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雄 》&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霓裳梦颜 都市异能 2019-08-24 22:24:54 0 0

《一世之雄 》&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是一本已完结的都市异能小说,一世之雄 小说全文一共1,558,891个字。一世之雄 小说讲述了:五年前,亲眼看着妹妹被害,我无能为力!五年后,我逆袭归来...

一世之雄 小说试读:

冯浩,这个名字,曾经伴随了我十年,但如今,它对我来说却是那么陌生飘渺,自从离开冯雪家以后,我始终一个人在外飘荡,再没人叫过我的名字了,现在乍然间听到,我整个人立马像触电一般,心跳如擂鼓,我甚至有点手足无措,慌张害怕,我慢慢转过头,循着声音小心翼翼地看了过去。

阳光下,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少年映入了我的眼帘,他的皮肤白,衬着白衣服,显得干净清爽,我看清他的脸,马上就认出了他,他是我初中三年的同班同学,叫李宇豪,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初中时候,他追过冯雪,但被冯雪拒绝了,到了高中,我们三人依旧在同一个学校,不过我和冯雪上了重点班,李宇豪进了普通班。

我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地方这种情况下遇到老熟人,刚才随地乱丢加多宝瓶子的就是他,只是我那会儿眼睛里只有瓶子,压根没注意人,现在被他先认出了我,我一下就处于了被动,惊讶又慌乱。

李宇豪的眼睛像扫描仪一样,上下扫了一遍我,随即,他夸张地咧开嘴,大声道:“真是你啊,冯浩,我还有点不敢相信呢!”

说这话的时候,李宇豪眼睛都放光了,神情里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但显然,他不是因为和我重逢而高兴,而是看我一个人可怜兮兮捡破烂而忍不住幸灾乐祸。

李宇豪话音刚落,又一个声音跟着响了起来:“还真是冯浩呀,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

伴随这声音而来的,是一个穿着时尚靓丽的女生,她撑着太阳伞从李宇豪的后面走上了前,她的眼睛也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直直盯着我。

我一看到她,心更慌了,她也是我初中的同班同学,叫张梓涵,我对她印象很深刻,因为她是班里的大名人,她长得非常漂亮,当时和冯雪在我们班并列为班花,不过她和冯雪是属于完全不同的类型,冯雪是清丽甜美的美少女,而她则是妖娆妩媚的妖精。那会儿她似乎对我有点意思,没想到现在跟李宇豪搞在一起了!

我不敢再多看他们了,连忙回过头,匆匆往前走,如果可以,我真希望立刻消失在他们的面前,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这种样子,不想被他们嘲笑讽刺。

然而,事实总与愿违,我才走了没几步,李宇豪就飞快追了过来,他拦在我前面,对我笑嘻嘻道:“别急着走啊,老同学见面,聊聊呗!”

李宇豪说完,张梓涵也走了过来,对我嗤笑道:“是啊,听说你离家出走了,但你怎么会在这里捡垃圾啊?”

这两人就像是奸夫淫妇一样,在这里一唱一和,他们对我的处境没有半分同情,有的只是落井下石的玩味和嘲讽,似乎,我越惨越丢人,他们就越高兴,他们拦住我,就为了多看看我出丑的样子。

我很羞愧很难受,我不敢承认自己,连忙低下头,轻声道:“对不起,你们认错人了!”

说着,我绕过他们就想继续离开,但李宇豪却不打算这么放过我,他甚至拽住了我的胳膊,亢奋道:“哈哈,你这声音就更像了,冯浩,别不好意思承认嘛,捡垃圾也不是啥丢人的事,起码是自力更生,我很敬佩,你吃了饭没?要不我请你吃一碗馄饨吧,你应该很久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吧,哈哈!”

李宇豪的每个字都很刺耳,他话里全部是玩弄和调戏,我听的心里直发颤。以前读书的时候,我压根瞧不上李宇豪,我骨子里还是有自己的优越感的,李宇豪那会儿最讨厌的就是我的傲然,尤其是他知道,冯雪和我这个收养的哥哥关系特亲密,就更看我不顺眼了。所以,现在见到我落魄了,他简直兴奋的要命,看他这架势,他这是打算没完没了的羞辱我了。

我在这多待一秒钟都是煎熬,我不想一直被他们嘲弄,于是,我直接冷下声道:“我说了,我不是冯浩!”

说罢,我甩开了李宇豪,快步离开。

这一次,李宇豪没再拦我,他只是玩味地勾了勾唇,对旁边的张梓涵说道:“记得你在初中因为冯浩读书成绩好,跟他示爱,却还被拒绝了,看吧,读书好有什么用,还不是只能捡垃圾。幸亏你没跟他好,不然你也要捡垃圾了,哪有机会跟我到处旅游呀?”

张梓涵听了这话,也不乐意了,她嘟起红唇,反驳道:“还说我呢,你当初不是也追冯雪来着吗?冯雪现在可是瘸子呢,你要没跟我好,下半辈子就要照顾一个残疾人了!”

听到他们的话,我的心更像是被钝器狠狠敲碎了,我的背也僵了起来,但我的脚步却没停下来,我越走越快,越走越远,直到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只是,无论我走的多远,这两个人带给我的打击,始终如阴影一样,紧紧缠绕着我,我感觉自己像是被勒住了喉咙,呼吸不畅,难受至极。

这段时间,我的心本已经渐渐趋于麻木了,我刻意压制了沉痛,也不去想未来怎么样,即使我活的毫无尊严毫无乐趣,可我也还是活下来了。但今天,遇到了李宇豪和张梓涵,我包裹自己的外壳,一下就被他们给掀了,我的伤痛,我的过去,我的自尊,全赤\/裸裸的暴露了出来,我不得不去重新直面这屈辱不堪的现实。

现实是那么残忍,冯雪和我,都沦为了别人的笑柄,我们曾经有多优秀,如今就有多惨淡。当初在学校,冯雪是多少人心中的完美女神,而我,也被无数女生青睐,我的长相不错,读书成绩更是顶尖,女生都觉得我又帅又聪明,对我趋之若鹜。那时候,我和冯雪都是佼佼者,我们每天在一起,生活真的是顺遂又快\/乐。可是,因为我的懦弱,因为我的没用,冯雪堕入了深渊,我更是陷入今天这种境地。

越想,我越是痛苦窒息,我再一次被现实击垮,心痛欲裂。我以最快的速度,狼狈的回到了工地上的烂尾楼里,回到了我那个透风又漏雨的窝。

接下来一连两天,我都没再出去,我把自己完全封闭了起来,我不敢再面对任何人,我更怕再遇到熟人,不论是谁,看到我从一个优秀的尖子生,变成一个捡破烂的废物,都会忍不住嘲笑一番吧,李宇豪和张梓涵回到学校以后,肯定会把我的情况当笑话讲的,到时候会不会整个学校都传开?甚至,连冯雪也会得到消息?

我怕,怕冯雪知道我这么废,我曾经还信誓旦旦,决意要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强大有能力,让冯雪和养父母刮目相看,但最终呢,事实只证明,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我什么都做不了,只配在这里捡垃圾过活,这样的我,有什么颜面面对冯雪,这样的生活,过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突然一瞬,我的脑海里浮出了一个很坚定的想法,我要逃,逃离这个世界,我不要再面对任何一个人了,我不要过一辈子这种丢人现眼的废物生活,我不要再因自己的无能连累别人了!

有了这个想法,我整个人都豁然了,我仿佛找到了方向,找到了最适合我的路,没错,我活在这世上就是一个累赘一个耻辱,我活得太累太不堪了,只有死了,我才能获得解脱,才能放下心中的罪孽和屈辱,才能彻底摆脱一切,只有死了,才是真正的一了百了。

下定决心,我立马就走出了我的破屋,两天没吃东西了,我饿的晕头转向,走路都轻飘飘很无力,不过,我内心的信念却是坚定有力,带着这一股信念,我来到了一家专卖店,用我捡垃圾好不容易存起来的二百多块钱,买了一套新衣服,活着的时候,窝囊暗淡,死的时候,我想要体面一点,这或许是我能为自己留下的最后一丝尊严。

换好衣服后,我便去寻死,只是,怎么个死法,却是个难题,我不想自己的尸体被人发现,我不想冯雪家为我收尸,生前,我就连累冯雪了,死后,我不能再拖累她。

思来想去,最后,我决定,跳海。只有这样,我的尸体才可能随波逐流,才可能会让所有人找不到,我本就是一个多余的人,那么,就让我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吧!

傍晚时分,我来到了郊外的悬崖边,这地方很偏僻,渺无人烟,悬崖高耸,下面就是无边无际的大海。

站在崖边,面向大海,我的心,竟是出奇的平静,远处夕阳散发着血红的光,我的一张脸,映在光色里,透出了一种决然的静谧。我原以为,面对死亡,我会怀有不甘和留恋,更是会恐惧,但没想到,真走到这最后一步来了,我的心情反而没有波动了。这一刻,我终于理解了冯雪跳楼前的那份镇定与平静,原来,死,并不可怕。

渐渐地,夕阳下沉,光色渐暗,我久久地矗立在这,宛如一个雕塑,直到太阳彻底消失在海平面,我才缓缓地闭上了眼,轻轻的呢喃:“小雪,对不起!”

说着,我张开了双臂,向着眼前茫茫的大海,缓缓倒了下去!小雪,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做个有能力的人,好好保护你!

这是我临死前最后的想法,也是我心底深处最后的一点渴望,之后,我便彻底放空了大脑,放任整个身体,向着汹涌浩瀚的大海,倾倒而去!

眼看我就要魂归大海,但,就在我身体向前栽倒的一瞬,有只大手突然扯住了我的后领,把我从悬崖边给拽了回来。

我的身体瞬间在崖上站定,但我的魂却已经飞走了,我以为我会就此去到另一个世界,我以为我就要彻底解脱了,我全身心都做好了死的准备,可谁知道,我竟然没死成,这种感觉,实在称不上好。我仿佛做了一场梦,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另一只脚却还在人间,就像是,灵魂和身体分了开。我缓了好久,才终于回过了神,随即,我慢慢转过视线,看向了这个把我从地狱拽回人间的家伙。

这是一个男人,年纪大约在四十到五十之间,他的相貌很大众,但我看着却有点眼熟,想了想,我才记起,这人就是那天在天桥上假扮乞丐的中年男人,现在的他,穿的西装革履,有模有样,头发也梳理的井井有条,看过去就像是成功人士,哪还有半点可怜乞丐的影子。

我对着他发了半天呆,然后才瘪了瘪嘴,略带不悦道:“怎么是你?”

中年男人听了我的话,立马摆出了一副高人的模样,对我高深莫测道:“对,是我!”

看着他这副样子,我心里的烦躁更甚了,这个人好像特别爱多管闲事,那天我要当乞丐,他把我教训了一顿,现在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自杀,他又给我破坏了。我怔怔盯着他,没好气道:“你为什么要救我,难道我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吗?”

中年男人一脸肃穆,认真地回道:“你有自杀的权利,不过,你为什么要自杀?”

为什么自杀,这个原因岂是一句两句说的清楚的,对我来说,这里面饱含了太多难以言说的苦楚,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更不会和眼前这个陌生人袒露心声,于是,我直接简短地敷衍道:“我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活的太窝囊了,没有意义,所以想死!”

中年男人看着我,严肃道:“你是窝囊废?我不这样认为,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怎么可能是窝囊废!”

听到这,我懵了一瞬,这话似乎有点道理,不过,我依然没有改变决定的想法,我也懒得和中年男人废话太多,直接道:“你不用劝我,我就是不想活了!”

中年男人挑了挑眉,反问我道:“你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

一个问题,又让我凝住了,我觉得中年男人说话很有艺术,轻易就把我给绕进去了,我情不自禁就会去思考他抛出的问题,他说的没错,我连死的勇气都具备,为什么又没有活着的勇气呢?

我沉吟着,心中多少有了些犹疑,片刻后,我又重新看向了中年男人,他的表情始终沉稳严肃,他的语言艺术也很强大,我记得,上次在天桥,他也是三两言语就把我给说服了,让我心甘情愿捡起了垃圾,今天他又跑这来和我说一大堆,他到底想干嘛?

不论如何,这个人,肯定不简单,他救我的目的,也值得推敲,我仔仔细细盯着他,然后沉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要救我?”

中年男人听到我这么问,立马以更加诚恳的态度对我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助你,说实话,我已经观察你好几天了,我觉得你具备了吃苦耐劳的精神,又具备了不怕死的勇气,你已经算是一个可造之材了!”

这一番话,他说的很动听,我听的也有些心动,自从离家出走以来,我处处碰壁,干什么都不成,最后只能沦落到捡垃圾,这也是我失去了信心的主要原因,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但现在,中年男人竟然说我是可造之材,虽然这话的真实度或许不高,却也实实在在给了我一点希望,如果他真能帮我,让我干出一番成就,那么,我还有必要寻死吗?

挣扎了许久,最终,我还是忍不住对他问道:“你怎么帮我?”

中年男人闻言,突然又露出了讳莫如深的神色,对我悠悠道:“我可以带你入行,进入到一个神秘的职业,让你衣食无忧,如果混的好,以后还会大有作为!”

听到这里,我总算有所醒悟,感觉像是有一盆凉水朝我兜头浇了下来,我立马意识到,这中年男人分明就是在糊弄我,他抓准了我想要出人头地的心,故意在这引我入他们的行呢,我就算再没社会经验,也不至于傻到任人摆布,于是,我很干脆地回绝他道:“你难道想要我跟你一样,假扮乞丐骗人?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中年男人尴尬笑了下,然后摆摆手回道:“不不,你误会了,怎么能跟我这样,我这是很低级的活,随便都能找到人干。我要你去的,是一个大组织,只要你混出了名堂,将来前途无量!”

大组织,听起来倒是很有诱惑力,但我很清楚,这肯定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团伙,我小时候被拐卖,对这东西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眼前的中年男人,费尽心思观察我,又好端端地来帮我,他的目的不就是把我忽悠进这所谓的大组织,他这性质,跟传销应该没啥两样,中年男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好心人,他帮我必是有利可图。我根本不可能入他的圈套,我也不拐弯,径直道:“你介绍我过去,应该有好处费吧?”

中年男人听完,不禁审视了我一下,随即,他开诚布公,坦然对我说道:“看来你也是个行家,既然如此,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我虽然是一个江湖骗子,但我却没有骗你,我确实是想要介绍你去大组织,这是国内非常出名的盗窃集团,里面藏龙卧虎,人才辈出。只要你努力,肯一心一意干下去,前途必定不可限量,以后横着走都没问题。既然你不想窝囊的活着,何不去尝试一下?不过我得提前跟你声明,做这种事也是有风险的,搞不好就得进监狱,甚至是死都有可能,但你又不怕死,所以根本不用在乎这些,我看中的就是你这一点!”

说完,中年男人又咧嘴一笑,猥琐的加了句:“当然了,我好处费还是有点的,不能白辛苦,你说是吧!”

显然,中年男人已经把他的目的明明白白讲了出来,他也交出了自己的底细,没再隐瞒什么。

我听完他这些话,目光突然变得无比坚定,我几乎没有任何考虑,直接回道:“好,我去!”

中年男人见我一反常态,忽然间变得这么爽快了,他都有点不敢置信,他睁大眼睛看着我,确认道:“你考虑清楚了?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啊?”

我点点头,郑重其事道:“考虑好了,我去!”

这一刻,我心如磐石,眼神锐利。

中年男人确信之后,立马笑了起来,高兴道:“好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我这就带你去。兄弟,将来你要成功了,可千万别忘了我啊,我叫都昌鑫!”

接着,都昌鑫便将我正式带入了那个充满黑暗无限神秘的盗窃集团,X集团!

-----

五年后,皇城监狱,这是国内顶尖的监狱,里面关押的都是高级罪犯,一般的犯罪分子都没有资格进入这个监狱,而我,就在这里被关押着。但,我又不同于其他犯人,我单独被关押在一个房间,与所有人隔绝。

坐在房间里,我面无表情看向窗外,看着那一片蓝天白云,一连几个小时,我都没有动一下。五年时间,给了我太多的变化,我早已不是当初青涩懵懂的少年,从里到外,我完完全全脱胎换骨,我高了,壮了,成熟了,我的一双眼,更是变得幽邃而沧桑,仿佛看尽了一世的沉浮。

下午时分,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打开了门,走了进来,对我说道:“你可以出狱了!”可以出狱,这对于皇城监狱里的任何犯人来说,都算是天大的喜讯,但我听到这话,却没有起任何波澜,我的脸上依旧毫无表情,我只是平静的站起了身,淡淡道了一句:“好,走吧!”

随即,我和制服警察一起离开了房间!

但是,制服警察没有把我带出监狱,而是把我带到了监狱里的一间办公室内。

来到办公室,我一眼就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人,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他没穿制服,只是穿了一套黑色西装,他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却不怒自威,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权势通天的大人物。不过,他看到我来了,却没有摆架子,相反,他还起身朝我迎了过来,并自我介绍道:“我叫徐援朝,是国安局的!”

说着,他还掏出了证件给我看!

我随意地扫了下他的证件,然后对他点头道:“你好!”

徐援朝看了一眼带我过来的制服警察,制服警察会意,立即出了办公室,并将门关好了。

这时,徐援朝才把我领到了座位上,他坐在我旁边,一脸端正的对我说道:“同志,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我深感抱歉!”

这显然是客套话,我也没跟他打马虎眼,直接道:“你还是说正事吧!”

听到这,徐援朝不禁笑了笑,铿锵道:“好,爽快人,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说实在的,你的所作所为,真是国家骄傲,不瞒你说,根据你所提供的情报资料,警方一举捣毁了整个X集团,瓦解了他们所有的势力,这确是国之大幸事。你知不知道,这个X集团,我们国家各个部门都盯了好久,光是卧底,我们都派出了十几个,但最后全都以失败告终,为这事,我们国安局没少费心,可这个X集团就跟病毒一样,怎么都消灭不了。但现在,因为你提供的情报与线索,警方却将他们一网打尽了,这可算是一个大惊喜。本来以你犯下的罪行,判你个十年八年都不为过,但你这次真的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经过上面的一致决定,判你无罪!”

半个月前,我主动来到警察局,投案自首,交代了我所犯下的所有罪行,并且把X集团的所有秘密都给抖了出来,算是将功补过,那时候,我想过自己可能无罪,但没想过,这日子来的这么快,所以我还是很真诚的说了句:“谢谢!”

徐援朝闻言,立即摆摆手,欣慰道:“不用谢我,该谢的是你自己,及时回头!”

说到这里,徐援朝忽然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他端详着我,认真问道:“不过有件事我却很奇怪,无法理解,你能给我解答一下吗?”

我不动声色,坦然道:“你说!”

徐援朝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然后缓缓道:“经过调查,你十七岁之前,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但在你十七岁那年,你突然加入了X集团,一开始只是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小事,不过,由于你的努力,你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最后你被X集团的领导看中,得到了重点培养,他们还给你取了一个代号,叫幻影!”

话说到这,徐援朝稍稍停顿了一下,喝了口茶,又深深看了我一眼,随即,他才继续道:“短短三年时间,幻影就成为了地下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角色,甚至有人把他称为贼王,盗圣。X集团也是因为幻影的缘故,名声越来越响,一举成为了国内最大的盗窃集团,其势力盘根错节,遍布全国各地,让各地的警方头疼不已。而幻影,在X集团的地位水涨船高,到现在,五年时间,他已经是X集团的二号人物,地位可以说是仅次于X集团的创始人,真真正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样一个人,在地下世界完全可以呼风唤雨,就算是金盆洗手,去国外,也可以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惬意一生。但我很不能理解的是,这样的传奇人物,为什么会来警察局自首,并且配合我们端掉了培养他的X集团!”

全部说完,徐援朝的虎目突然射出了精光,死死的盯着我,生怕错过了一丝我的表情。

我当然知道,我这自首的行为,别人很难理解,毕竟,但凡是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做出这么两败俱伤的事来,这可不只是毁了X集团,就连我自己的荣耀与成就,也是一并给毁了。我放弃一切,捣毁X集团,这其中的原因,或许只有我自己清楚,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眼前的徐援朝。

在徐援朝紧紧盯着我的同时,我也毫不避讳地直视着他,我的嘴唇轻动,吐出了轻飘飘的一句话:“如果我说我想做个好人,你相信吗?”

四目相对,两人很长时间都没有动,整间办公室的空气都仿佛静止了,氛围微妙,最后,还是徐援朝按捺不住,他收回了目光,并含笑道:“我信你,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快放你出来,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也不耽误你了!”

说着,徐援朝站了起来,掏出了一张身份证递给我,并道:“这是你之前提的要求,想要一个合法的身份,身份证我给你办好了,名字也是按你要求改的,叫王星辰,这个身份十分的清白,没任何的污点!”

我提出想要一个新身份,也有点重新开始的意思,幻影这个身份肯定不能再用,冯浩这个身份,也该不存在了,我本就是冯家收养的,后来我又离开了冯家,冯家的户口上不可能再有我了,我必须要有一个新身份,开始新的生活。王星辰,这是我的本名,被拐卖前我就叫这名字,是瞎子奶奶给我取的,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我会带着这名字认祖归宗。

没有犹疑,我接过了身份证,盯着上面的信息怔怔看着,这时,徐援朝又递给我一张银行卡,道:“这是国家给你的奖励,二十万,希望你能用这笔钱,作为起步,做一些合法的生意,别再误入歧途!”

我明白徐援朝说这话的用意,他还是有点担心我干不法勾当,他希望我真正的回头是岸。我接过他递给我的银行卡,郑重点了点头,算是给了他保证。

徐援朝接着又给我一张卡片,说道:“这是我的名片,算是我私人赠送给你的,上面有我的电话,你要有什么困难,随时打我电话,能帮忙的事,我会帮你的,但我可说好了,你千万别再做非法的事,不然我也一样抓你!”

看的出来,徐援朝对我还是蛮看重的,起码他不想我成为敌人,我伸手接过名片,肃然道:“谢谢,后会有期!”

说着,我便转身离开,刚走两步,徐援朝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对了,我还得提醒你,你以后行事一定要小心,不能暴露你幻影的身份,你要知道,你举报X集团这事属于绝密的,外头还没人知道,你千万不要暴露自己,我想,你也不愿让别人知道你是X集团的叛徒,就算X集团覆灭了,但它还有余党以及一些相关势力,你务必要小心!”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地下势力错综复杂,X集团虽然倒闭了,但跟X集团相关的很多势力还在,我出卖了X集团,影响了很多人的利益,所以,倘若被外人知道我是叛徒,那么,不只是X集团的余孽会找我,其他的很多地下人士恐怕也不会放过我,我自然不会傻到去暴露自己的身份,我也不担心别人会认出我,因为外人所知道的,只是我幻影的代号,至于我的相貌,见过的人不多,那些知道我是幻影且熟悉我的人,都已经被警察给逮住了,我没什么后顾之忧,再者,就算我这身份不小心被人揭露了,他们也没法证明我就是叛徒。

一切,我心中都有数,因此,听到徐援朝的善意提醒,我头也没回,继续往前走着,边走边铿锵道:“我知道!”

出了办公室,我径直往监狱外走,我的步子,坚定而有力,当踏出皇城监狱大门的一刹那,我深深呼吸了一下这广袤天地的新鲜空气,然后悠悠地看向远方,讳莫如深道:“小雪,这是哥哥为你做的第一件事!”到了这一刻,我才真真正正感受到了放飞的自由,从身到心的自由。五年来,虽然我混的风生水起,我达到了我当初制定的目标,甚至超越了这个目标,但是,在X集团的每一天,我都跟坐牢一样,身不由己,心有枷锁,这样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即使我拥有着巨大的财富与权力,我也不想要,所以,我一直在努力,一直在变强,一直在等待着脱离牢笼,展翅翱翔。

覆灭X集团,这才是我加入X集团的初衷,只因,它是一个害人不浅的盗窃集团,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和冯雪之所以从天堂堕入地狱,就是因为家里潜入了小偷,是那个小偷毁了我们当初美好的一切,而今,我颠覆了国内最大的盗窃集团,这算是了结了我心里最大的疙瘩,更是我为冯雪所做的第一件事。

五年了,我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能力,终于能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此时此刻,我最想也最迫切的一件事,就是,回家!

次日,中午时分,北昌市,汽车站门口。

我站立在如潮的人流中,满面阳光,我剔除了精明和成熟睿智,掩盖了一切锋芒,成为了十分不起眼的二十二岁小青年。我穿着一身简单的运动服,背着一个便宜的帆布包,从神色表情,到外形打扮,我都做了最根本的伪装和改变。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地下界传奇人物幻影,我只是茫茫人海中最平凡的一员。

阔别多年,再次踏上这一片土地,我心里确确实实也起了波澜,这是我生活了十年的城市,这里有冯雪,有养父母,有着我曾感觉最幸福的家,虽然那个家发生过巨大变故,但我依然非常的怀念,眼看自己就要回家了,我真的是打心底里高兴而激动,这种情绪,我已经好久没有过了。

在X集团的五年间,我走南闯北,去过的地方数不胜数,但我却一次都没有来到这里,因为我怕我控制不住想见冯雪,我怕我打乱了我的计划,我一直在克制,一直在等待,到今天,我终于踏足到了这片熟悉的故土,激荡的心情,自是难以言说。

我看着家的方向,深深地低吟道:“小雪,我回来了,你还好吗?”

而,就在我怀念与憧憬这个城市的人与物之时,有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站到了我身后,这是一个约莫三十岁的男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长相憨憨厚厚,看着人畜无害,但事实上,他是汽车站这一带有名的惯偷,外号小跳蚤,是让警察十分头疼的存在。如今X集团虽然覆灭了,但是这种低端的扒手小偷,就跟蟑螂一样,无处不在,无法灭绝,尤其是鱼龙混杂的车站,更是小偷众多。

小跳蚤算是偷窃老手了,他自问看人也准,从一开始,他就瞄准了我,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入世未深的孩子,最容易下手了。他自然而然地来到我身后,以极其纯属的手法,割破了我衣服和裤子的各个口袋,但口袋里啥都没有,小跳蚤接着又把魔掌伸向了我的帆布包。

虽说这汽车站门口人来人往,但谁都没发现小跳蚤异常的举动,因为他的手法很快很奇特,普通人根本捕捉不到,小跳蚤对自己的手法也相当自信,他飞快就打开了我的帆布包,神不知鬼不觉把手伸了进去,但这时,像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的我却突然发出声音:“别翻了,我没钱!”

一句话,吓的小跳蚤以最快的速度缩回了手,然后装作很无辜的来回走动,他一边走动,一边继续观察我,可是,我依旧站在原地,一脸的天真无暇,完全不像是发现了他的样子。

这一下,小跳蚤都忍不住怀疑自己的听力有问题了,他也不愿相信,自己竟会被抓包,行窃这么多年,他就从没被人当场抓包过。况且,我一看就是呆愣的傻帽,除非我的后脑勺长了眼睛,否则根本不可能发现他偷东西。

思索再三,小跳蚤不信邪的再次来到了我的身后,这一次,为了不被发现,他变得更加小心谨慎了,可他的手还没碰到我的帆布包,我却突然转过了身,对着他,一脸微笑道:“你这行窃的手法,两年前就被淘汰了,你现在光天化日之下还拿出来用,就不怕被抓吗?”

小跳蚤见我突然转身,他明显吓了一跳,但听到我这话,他羞愧难当的同时,又忍不住火冒三丈,他一直以自己的手法引以为豪,可我这话,分明就是打他的脸,他鼓着气,一把揪住我,龇牙道:“你说谁偷东西呢,警告你,没证据的事不要乱说!”

小跳蚤话一说完,他的同伙突然窜了出来,对他细声道:“警察来了,快跑!”

听到这,小跳蚤再也顾不上我了,立刻放开我,拔腿就跑。紧接着,一道清亮的声音从稍远处传来:“小跳蚤,你站住,别跑!”

很快,有几个民警赶了过来,其中一个女警停在了我的身前,她微微打量了下我,然后一本正色的说道:“小弟弟,你好,我是警察,刚才和你说话的是一个惯偷,你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这个女警察不超过三十岁,长的很干净很漂亮,让人忍不住就想多看两眼。我稍稍打量了她几眼,随即,我对着她,露出了纯天然的微笑,道:“没有,不过我刚才捡到三个钱包和一串钥匙,找不到失主,我就把它交给你吧!”

说完,我把东西全部递给了美丽女警,然后转身离开。

美丽女警接着东西,一时有些愣神,她刚才一眼见着我,觉得我似乎年纪特别小,但听到我说话的语气和声音,她才意识到,我好像也不算太小,于是,她顿了顿,赶紧对着我的背影喊道:“小...先生,麻烦你回去跟我做个笔录吧!”

我听闻,头也没回,只是很随意的说道:“不用了,我还有事,得先走了,你就说你捡到的吧!”

说罢,我直接蹦到了公交车上,随着公交车的启动,我彻底消失在了汽车站。

我一走,一名男民警就凑了过来,对着美丽女警说道:“那小伙子挺奇怪的,他竟然能一次捡到三个钱包!”

美丽女警正在翻看钱包,听了男民警的话,她突然停下了手上动作,然后递给男民警一个黑色钱包,说道:“还有更奇怪的呢,你看看这是谁的钱包!”

男民警接过钱包,打开,看到里面的身份证,他惊的差点蹦出了眼珠子,因为身份证上的人,是小跳蚤。

顿了许久,男民警才不敢置信地开口道:“这是小跳蚤的钱包,难道这些东西是那小伙子从小跳蚤身上弄来的?”

美丽女警摇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我敢肯定,刚才那人,不是一般人!”

-----

半小时后,我来到了冯雪家的小区,但,一到这里,我的心就忍不住紧缩了一下,这一片老城区,竟然已经开始拆迁了,其中的很多房子都夷为了平地,不过幸亏,冯雪家所在的那一栋老楼房没有拆,那是一栋很老的建筑,一共六层,冯雪家在四楼,从前我住在这里的时候,这地方很是热闹,可现在,整栋楼都冷冷清清,它单独立在这片拆迁地,更显得孤零零。

我有点不安,怕冯雪已经搬走了,于是,我立即走进了楼房,一步一步上着台阶,每上一层,我的心就激动一分,等我走到四楼的时候,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带着这一份忐忑和激动,我来到了冯雪家门口,但,我还没来得及敲门,里面的一阵吵闹声就突兀地传入了我耳中。

我竖起耳朵,静静的听着,一开始响起的是一个陌生的公鸭嗓发出的大吼声:“我给过你们三天的时间,让你们搬走,你们倒好,一拖再拖,到今天已经一个星期了,还没有搬走,你们这是在挑战我的极限,告诉你们,今天必须搬走!”

接着,养父低眉顺眼的声音传来:“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家孩子离家出走了,我们一直在等他回家,我怕我搬走了,我家孩子找不到家,你就帮帮忙吧!”

随即,养母的声音也响起:“是啊,行行好,让我们多住段时间吧,我们两口子一直住在这,都住出感情来了,我们也舍不得这个家啊!”

养父养母的语气都十分的恳切,充满了祈求意味,但公鸭嗓却一点不为所动,他继续大吼道:“我才不管你们家的屁事,我只知道,这里要马上拆掉,而你们一家是这里唯一的钉子户,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今天你们必须搬走,否则我就把你们家强拆了!”

公鸭嗓的嗓门很大,火气也非常大,他那冲天的怒火,都冲到房门外来了,养父养母吓的都不敢接话了,但这时,冯雪的声音突然激烈的响起:“你们敢,这是法治社会,这个家是我们的,我们不想搬就不搬,你们还想强拆?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

听了冯雪的话,公鸭嗓立即发出了讽刺的笑,然后道:“报警?哈哈哈,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报警有用吗?”

这简短的对话,已然表明,养父养母并没有完全放弃我,他们还在等着我回家,所以,他们宁肯得罪人,也坚持不搬家,而现在这个社会,总会出现一些流氓开发商,对善良的人们进行压迫,暴力拆迁事件在国内经常上演,为这事,养父养母肯定没少受委屈。

我微微抿了抿唇,在房里仍旧吵闹不休时,我抬起手,敲响了房门!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一世之雄】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