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后纪:战天斗地》_免费阅读_(西游后纪:战天斗地小说全本资源)_无广告

栀璃鸢年 玄幻奇幻 2020-02-23 10:59:03 0 0

《西游后纪:战天斗地》_免费阅读_(西游后纪:战天斗地小说全本资源)_无广告,经典好书小说网今天要给大家带来的是西游后纪:战天斗地最新章节,西游后纪:战天斗地在线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啦。西游后纪:战天斗地精选:天地如囚笼,众生蝼蚁活,仙佛神台座,生灵轮回苦,圣人若不死,大盗永不止;西游后五百年,一个放逐的灵魂,一具卑微的身躯,誓要颠覆六道,逆天伐圣,战天斗地。

西游后纪:战天斗地小说试读:

崂山派众人中,一个年长的长老听到魔影的话,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由得浑身一软,瘫软在地,嘶声竭力的吼道,“血魔,这是血魔一族,怎么可能被封印在这里,大家快逃啊?”

那长老的声音惊动了刚逃出生天的血魔,血魔无视头顶劫云,双眼一扫崂山派上下,不屑的说道,“原来是一群伪道蝼蚁,敢在我头上开山立派,死。”

血魔咆哮中,身体瞬间分化出一道道血色虚影,扑向崂山派上下,但凡被血影扑中,立刻浑身精血被抽干,化作一具干尸,吓的所有人亡命奔逃。

“孽障休得行凶,我崂山派可不是泥捏的。”崂山派一位长老被血影欺近,怒喝连连,催使掌心雷劈向血影。

可让他意外的是,血影竟然丝毫不受掌心雷的影响,那长老惊骇之下,立刻催动护身法衣,可法衣被血影只是一冲,就崩碎开来。

那长老被血影钻入体内,不过片刻就支撑不住,身死当场,吸干了他浑身精血的血影威力暴涨,再次扑向另外一人。

其他人见状更是吓的魂飞魄散,四散遁逃,可他们的速度,如何能有血影快。

不过十多分钟,除了以最快速度避入崂山派祖殿的杜掌门等数人之外,崂山山脉方圆百里之内,包括尸道人等少数炼神还虚的宗主,尽数被血影扑杀。

“掌门,快沟通天界祖师,请祖师下界除魔。”祖殿中,幸存的长老惊恐大叫,彻底被吓破了胆。

从来都只有他们崂山派斩妖除魔的,哪想到只是片刻间,崂山派上下就要死绝了。

杜掌门早有此意,立刻激发掌门符印,沟通祖殿香案,欲直达天听,请天界祖师下界,可就在他刚激发掌门符印,一只血手从天而降,将祖殿的守护阵法直接崩碎,生生抹平了祖殿。

崂山山脉就此寂静,半空中,收回分化出去的血影的血魔,张口一吸,酝酿的差不多的劫云尽数被他吸入口中,继而,魔影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原本深渊所在的位置,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小家伙,你助我脱困,那将废的造化血莲,就看你有没有命去享受了。”

继而,血魔身形化虚,片刻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血腥。

天界,天师殿,崂山派的数位祖师同时心血来潮,其中一位身穿青绶阳罡道袍的天师骇然看向象征香火延续的香炉,只见香炉中香火尽灭,不由得怒极攻心,喷出一口鲜血。

“是谁胆敢灭我崂山道派,我青阳势不与你干休。”片刻间,天师殿数位天师齐出,直奔南天门而去。

崂山地底深处,秦宣被打落深渊,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落入一方被血色光幕包裹的血池之中,血池内血水弥漫,更有一朵血莲绽放,散发着莫名气息。

只是刚落入血池,血池中的血水就渗入秦宣身体之中,挡都无法阻挡,秦宣体内的僵尸本源被引动,双眼陡然通红,意念竟然再次被冲击。

“这是什么地方?”秦宣心中惊骇,连忙盘膝而坐,以五心朝天之势,竭力运转《五行炼尸法》。

被符痕光茧包裹的五行暗符随着功法运转了起来,一道道血色的能量,随之被炼入五行暗符光茧,光茧上符痕遇到血水竟然逐渐消融,以更快的速度被五行暗符吸收,光茧顿时化作血茧,散发邪恶的气息。

与此同时,秦宣的僵尸之身吸收了血池血气,本是干枯的身体得到滋养,连同尸丹一起随着五行暗符形成血茧发生蜕变,可很快身体竟然承受不住,如气球般开始胀大。

意识中,狂暴邪恶的血池血气和僵尸本能反噬同时冲击,让秦宣犹如置身于炼狱之中,秦宣咬牙坚持,竭力炼化,却赶不上涌入的血气,就在他的身躯暴涨,像是气球般要爆炸开来之际,秦宣痛苦的睁开眼睛,顿时看到了那朵血莲。

没有任何犹豫,秦宣伸手抓过血莲,一口吞下,身体血气更是狂暴无比,一道邪恶无比的意念,以更凶猛的姿态冲击秦宣心神。

血魔消失数个时辰之后,崂山山脉上空,有仙光降世,片刻之间,一道人影自天而降,正是崂山派数百年前羽化登仙的玄玉祖师。

崂山派被灭,惊动了在天界的祖师,天师殿数位天师齐出,但在南天门被守门天王挡住,一番交涉后,唯有最年轻的玄玉天师被允许下界。

玄玉天师降临崂山,目睹崂山山脉中殿宇崩塌,到处都是崂山弟子的干尸,不由得眼角崩裂,再好的脾性再好的休养,也是怒发冲冠。

“何方贼子,敢如此血洗我崂山派。”玄玉天师口含一口怒血,含恨而发,声音震荡四方。

“师祖啊,你可得为我崂山上下报仇雪恨啊。”

就玄玉天师声音震荡四周之际,数百里之外,数十道人影飞行而来,却是崂山派应天界祖师命令出山斩杀地府逃窜恶鬼的那些弟子,这些人并没有离崂山地界太远,听到噩耗赶了回来,在他们身后,还有崂山附近的几个道场的人,前来查看。

玄玉天师伸手一探,崂山派所有剩下的数十弟子尽数出现在眼前,不由得悲从心来,崂山派立派数千年,什么时候如此调零过。

“你等是几代弟子,长者为谁?”玄玉天师强忍心中怒意,询问道。

众多弟子中一个三十岁上下的道人出列,道,“回祖师,我等都是第七十八代弟子,我是本代大师兄紫竹,请祖师为我等做主。”

玄玉天师点点头,“你们谁最后离开宗门,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崂山山脉百里内没有一个活口,且所有人死的极其凄惨,玄玉天师恨不得立刻找到凶手,杀之泄愤。

“回师祖,弟子等人是今日早晨出山的,昨夜,赶尸宗三代弟子尽数被杀,炼尸窟被毁,里面所有僵尸所向无踪,弟子等人奉掌门之命出山追查僵尸下落,不想。”众多弟子中,一个女道越众而出,惶恐的说道。

这女道正是那庄小蝶,此时的她惊恐无比,没想到自己竟然因此躲过了杀劫。

“赶尸宗之事,为何没人上报?”玄玉天师恼怒的瞪了众人一眼,庄小蝶等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应对。

“罢了,这不是你们的错,你们暂且稍安勿躁,看我亲自探查一番。”玄玉天师挥挥手,招出一枚仙器法境,法境上印刻阴阳八卦,探照八方。

随着法境灵光探照,玄玉天师的脸色更是阴沉无比,崂山山脉内,所有身死的人,竟然连魂魄都消失无踪,甚至,连此地山神土地都已经身陨消散。

“可恶。”玄玉天师恼怒之极,一口心头尖血喷在法境之上,法境灵光顿时变成血红色,探照天上地下。

不过片刻之后,玄玉天师轻咦一声,却是发现了一方崩塌的山头之下,隐隐有红光溢出,顿时双眼怒睁。

“好贼子,祸害我崂山派之后,竟然还敢潜伏在侧。”

玄玉天师怒斥间,身形一闪,已经站在那倒塌的山头,赫然正是深渊上方,血魔出世之所,玄玉天师手中法境倒转,血光之下,打开一条通道直透千丈,穿透地底映照在血池上方,玄玉天师定睛一看,顿时看到几近干枯的血池中有一枚人形血茧,透着邪恶无比的气息。

“孽畜当诛,天师符箓,诛妖灭邪。”

玄玉天师感受到那血茧中似有魔胎孕育,不由得怒吼一声,抬手打出一枚仙级玉符,玉符绽放仙光,所过之处,邪魅之气消散,直直的落在血茧之上。

血茧中,秦宣浑身被血气包裹,暴涨欲爆的血气已经消散,在他的脑海中,一朵血莲取代了本命魂符的位置,血莲正中,秦宣的魂魄盘膝而坐,摄取着血莲精华。

之前,秦宣吞食血莲后,意念将要被血莲邪气、连同僵尸本能反噬、血池血气摧毁的瞬间,本命魂符中一直没有动静的、演化自判官笔笔毫所蕴含的一丝轮回法则的六彩轮回霞光,突然间护住秦宣将要崩溃的意念。

随即,六彩霞光脱离本命魂符,连同源自秦宣历经轮回所留下的轮回痕迹尽数散入血莲之中,血莲由此变成一朵六瓣的轮回血莲,莲瓣有众生轮回之象浮现。

而本命魂符在轮回霞光尽失后溃散,其中的僵尸本源在吸收血池中的海量血气后融入血莲之中消失不见,而吸收了深渊上的符痕的五行暗符血茧却化五枚莲子,仍然被轮回血莲孕育之中。

一朵造化血莲,将秦宣的本命魂符变相吸收后形成了一座轮回血莲,同时滋养魂魄和尸身,秦宣早已经看的目瞪口呆,没等他弄清楚这血莲的作用,一道仙光洞穿血茧,照在他的身体上。

秦宣的尸身,早已经在血池中发生了蜕变。

尸身受到血池血气滋养,一如常人般恢复了活性,僵尸本源更被血池血水同化后化作血液流转全身,脏腑也恢复功能,俨然成了一尊变异的血尸。变异的血尸,仍然是僵尸之身,突然被仙光烙印,发出滋滋的声音,冒出道道白烟,竟然让秦宣感到钻心般的刺痛。

秦宣被刺痛惊醒,睁开眼睛,双眼竟然浮现轮回漩涡,继而恢复清明,待看到那从血茧上投下的仙光,秦宣冷哼一声,伸手一抹,血茧骤然崩碎,玄玉天师的天师符箓飘落,被秦宣抓在手中。

“崂山派的天师符箓?”秦宣如何认不出这和青阳天师一脉相传的符箓,任由符箓中的仙光灼烧右手而不知觉,冷冷的抬头。

地面上,玄玉天师相隔千丈地底,对上了秦宣冰冷的眸光,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这是怎样一双冷漠的眼眸,竟然让他身为天仙都为之胆寒。

但随即,玄玉天师被激怒了,双手一点,握在秦宣手中的天师符箓仙光绽放,秦宣的手掌和肌肤迅速焦化。

秦宣不慌不忙,脑海轮回血莲中五枚莲子颤动了下,右手五指各自出现一道晦涩的五行暗符虚影,以逆五行之法将那天师符箓封住。

被青阳天师的恶毒符咒折磨无数个轮回,秦宣对崂山派一脉的符箓早有所了解,在将天师符箓封住后,秦宣做了个让玄玉天师惊诧的动作。

只见他将五行暗符包裹的天师符箓塞入口中,一口咽下,继而逆练天师符箓,体内顿时有仙光腾起,一道道污秽之气像是蒸汽般溢出。

“好胆。”

玄玉天师见秦宣竟然敢吞食自己的天师符箓以净化体内杂秽之气,不由得怒极反笑,手指一点,一柄古朴的宝剑自他背后出鞘,没入地下斩向秦宣。

秦宣抬头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没等那古剑斩到,身形横移出了血池,立刻遁地而走。

面对天仙级别的玄玉天师,秦宣自知没有任何的胜算,何况,他正以天师符箓的仙光净化体内积攒过多的血池污秽血气,在完全消化天师符箓所含的仙光之前,实在不宜动手,但不动手,并不代表秦宣没有任何算计。

玄玉天师的仙剑失去目标,泄愤般斩在血池上,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方血池乃是上古血魔封印千万年所留,非同寻常,虽然血池中的血水已经干涸,孕育在其中的造化血莲也被秦宣转化,可血池底部却沉淀了无数浑浊污秽之气。

仙剑斩在血池上,血池应声而断,却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无数污秽血气腾空而起,纠缠在那仙剑上,让仙剑都为之腐蚀。

玄玉天师与仙剑气机交感,瞬间感应到仙剑受损,惊骇之下连忙召回仙剑,却不想仙剑飞起的同时,地底深渊积攒了无数年的污秽血气被仙剑引出地面,朝着玄玉天师席卷而去。

“这是什么东西?”玄玉天师如何也想不到,崂山山脉下,竟然还有如此邪恶的东西,一个不察,被地下冲起的污秽血气包裹。

玄玉天师立刻催动身上的天师法衣,可随即,他就惊骇无比的发现,自己仙器级别的天师法衣,竟然被那血气腐蚀,连同身上的仙气都被腐蚀。

“不。”玄玉天师惊恐的御使各种法术,却始终无法摆脱那从地下冲起的污秽血气,不过数十息之间,就在天空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化作一团血污。

不远处,崂山派剩下的数十个弟子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顿觉浑身冰冷,已然是天仙的祖师,竟然就这么的死了。

“不好,地底有血污之气冲出,快走。”

就在众人茫然中,一个弟子指着被玄玉天师法境打出的那个地洞,惊恐无比的说道。

其他人连忙看去,只见无数血污之气腾空而出,弥漫开来,山中的树木山石等,沾染到这些血气,立刻发出滋滋的响声,被腐蚀的一干二净。

数十个崂山弟子哪里还敢停留,连忙飞身遁逃,硬生生的被血雾驱赶出了崂山山脉,不过小半天的时间,整片崂山山脉,尽数化作血茫茫一片,好好的一片道家仙地,竟然就此沦为污秽邪地。

仅存的这数十崂山弟子不由得悲从心来,各个失魂落魄,却没有发现,崂山山脉中,血雾之下,那些来不及掩埋的尸体在污秽血气的侵蚀下,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化作一具具邪祟僵尸。

天界天师殿,刚从南天门被挡了回来的青阳天师等人还没从打击中缓过一口气来,突然一位道童惊慌失色的闯了进来,惊恐大叫,“师尊,不好了,玄玉师叔的仙玉命牌突然崩碎,怕是。”

什么?

青阳天师等豁然起身,立刻冲向天师殿存放在籍仙人仙玉命牌的偏殿,当看到那破碎的仙玉再无玄玉天师的气息,一个个眼前发黑。

当真是漏屋偏逢连夜雨,破船遇上打头浪。

“我要面见葛天师,此仇不报,誓不为人。”青阳天师青筋爆裂,直奔天师殿殿主、天界四大天师之一的葛天师的洞府而去。

崂山地下,秦宣也被血池爆发的污秽血气席卷,不过他早有防备,这连玄玉天师都被腐蚀致死的血气,对他来说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碍,但秦宣也不敢吸收这些积攒千万年的污秽之气,正要从地下离开崂山地界,突然发现一道幽光浮现,在污秽血气之中异常显眼。

秦宣转身,顿时看到原本深渊所在,一枚古老的道符在血气中浮沉,抵御着血气的侵蚀,秦宣略微一想,就知道这道符必然是镇压那血魔于深渊的东西了,这道符在无数年来镇压血魔的同时,也必然被血魔削弱,以至于此时幽光暗淡,像是要熄灭一般。

能镇压血魔的东西,秦宣自然不会放过,当即催动轮回血莲护住己身,再以玄玉天师的天师符箓散发的仙光开路,反身冲入污秽血气之中,当天师符箓耗尽仙光,秦宣终于摘取道符,迅速遁走。

半个小时后,秦宣脱离了被污秽血气侵染占据的崂山山脉地下,出现在一个山洞之中,此时的他惨不忍睹,周身都被腐蚀的斑斑点点,秦宣不敢怠慢,盘膝而坐,运转五行炼尸法,侵染入体的污秽血气顿时被炼化,纳入五枚五行暗符所化的莲子之中。

换了一身道袍,秦宣这才拿出那枚道符,道符的幽光已经消失,纹络极其古老,但和那深渊曾经浮现的符痕同出一脉。

秦宣将道符托在手心,默念那篇收取深渊符痕的晦涩功法,尝试沟通这枚道符,慢慢的,道符有了反应,泛起一丝丝幽光没入秦宣意识之中,那篇晦涩难懂的功法在幽光中显露出真意,被秦宣感知,秦宣当即精神一振,全身心参悟这篇得自古迹的功法。

一天之后,秦宣睁开眼睛,面露震撼之色。

手中的道符已经消散,化作一枚幽暗符种悬浮于秦宣魂魄头顶,符种周身符痕密布,赫然正是那篇功法显化在其中。

“圣前道符?传说鸿蒙初开,洪荒初立的荒古时代,鸿钧道祖成道之前,曾有魔祖与其争夺天道,更有混沌魔神出世,妄图颠覆洪荒,重演混沌,遂有龙汉初劫,这血魔,莫非是道祖成道之前被封印于此,若是如此,我将他放出,可算是捅了天道的大篓子了。”

秦宣心中难以平静,那枚道符已经是强弓之末,才被秦宣炼化,却不想其中蕴含荒古气息,未被当今圣人圣道沾染驯化,而那篇功法,同样是圣前功法,名为《幽暗魔体》,疑似来自留下道符镇封血魔的那位存在。

秦宣轮回千百世,足迹遍布五道,知晓无数秘辛,却也难以获释如此古老、疑似和道祖同代的人物。

心中埋下疑惑,秦宣开始参悟这篇来之不易的圣前功法,在那符种的幽光下,秦宣很快进入了状态,荒古之前蕴含大道气机的炼体妙术呈现眼前。

数日之后,秦宣从参悟中醒来,顿时惊叹无比。

“道祖成圣后,传三千大道,但炼体之术首推道门九转玄功,据说脱胎于盘古大神的炼体之术,其代表为三界战神杨戬;其次是佛门的八九玄功,脱胎于九转玄功和巫族炼体之法,据传被封为斗战圣佛的孙悟空练的就是这法门,除此之外,三界别无出名的炼体之术。”

秦宣心神激动,因为他发现,这《幽暗魔体》之神妙,似乎并不弱于那两种赫赫有名的炼体功法,更重要的是,他是僵尸之身,正合幽暗魔体的修炼条件。

没有任何犹豫的,秦宣运转《幽暗魔体》,盘旋于轮回血莲之上的符种顿时放出道道幽光,化生符痕没入秦宣体内。

随着符痕入体,秦宣体内的僵尸本源和血池血气融合后的血液被符痕引动,以玄妙的方式淬炼尸身。

一个周天后,秦宣的身体排出大量黑色的液汁,这是他身体中的废物杂质。

两个周天后,秦宣的尸身从血尸退化成银甲尸。

三个周天后,尸丹消散,银甲尸退化为铜甲尸。

第四个周天,符种幽光抽离轮回血莲中蕴含的僵尸本源,连同五行暗符化生的五枚莲子融入身躯,继续淬炼。

当九个周天后,《幽暗魔体》第一层修成,一滴幽暗液滴自心脏凝聚而出,秦宣的身体还本溯源,成了最低级的阴尸,却奠定了浑厚的道基。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西游后纪:战天斗地】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