。母亲,我是王府的大小姐,不是应该每天穿的不重样吗?那几身衣裳总觉得不够,而且,有冬装、有春装,怎么缺了夏秋两季的衣裳?”

荣王妃笑意一顿:“衣裳还是应季的好……”不过是一个必死的替身,她自然没有想得那般长远。

“母亲,我见了那些漂亮的衣衫就觉得欢喜,母亲多给我准备一些吧。”苏姚眼睛微微发亮的说道,她乌发墨眼、灵秀澄澈,即便是露出这样的神色,依旧让人觉得娇憨可爱。

荣王妃眉心一皱,心中满是厌恶,不过想到苏姚的用处,只能将不耐烦压下去:“好,待会儿便让人给你送去。”

“母亲待我真好。”待会儿便送来,那送的应该就是沐凝华的旧衣服了,不过不要紧,她要的就是膈应这对母女。

苏姚坐到荣王妃身旁,忽然,她的目光落在了一处黑白玉插屏上,插屏由黑白两色的碧玉薄片拼接成水墨山水图案,留白处不知用了什么布料,光芒透来仿佛有云雾缓动缭绕。

视线一扫之间,她似乎看到后面有人影闪过。

难不成,是她顶替的那个沐凝华?

苏姚不着痕迹的将目光转开,神色孺慕的询问荣王妃的饮食起居,做足了关心母亲的小女儿情态。

插屏后,沐凝华瞧着苏姚,一双美目中隐隐可见丝丝阴沉凉意。 第二章“母亲,我在府中也停留不了几日了,所以想时常来您身边……”苏姚说着,手指扯着手中的帕子勾勾绕绕,显得很是不好意思。

荣王妃微微点头答应下来:“这里本就是你的家,身体好了,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

苏姚高兴起来,又陪着荣王妃说了几句话,见她眉眼之间带着倦色,便起身告辞离开,只是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荣王妃给她送衣服。

苏姚出去之后,沐凝华款步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指着桌案上苏姚用过的茶具,转头吩咐周嬷嬷:“拿下去扔掉吧。”

她嫌脏!

周嬷嬷连忙上前将成套的茶具收走,恭谨的退了下去。

沐凝华唇角含笑:“之前听母亲说这个苏姚长得和我很像,我心中还有所犹疑,如今一瞧,竟是和我有七分相似,剩下的那三分也只是在气色和谈吐上略显不足,只要好生的教养一段时日,怕是连我都要比下去了。”

“说什么傻话,不过是个乡野丫头,飞上了枝头,麻雀也变不成凤凰。”

沐凝华笑开,似乎只是随口一说,可心中却是十分阴沉:那苏姚的确有格外出彩的地方,分明同样的墨发黑眸,她的眼睛看着就是黑得更加纯粹一些,分明同样的眼尾上扬,她上扬的弧度更加的精致完美……

“虽然说人有相似在所难民,可苏姚和我长得……也太过像了一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孪生姐妹呢?”

荣王妃的神色骤然一沉:“哪有这样的事,凝华,你回去歇着吧,这两日还要委屈你一直待在院子里。”

“好,那母亲也好生休息。”

等到沐凝华退下去,荣王妃吩咐周嬷嬷:“你再让人去查一查苏姚的底细。”

“王妃,奴婢让人仔细调查过,她的双亲都是普通的农户,她父亲读过一些书,教导过她识字,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殊的。”

荣王妃微微吸了口气,伸出涂着艳红色丹蔻的手指轻轻地按了按额角:“许是我想多了,看到苏姚的那张脸,看到她的言行举止,总会让我想到那个人……”

周嬷嬷心头一跳,脸色微微的泛白,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应声。

荣王妃睁开眼睛,冰冷的神色间闪过一丝肃杀之意:“让人看好了苏姚和沐卿晨,现在朝中的那位看我们荣王府不顺眼的紧,不能让他抓到了把柄。”

这两个人,要死也只能死在皇宫中……

“是,王妃。”

苏姚向回走,刚刚拐过一处回廊,就感觉眼前人影一闪,一道小小的身影直直的撞到她身上,将她撞了个踉跄。

“哎呀,小姐!”

赵嬷嬷连忙上前将苏姚扶起来:“小姐,您没事吧?二少爷,您平日里毛毛躁躁的就算了,怎么能突然出现惊吓大小姐?”

“我没事。”苏姚摇了摇头,目光却是落在撞到她的孩子身上,荣王府的二少爷,好像叫沐卿晨,是荣王府唯一的庶出之子。

倒在地上的孩子看上去也就是六七岁左右的年纪,长得格外的瘦小,穿着的衣衫虽然看上去很是华贵,却沾染着泥土和水渍,模样格外的狼狈。

苏姚正打量着,地上的孩子猛地抬起头来,露出一双令人心惊的眼睛。

那双眼睛中满满的都是凶狠之色,宛若一匹被逼迫到绝境的狼崽子,哪怕明知道自己的牙齿和爪子不够尖利,仍旧努力的想要将眼前的一切撕碎,为此断骨流血也在所不惜。

这个孩子……

苏姚见他没有动作,弯腰将暖手炉塞到他怀中,而后伸手将人拉了起来,动作仔细的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衫:

“现在是冬日,二弟想要玩耍也要注意分寸,这水是万万不能玩的,瞧瞧,衣衫都湿了,正好这里距离玉笙居不远,去我院子里喝盏茶暖和一下怎么样?”

她口中说着商量的话,拉着沐卿晨的手却是没有放开。

沐卿晨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仰起头深深地看了苏姚一眼,眼神异常凶狠。

苏姚隐隐的扬了扬唇角,大少爷沐辞修才华惊人、备受称赞,而二少爷沐卿晨却凶狠桀骜宛若一头狼崽子,这荣王府可真是有意思! 第三章苏姚带着沐卿晨回到玉笙居,然后让周嬷嬷等人退下去。

周嬷嬷瞧了瞧两人,暗忖他们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来,索性随他们去,正好带着人下去躲会懒。

苏姚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孩子,年纪不大眼神却满是凶狠,这样的视线让她下意识的想起前世孤儿院的小伙伴们。

她小的时候孤儿院更像是一座被遗忘的孤城,想要顺利活下去,就要讨的院长的欢心,就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商品……

那里面的孩子也像沐卿晨这样,被残酷的生活磨得锋芒毕露,当然了,那些小伙伴知道什么时候该识时务,而不像他,丝毫不会伪装。

沐卿晨不说话,苏姚也不开口,就这样静静的含笑看着他,最终还是前者按耐不住,死死地瞪着苏姚:“你想要做什么?”

苏姚不回应。

沐卿晨皱了皱眉,狠狠地盯着苏姚,目光和神色全然不像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一次摔下马,把你给摔傻了吗?以为突然转变了态度,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

苏姚施施然的坐到椅子上,看着眼前全身防备的孩子,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二弟,你今天是故意撞到我身上的吧?”

沐卿晨猛地抬起头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他的确是故意撞过去的,为的就是让沐凝华发怒,最好是暗中让人将他打个半死,如此一来,他就有借口不去京都。

可没想到她不仅没有动手,反倒是一反常态的关心自己,还带自己来了玉笙居。

沐卿晨收拢衣袖,唇角抿的更紧,小小的面容上竟然透露出坚毅的味道:“我就是故意的!”

“呵。”苏姚轻笑一声,浓墨一般的眼眸中盛了笑意,微微晃动间光芒格外的温柔,可这样的笑容却让沐卿晨打了个冷颤,心中的防备更浓。

“你想要做什么?”

苏姚站起身来,轻轻地扬着唇角,笑意没有丝毫的变化,周身的气势却渐渐变得压迫人心起来:“不是我要做什么,而是二弟你,你想要做什么?”

那双眼眸中的光芒太过透彻,仿佛能够一下望到人的心里去。

“你……”沐卿晨眼中闪过一道凶光,他已经无路可退,左右不过是一个死字,拉上荣王妃最疼的嫡女也值了!

沐卿晨死死地磨了磨牙,在苏姚靠近他的瞬间,猛地从衣袖中掏出一柄匕首,犹如一根弹簧一般一跃而起,对着苏姚的胸口就刺了过去!

他这一下用足了力气,甚至因为紧张,眼睛都泛起了凶狠的红色,他要杀了沐凝华,他死也要拉上这个人垫背!

苏姚猛地后退一步,柔软的身体猛地向后下腰,躲过沐卿晨奋力一击之后,侧身钳制住他的手腕,对着一旁的桌角猛地砸了下去。

骨头和桌角相撞,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沐卿晨没有防备,尖锐的疼痛让他猛地松手,匕首落在地毯上,泛起淡淡的寒光。

沐卿晨捂着手腕,疼得满头是汗,他快速的挣脱苏姚,生怕她追上来反击自己。

苏姚捡起匕首,看着被磨得异常锋利的刀刃,曲起指尖轻轻地弹了弹:“看来为了杀我,你做了十足的准备。”

她学过女子防身术,对付一个孩子绰绰有余。

沐卿晨咬牙不做声,眼神却死死地盯着苏姚的动作,见她打量匕首神色专注,猛地站起身来,向着门口就冲过去。

苏姚却是没有给他逃走的机会,两步上前拎起裙摆一脚踹过去,直接将人踹趴在地上,而后一脚踩住他的后心,唇角的笑意清冷寒冽:“我是你的姐姐,你竟然想杀我,真是不懂礼数!”

沐卿晨挣扎,可个子小力气不足,再加上方才被伤了手腕,现在使不上劲,只能被动的趴在地上,恶狠狠的磨着牙:

“你表面温婉大度,内心却狭隘恶毒,因为我挡了路,就让人将我吊在树上一天一夜,因为看不惯我,就冬日里将我推入水中!我从记事开始,见到你不是被斥责鞭打,就是被罚跪惩处,你还好意思说是我的姐姐,简直是个笑话!”

苏姚眼中光芒一闪,在得知荣王府只有一名庶子的时候,她就曾经猜测过荣王妃掌控后院的手段,见到沐卿晨之后,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将庶子养成这个样子,那位面容美丽仁善的荣王妃绝对干净不了。

没想到,她顶替的这个沐凝华,竟也是如此的恶毒。 第四章见苏姚不说话,沐卿晨心中恨意更浓:他无意中偷听到了荣王和荣王妃的打算,知道这次前去京都有去无回,便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

皇上下了圣旨,权倾朝野的楚相爷发了话,荣王府是势必要送子嗣入京的,而荣王府却故意留下嫡子,让他这个庶子进京,不就是为了保全沐辞修?

他想着反正活不成了,干脆拉着沐凝华一起死,如此一来,荣王府势必要将唯一的嫡子送出去。只要能够让荣王府上下提心吊胆不得安宁,他就开心了!

“沐凝华,你一直以为自己受宠,没想到也沦为弃子,你可知道为什么王妃让你去京都,而不是让另外两个庶出的小姐去吗?”

苏姚想要从他口中套出更多的话来,自然顺从着询问:“为什么?”

“因为荣王府决心保护沐辞修!皇上下了旨,总要有嫡出的子女出面才能应付的过去,荣王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嫡子去送死,就让我去代替,可荣王敢送两个庶出的孩子过去,就会直接被皇上和楚相爷猜忌,到时候,场面定是难以收拾,所以,便推你过去当出气筒!”

“就算是这样又能代表什么,难道我进京都就一定没有活路吗?”

“哈哈哈,我还以为你长脑子了,现在看来,简直愚蠢至极!现在的京都中是什么人,那就是一个修罗场!皇上连自己的子嗣都容不下,能够容得下我们这些人去争抢他的位置,再者说,还有位一手遮天的楚相爷……”

苏姚审视着沐卿晨:“你不过是一个孩子,能把这些隐秘之事知道的这般清楚?”

“我已经十岁了,哪里还是个孩子?”沐卿晨怒吼一声,吼完之后又觉得莫名其妙,他刺杀沐凝华失败,估计是活不成了,还争辩这些做什么?

十岁?她以为这个孩子最多六七岁,他实在是太过瘦弱了。

苏姚眼神一颤,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松开脚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十岁,还真是看不出来。”

察觉到力气放松,沐卿晨猛地翻身爬起来,视线防备而凶狠的看着她。

苏姚猛地将匕首扔到沐卿晨脚边,眼尾微微的上扬,略微压低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之意,却莫名的蛊惑人心:

“小子,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你都有勇气拉着我同归于尽了,就没勇气到那个修罗场里闯一闯?”

沐卿晨猛地一颤,抬头死死地盯着苏姚,眼神在她身上来回的审视了一遍,忽然开口:“你是谁?”

他满腔恨意,没有仔细观察过苏姚,现在渐渐地冷静下来,骤然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和沐凝华长得很像,却又全然不同,她绝对不会是那个只知道骄横跋扈的荣王府大小姐!

苏姚瞧着他的神色,忽然像是招小狗那样,伸出手指勾了勾,示意他上前来:“过来,过来我就告诉你。”

沐卿晨猛地向后缩了一下,他虽然没学过多少东西,但是在这深宅后院里磨砺了十年,直觉最为敏锐,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能小觑:“你到底是谁?”

苏姚见他半蹲在地上,全身紧绷、眼神凶狠防备的模样,莫名的想到了她曾经养过的拆家神器蠢二哈:“我现在就是沐凝华,荣王妃的大小姐!”

现在?

“那你以前……”

苏姚抬手抚上额头,眉眼之间笑意流转:“以前?以前的事情我摔下马失去了记忆,难道你没听说吗?”

沐卿晨心中猜测纷纷,口中却是冷哼一声:“谁知道你又玩的什么把戏!”

“二弟,时间不早了,你该回自己的院子了,另外,五日后我们便启城去京都了。”

沐卿晨看了苏姚半晌,将匕首藏好,猛地转头跑出了房门。

苏姚抬起手来揉了揉腰,暗暗地吸了口凉气:刚才情急之下动手,没想到现在这副身体柔韧性根本和前世没得比,这一下就闪着了。

不过从那个沐卿晨口中得知了不少消息,闪这一下也值了。

苏心楚袂无双情小说预览

“好了,”荣王妃本就不顺心,听到这里更是烦躁,“赵嬷嬷对主子不敬,罚俸三个月……”

“母亲,对主子不敬,难道不应该掌嘴、打板子吗?”苏姚面带好奇,“我记得王府中的规矩都是很严格的。”

荣王妃眉心一皱,她扫了一眼面色难堪的赵嬷嬷,开口道:“罚俸三个月,杖责二十。凝华,现在可觉得解气了?”

若不是苏姚这张脸和凝华相似,她必定直接将人扔出去了!

什么东西,才当了几天的小姐,就开始仗着身份作妖了?

“多谢母亲主持公道,”苏姚擦了擦仿佛流不尽的眼泪,面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有了赵嬷嬷做例,我院子里的奴才们应该都知道守规矩了。”

赵嬷嬷被杖责,效果立竿见影,至少苏姚半夜想喝水,终于有侍女守在一旁了。

又过了两日,苏姚的身体渐渐的好了起来,荣王妃差人送来新做好的衣衫,在这方面,荣王府倒是没有吝啬,各色衣衫连同春装都准备好了。

“小姐,这些冬装和春装都是请了荣城中最好的裁缝和绣娘,比照京都那边的款式做的,您瞧瞧可还满意?”

苏姚看的格外认真。

神色阴沉的赵嬷嬷心中鄙夷:小家子气,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苏姚将衣衫放下,含笑看向送东西过来的周嬷嬷:“母亲费了心思,我自然满意。”

“那奴婢就先回去向王妃复命了。”

“等等,”苏姚站起身来,“我随嬷嬷一并过去,给母亲请安。”

周嬷嬷一愣,神色有些为难:“这……”

“怎么了?”苏姚疑惑的看过来,“难不成我还不能给母亲请安了?”

“自然不是……”

“不是就走吧,我已经好几日没见过母亲了。”苏姚说着,根本不给周嬷嬷反驳的机会,起身走向门外。

绮玉院内,荣王妃正拉着沐凝华说话:“将给你做的衣裳送去给了苏姚,着实是委屈你了。”

沐凝华笑意嫣然:“不过是几件衣衫,哪里算得上委屈,母亲不用放在心上。”

“好在再过两日就要将她送走,眼不见为净。”荣王妃抬手抚摸上脖颈,眼神阴沉,她什么时候被人掐着脖颈羞辱过?若不是苏姚有用,早将人勒死了!

门口贴身侍女快步走进来:“王妃,周嬷嬷带着苏姚过来了。”

荣王妃眉心一紧:“凝华,你先回避一下。”

“好。”

苏姚挑选了一身浅杏色的素绒绣花袄,领口和袖口滚了雪白的兔毛滚边,配上同色的如意月裙,将她的面容衬托的小巧精致、白玉无瑕。

荣王妃倚靠在软榻上,眼神从她身上一扫而过,带起一阵幽暗的深色:几日不见,这个小丫头竟然宛若脱胎换骨了一般,变化之大,让人心惊。

“女儿见过母亲,母亲万安。”苏姚屈膝行礼,动作略显生疏。

荣王妃面上带了笑意:“快些起身,新做的衣裳可还满意?”

苏姚笑意纯然,微微的低下头去,似有些不好意思:“我这次过来也是为了衣衫的事情。母亲,我是王府的大小姐,不是应该每天穿的不重样吗?那几身衣裳总觉得不够,而且,有冬装、有春装,怎么缺了夏秋两季的衣裳?”

荣王妃笑意一顿:“衣裳还是应季的好……”不过是一个必死的替身,她自然没有想得那般长远。

“母亲,我见了那些漂亮的衣衫就觉得欢喜,母亲多给我准备一些吧。”苏姚眼睛微微发亮的说道,她乌发墨眼、灵秀澄澈,即便是露出这样的神色,依旧让人觉得娇憨可爱。

荣王妃眉心一皱,心中满是厌恶,不过想到苏姚的用处,只能将不耐烦压下去:“好,待会儿便让人给你送去。”

“母亲待我真好。”待会儿便送来,那送的应该就是沐凝华的旧衣服了,不过不要紧,她要的就是膈应这对母女。

苏姚坐到荣王妃身旁,忽然,她的目光落在了一处黑白玉插屏上,插屏由黑白两色的碧玉薄片拼接成水墨山水图案,留白处不知用了什么布料,光芒透来仿佛有云雾缓动缭绕。

视线一扫之间,她似乎看到后面有人影闪过。

难不成,是她顶替的那个沐凝华?

苏姚不着痕迹的将目光转开,神色孺慕的询问荣王妃的饮食起居,做足了关心母亲的小女儿情态。

插屏后,沐凝华瞧着苏姚,一双美目中隐隐可见丝丝阴沉凉意。 “母亲,我在府中也停留不了几日了,所以想时常来您身边……”苏姚说着,手指扯着手中的帕子勾勾绕绕,显得很是不好意思。

荣王妃微微点头答应下来:“这里本就是你的家,身体好了,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

苏姚高兴起来,又陪着荣王妃说了几句话,见她眉眼之间带着倦色,便起身告辞离开,只是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荣王妃给她送衣服。

苏姚出去之后,沐凝华款步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指着桌案上苏姚用过的茶具,转头吩咐周嬷嬷:“拿下去扔掉吧。”

她嫌脏!

周嬷嬷连忙上前将成套的茶具收走,恭谨的退了下去。

沐凝华唇角含笑:“之前听母亲说这个苏姚长得和我很像,我心中还有所犹疑,如今一瞧,竟是和我有七分相似,剩下的那三分也只是在气色和谈吐上略显不足,只要好生的教养一段时日,怕是连我都要比下去了。”

“说什么傻话,不过是个乡野丫头,飞上了枝头,麻雀也变不成凤凰。”

沐凝华笑开,似乎只是随口一说,可心中却是十分阴沉:那苏姚的确有格外出彩的地方,分明同样的墨发黑眸,她的眼睛看着就是黑得更加纯粹一些,分明同样的眼尾上扬,她上扬的弧度更加的精致完美……

“虽然说人有相似在所难民,可苏姚和我长得……也太过像了一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孪生姐妹呢?”

荣王妃的神色骤然一沉:“哪有这样的事,凝华,你回去歇着吧,这两日还要委屈你一直待在院子里。”

“好,那母亲也好生休息。”

等到沐凝华退下去,荣王妃吩咐周嬷嬷:“你再让人去查一查苏姚的底细。”

“王妃,奴婢让人仔细调查过,她的双亲都是普通的农户,她父亲读过一些书,教导过她识字,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殊的。”

荣王妃微微吸了口气,伸出涂着艳红色丹蔻的手指轻轻地按了按额角:“许是我想多了,看到苏姚的那张脸,看到她的言行举止,总会让我想到那个人……”

周嬷嬷心头一跳,脸色微微的泛白,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应声。

荣王妃睁开眼睛,冰冷的神色间闪过一丝肃杀之意:“让人看好了苏姚和沐卿晨,现在朝中的那位看我们荣王府不顺眼的紧,不能让他抓到了把柄。”

这两个人,要死也只能死在皇宫中……

“是,王妃。”

苏姚向回走,刚刚拐过一处回廊,就感觉眼前人影一闪,一道小小的身影直直的撞到她身上,将她撞了个踉跄。

“哎呀,小姐!”

赵嬷嬷连忙上前将苏姚扶起来:“小姐,您没事吧?二少爷,您平日里毛毛躁躁的就算了,怎么能突然出现惊吓大小姐?”

“我没事。”苏姚摇了摇头,目光却是落在撞到她的孩子身上,荣王府的二少爷,好像叫沐卿晨,是荣王府唯一的庶出之子。

倒在地上的孩子看上去也就是六七岁左右的年纪,长得格外的瘦小,穿着的衣衫虽然看上去很是华贵,却沾染着泥土和水渍,模样格外的狼狈。

苏姚正打量着,地上的孩子猛地抬起头来,露出一双令人心惊的眼睛。

那双眼睛中满满的都是凶狠之色,宛若一匹被逼迫到绝境的狼崽子,哪怕明知道自己的牙齿和爪子不够尖利,仍旧努力的想要将眼前的一切撕碎,为此断骨流血也在所不惜。

这个孩子……

苏姚见他没有动作,弯腰将暖手炉塞到他怀中,而后伸手将人拉了起来,动作仔细的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衫:

“现在是冬日,二弟想要玩耍也要注意分寸,这水是万万不能玩的,瞧瞧,衣衫都湿了,正好这里距离玉笙居不远,去我院子里喝盏茶暖和一下怎么样?”

她口中说着商量的话,拉着沐卿晨的手却是没有放开。

沐卿晨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仰起头深深地看了苏姚一眼,眼神异常凶狠。

苏姚隐隐的扬了扬唇角,大少爷沐辞修才华惊人、备受称赞,而二少爷沐卿晨却凶狠桀骜宛若一头狼崽子,这荣王府可真是有意思! 苏心楚袂无双情

苏心楚袂无双情

苏心楚袂无双情

苏心楚袂无双情

苏心楚袂无双情

苏心楚袂无双情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苏心楚袂无双情小说、苏心楚袂无双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