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密码》_免费阅读_(时空密码小说全本资源)_无广告

浅笑 科幻末世 2020-02-20 11:04:23 0 0

《时空密码》_免费阅读_(时空密码小说全本资源)_无广告,经典好书小说网今天要给大家带来的是时空密码最新章节,时空密码在线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啦。时空密码精选:颜欢被卷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凶案。死者给他留下的一张蹊跷的照片,让他不得不踏上寻找失踪父亲的冒险征程。然而自从旅途伊始,进入了素有“中国百慕大”的神秘地域时起,他便被卷入了一系列时空错乱的超自然现象之中,并且借此开始渐渐揭开了有关二十年前的一桩旧事,同自己、亲人、朋友,以及整个世界的命运息息相关的秘密!

时空密码小说试读:

“下落不明?那额们面前的这东西又是哪里来的哩?”钱袋儿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又问。

“其实,这件青铜盉并不算是完全失踪了的。老头子的那本资料中还有一段记载,说是在湖北当地有传说称,日军当年入侵武汉,在民间搜刮的财物中,便有这件青铜盉。时值二战尾声,日军便将其转交给了东亚海运株式会社,准备用一艘邮轮运回日本国内。”

“那这东西岂不是应该在日本哩,又咋会出现在这里嘛?难不成是那个死人从日本偷回来的?老东家他也在那?”

“那咱们赶紧买票去日本!天哪,拜托你动动脑子好不好,这青铜盉如果真的在当时就被运回了日本,应该早就已经被当做国宝展出了,还轮得到被我捡回来?你先听我说完行不行。”颜欢用手指的关节狠狠弹在了钱袋儿的脑门儿上:

“这艘日本邮轮,名叫神户丸号,其上装载着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金银珠宝和古玩玉器。可它并没有顺利抵达日本国内,而是于1942年11月,在准备经由长江出海返回日本的途中,沉没在鄱阳湖老爷庙一带的水域。”

“这么说,这件青铜盉,是那个死人从水底下捞出来的哩?”

“鄱阳湖可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这绝不可能是独自一人能实施的打捞工程。”

“哦。”钱袋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话说回来,湖上不应该是风平浪静的嘛,那艘日本船又是咋沉的哩?”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老爷庙水域一直被称为中国的‘百慕大’。相传仅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该水域上能统计出的遇难船只就不下百艘,而失踪人数更是达到了四位数。附近的船老大都知道,那片水域在转眼间便会由一片晴空万里变成狂风巨浪的地狱。只是谁知道这是不是杜撰出来的。”

“这么多船哩,咋可能是假的嘛?”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老爷庙水域最深处40米,而最窄处只有3公里。国内外曾多次派出考察队下水探索,均未能发现任何沉船残骸。如果真如当地人口述言传的那样,千百年来,无数沉没于此的大小船只,总不可能连一艘船的残骸都没有留下吧?”

颜欢的表情变得愈发严肃了起来:“而且这几年鄱阳湖几近完全干涸,连湖底都长上了大片的水草,可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任何人在老爷庙这一带发现一丁点沉船的痕迹,更不要说神户丸上的这些宝物了。眼下之计,我们有必要尽快去实地考察一番,才能弄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实地考察?”

“对,就你和我,去鄱阳湖老爷庙!”

“可少东家,你刚才说的那啥子中国的‘白目’,听着就怪瘆人的。”钱袋儿面露惧色:“就额们两个人一起去,万一碰上了老东家说起过的那些古怪的事情……”

“封建迷信真可怕。中国的‘百慕大’也就是个称号而已,你害怕个什么劲?再说了,老头子以前说的那些故事,八成也是结合坊间野史编造出来吓唬我们的,你该多向我学学,做到对他的这些鬼话只听不信。”

“那,那少东家你打算啥时候出发嘛?”

颜欢用手捏住自己的下巴,思忖了起来:颜胥一辈子都在野外进行考察,见过无数风浪,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即便他这次真的落难,自己是否能够帮上忙都还是未知数。

况且,既然早上的命案是因为那张蹊跷的照片而起,那么杀人凶手很有可能会再次回到博雅轩来。再加上自己已经成了警方的怀疑对象,这时颜欢想要尽快离开H市避避风声的念头,似乎比寻找父亲的下落来得还要更加强烈一些。

不仅如此,如果这件青铜盉真的是来自鄱阳湖底的话,就算此行不能够顺利查出颜胥的下落,自己至少也能从沉船中捞点值钱的物件儿带回来,小赚上一笔,稍微缓解一下铺子里财务日益吃紧的现状。

这样一想,颜欢便果断地做出了决定:“警察迟早会查到铺子里来,我们还不如趁现在先出去避一避。赶紧收拾好行李,买好车票,搭最近的一班火车出发。”

经过一番折腾,火辣辣的太阳已经在不经意间西沉了下去,空气中的燥热难耐也消退了几分。颜欢拖着钱袋儿进了后堂,翻箱倒柜地胡乱取了一些父亲留下的工具:一枚可充式LED手电、一枚GPS定位器、一柄多功能军刀和几只冷焰火,塞入了双肩背包中。

“少东家,你不带这些铲儿、刷儿啥的吗?咋连换洗衣服都没带哩?”钱袋儿看着颜欢手中轻便的背包,无法理解地问道。

“哦对哦,那我还得备好一大包方便面,再带上拖鞋,洗发水沐浴露,最好再去外面买一副扑克牌,省得路上无聊。”

“这个提议不错,额最爱打牌哩。”

“不错个屁啊,那个地方可是个湖,你打算生根发芽长在水里不成?更别提带那么多没用的刷子铲子尺子什么的,根本派不上用场,就这几样足够了。倒是有个高科技的东西,必须得带上。”

颜欢说着,从锁着的柜台下取出了一枚二十多公分长短,左右各有一根对称长把,酷似自行车龙头的黑色东西。

“钱袋儿你去后院的井里给我打桶水来。这东西放了太久,还不知道好不好用了,我得先试试。”

“这是个啥东西?”钱袋儿不知道颜欢竟会在柜台中藏了这么个东西,不禁好奇地问道。

“这东西叫做‘鳃式水下呼吸器’,是前些年一个朋友送的,据说是个棒子货,但一直都没派上用场。”

“那这玩意儿到底有啥用嘛?”

“我也不太确定,只知道是个高级货,据说里面有硅薄膜制成的人工鳃,就像鱼鳃一样,可以直接从水里将氧气过滤出来。带上它,人就可以不用带氧气瓶,直接潜到百米以内的水底,并且像在地面上一样能够正常呼吸。老爷庙附近的最大水深也只有40米,正好能派上用场,就怕棒子货不靠谱。别多问了,快去帮我弄盆水来。”

“咋会有人能造得出这种东西哩?少东家你可别唬额。”钱袋儿听得目瞪口呆。他口中虽说不信,却仍去天井里端了满满一盆水回来,想要亲眼看看这呼吸器究竟有多神奇。颜欢将呼吸器咬在了口中,将整个脑袋都浸到了水下。呼吸器似乎开始正常工作起来,冒出了一串串气泡。可谁料刚过了不到半分钟,颜欢就不得不把头从水中抬出,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哎呀少东家,你瞧瞧你,脸都憋得红哩。”钱袋儿拍着他的后背道:“不过你说的可对着哩,棒子货真不靠谱。”

“啥呀,这东西八成是没电了。”颜欢将呼吸器后盖打开,抠出了一块乌黑的方形物。

“在水下咋能用电嘛。万一短路,岂不是要活活地把人给憋死哩?”

“这块电池是特殊的防水电池。当初送我这东西的那个家伙,似乎也没有给我专用的充电器啊……”颜欢似自言自语一般地将电池放在手里摩挲着。

“那还不简单嘛。少东家你现在奏打个电话,问问你那个朋友还能用啥方法充电不奏成哩嘛!”

颜欢却忽然犹豫了起来,将手中的电池朝柜台上一扔:“算了,就算能充上电这东西也不一定能用了,我们去租个水肺就得了。”

“少东家,你的态度咋说变奏变嘛。打个电话问问,总比额们去当地租水肺方便吧?水肺体积大又引人注意--”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

“这件事情关系到老东家的安危,额咋奏不能多问问哩?”钱袋儿像是想起了什么:“等一下,送水肺给你的人,该不会是杭州的那个吴老板吧?这下可好哩,你们两家是世交,老东家失踪,正好可以请他来帮忙嘛!”

颜欢的头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现在打给吴哥,难免会另生枝节。”

“会另生啥枝节嘛?”

“你适可而止啊,不该问的事情就别瞎打听。前段时间我跟吴哥之间闹出了些误会,现在他估计还在生我的气呢?”

“少东家你可真逗哩,吴老板和你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以前要好得恨不得同穿一条裤子,有啥误会不能说清楚的嘛?而且多一个人帮忙,找到老东家的希望奏会更大嘛!”钱袋儿不依不饶地劝道。

“咸吃萝卜淡操心!我和吴哥的误会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颜欢却仍是使劲摇着头。可他话还没说完,一部手机却已经贴到了自己的耳朵上。

不用想颜欢也能猜得到,那是钱袋儿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那个杭州吴老板的电话。

手机听筒中传来了“嘟--嘟--”的呼叫音。就在颜欢还在一边闪躲,一边让钱袋儿挂断通话的当口,对面一个略带醉意的声音已经将电话接了起来:

“欢子,爷他娘的可终于等到你露面了。你小子是在跟爷玩失踪吗?一年多了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是不是打算就一直这么躲下去了?”

老吴的嗓门很大,颜欢连忙将耳朵躲得远了些。他瞧见一旁的钱袋儿脸上摆出的那副单纯而执拗的表情,没好气地狠狠瞪了小伙计一眼。

电话那边隐约传来了阵阵女人娇羞的劝酒声,这让颜欢头皮一阵发麻--他了解老吴的活动规律,此时他肯定正在外面花天酒地。一天24个小时中,现在可能是最不适合跟他说正事的时候。然而电话已经接通了,颜欢也只得尴尬地笑着回应道:

“嘿嘿,吴哥,的确是我没错。你最近过得如何?”

“别跟爷在这儿绕弯子了,有屁快点放。你小子一向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大晚上的,主动抽风来电话骚扰我,最好是为了玉蝉的事,要不爷吃好饭就从杭州直接杀去你家铺子里,一脚把你给踹死了算逑。”

“吴哥你先消消气,那只玉蝉的事情--”

“尼玛,现在知道让爷消消气了?”电话那头的老吴打断了颜欢的辩解:“你小子摔碎的那只西汉白玉蝉是我爹留下的唯一遗物!平日里爷连擦拭一下都要小心再三,你怎么就会给摔得那么粉粉碎,连拼都拼不起来了?!摔碎了玉蝉也就罢了,你个欠操的玩意儿居然还一直躲着我,想要畏罪潜逃是不是?”

“吴哥,那只玉蝉真不是我摔碎的,是你家那只四蹄踏雪的老猫干的。”

“啊呸,别指望爷会信你的鬼话。当时爷就不该耳根子软,同意把它交给你把玩的。那玉蝉足有一颗鸽子蛋般大小,一只手足以牢牢握住,要是你当真十分小心,就算那只老猫直接扑到手上来,也是绝对不可能脱手的。爷忙着做生意,都没顾得上这茬,没想到你小子竟会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连个道歉都没有。今天既然你主动打电话找上门来,咱哥俩就非得好好说道说道。否则这多年的兄弟还做个蛋,一刀两断反倒干脆……”

颜欢知道老吴说话就是这样口无遮拦脏话连篇,只得任由他狠狠发了一通脾气,之后才继续苦笑着道:“吴哥,我以我的人格担保,那枚玉蝉我一定会赔给你,这样还不成吗?”

“赔偿?你他娘的歇歇吧,那玉蝉是用上等和阗羊脂玉雕琢而成的皇室上品,玉色白腻,玉质细润,水头更属上乘,做工也比中山靖王墓中出土的玉蝉精致不止十数倍。往少了说,在市面上随便卖卖都至少能出到一百万以上的价格。难道你想把你家那间铺子拿来给爷做抵押?爷可告诉你,那铺子可是在颜叔名下的,压根就没你半根毛的关系。估计你小子这时手头连几千块都拿不出来吧?”

“现在店里的确没有多少现金,不过--”

“妈蛋,不过个屁啊?一分钱没有还信誓旦旦地跟爷说什么赔偿?”

“其实--是我偶然间得知了一个地方,有把握能寻到一批珍贵文物。要去那里的话,需要吴哥你助我一臂之力,到时候除了赔偿,找到的东西我们俩三七开,你七我三,这样总可以吧?”

说到这里,颜欢反而将心一横,索性在电话这头把话给说开了:且不管到底能不能在鄱阳湖下找到“神户丸”号和其中的文物,他打算先利用这个做借口把老吴哄去再说。多一个人,也就多了一分助力。而且,如果此行只有颜欢自己和钱袋儿两人,他心里也的确还是有些发毛的。

可谁料电话那头的老吴一听颜欢的说辞,却立刻把话头给掐断了。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时空密码】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