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下凡尘_免费阅读_老君下凡尘_小说全文_公众号在线_阅读地址

珠沙华 都市异能 2020-02-23 10:58:34 0 0

老君下凡尘_免费阅读_老君下凡尘_小说全文_公众号在线_阅读地址,经典好书小说网今天要给大家带来的是老君下凡尘最新章节,老君下凡尘在线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啦。老君下凡尘精选: 本书诙谐搞笑、不乏幽默;当然也少不了装逼踩人,样样精通。从仙界下来溜达的张君宝迷恋上了这红尘俗事,于是乎一系列美女接踵而来,应接不暇。老天啊,求你了,我不要美女啊,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大哥闯荡红尘啊

老君下凡尘小说试读:

我猛然清醒,正要拔腿开溜。一个倩影突然横空降落,站在五十米外的地方,远远望着地上的尸体。

“完了。”我在心里悲呼一声。我很清楚,凭那魔女的本事,我只要一动她就能发现周围的动静,然后迅速发现我。

“你,你怎么还不走?”罗刹王面色惨白,低声咆哮道。

“你想死啊,现在我能动吗我?只有继续藏着躲着。”说着话,我赶紧猫下身子,藏在黑暗处。

“你,你,都怪你,刚才她上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逃?”

一听这话我火了,“你TM还来怪老子,老子还没怪你呢?刚才要不是你这混蛋嚷嚷着要上去,不是你问七问八,老子现在早离开这鬼地方了。你,你TM现在最好闭嘴!”

“哼,这些臭男人,死有余辜,凡是想碰我而我又看不上的男人都得死。”那边,魔女凶神恶煞地朝着几个死人咆哮着。她这样咆哮更好,声音一大,肯定会有看热闹的过来的,或者有一些巡逻的警察会过来询问,到时候我就可以趁乱逃跑了。令我抓狂的是她这样大喊大叫不但没有人来,远近处听到声音的地方,一个窗户接一个窗户的灯暗了下去。

我靠!

“那,那珍珠小姐,碰了你又被你看上的男人会怎么样?”黑猫哆嗦着声音问。

“我看上的男人?”魔女喃喃自语起来,突然像吃了炸一样大声咆哮,“张君宝,你这个臭男人死男人,你在哪里?再不出来,本小姐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娘们又在发羊癫疯了。这样的女人就算她是天仙,给我一百个胆老子也不敢要。

“珍珠小姐,这样喊可能没用,可能我大哥不在这里。”白鼠小心翼翼地说着。

“那他去了哪里?”魔女大声质问,接着又神经质地一跺脚,“哼,我管他去哪里,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我的手心。张君宝,你就等着吧,看到时候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我的背脊大把大把的冷汗狂冒不停,眼睛更是死死地盯着前方魔女那只正在展开的白皙玉手。

玉手展开,手心处一点白芒闪耀,接着光芒呈V形忽地散射而开,如同夜间绽开一朵洁白的雪莲。

耀眼的白芒照射着珍珠美女绝色的容颜。入眼处,尽是美艳倾城,国色天香。可谁又曾想,就是这样一位绝色玉女,让两个大男人窝在黑暗处直打哆嗦。

惭愧啊惭愧,自打出道以来,老子还没这么窝囊过。

心里说着惭愧,眼中惊愕之色却逐渐浓厚,在那V形的白芒中心,一朵洁白的莲花缓缓旋转着,漂浮而起。

“追踪花?”我心里大惊,终于明白,为什么老是甩不掉这魔女,大老远跑到地球她还是跟着追来了。原来,她把她老爸的三大奇宝之一的追踪花给弄来了。

追踪花,仙界追踪第一奇宝。它追踪的依据是能量真元。

每一个修行之人,随着修行的深入都会拥有能量真元,除了强弱之外大体上没什么区别。

但细微处,因为各人修炼的种类不动,以及修炼方法、习惯、身体结构等等的差别,导致了各人的真元有着个人的独特处。

人是无法分辨这种细微差别的,人能分辨的就是强弱差别。但是追踪花却能分辨这细微之处,只要它接触过某个人,就能随着主人的意愿,根据独特的真元将某个人找出来,就算你躲到地层里,也躲避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自身的真元封印,让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

当然,追踪花的追踪范围也是有限的,那就是在千里方圆之内,跑出了这个范围,它就无能为力了。

可现在,我距离那魔女的地方别说千里,就是千米,百米都没有啊。

怎么办?那朵花只要一飞起来,肯定会直接砸到我头上,那时候就玩完了。

一不做二不休,我一狠心,发动心诀,开始封印自己的真元。

头上,被我用禁制控制的罗刹王随着我真元的封印,开始兴奋地躁动起来,因为真元的封印直接导致禁制的减弱,他完全可以破禁而出了。

果然,罗刹王是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的。随着我真的元的减弱,他那里的真元源源不断地撞击在禁制之上,“波”的一声,一缕黑烟从我头顶冲天而起,罗刹王已经逃离了我的控制。

“哈哈哈,老子自由了。张君宝,你去死吧,老子走了。”

我带着鄙视的笑,骂了一句,“白痴,这时候跑出去不是找死吗?更白痴的是还叫什么叫,看来真是白痴到家了。”

他这样突然大喊大叫或许是太高兴了,以至忘乎所以。

果然不出我所料,罗刹王笑声还没落,一条金光闪烁的绳索横掠长空,瞬间卷住他的身体,猛地拉向地面。

“轰”的一声巨响,烟尘弥漫。罗刹王庞大的身躯重重地砸在地上,油漆过的柏油路硬是被砸起了一个大坑。

“哎哟哟,哦哟…。”罗刹王大声痛苦呻吟,额头冷汗直冒。

“缚仙绳。”又是她老爸的奇宝。那老家伙够大方的,把什么宝贝都给她宝贝女儿了。

我怕的就是这根绳子。论实力,十个珍珠魔女我也不会放在眼里,可这绳子是她老爸的宝,老子拿它没办法,只要被套住,那一切就完了。

“你是谁?”珍珠望着地上龇牙咧嘴的罗刹王厉声问道。

罗刹王猛地一颤,忍着痛望向珍珠美女。

这一望,珍珠美女秀眉一皱,“咦,好象在哪见过。”

“没有,我们绝对没有见过,绝对没有!”罗刹王把个头摇成了拨浪鼓,脸色更是白得吓人。

“是吗?”

“是,绝对是!”

“哦,这样啊,那就算了。”

“呵呵,算了好,算了好,那我可以走了啊。”罗刹王发出比哭还难听的笑,连滚带爬就想离开。

“站住,你身上还被我的绳子捆着你走得了吗?”

罗刹王一看,真想抱头痛哭一场。

“呵呵,美丽仙子,您大人有大量、你慈悲心肠…。”

“闭嘴。”珍珠严厉地打断了罗刹王的话,“刚才听你叫张君宝,是哪个张君宝?”

罗刹王先是一怔,接着欢快不已地道:“哦,知道了,就,就是你要找的那个张君宝。”

我砍你老母,王八蛋竟然出卖老子。

一听这话,珍珠美女两眼立即光芒大放,双手做心状放在胸膛处大叫一声,“啊,我终于找到他了。”

“我大哥在哪里?”这是黑猫和白鼠冲过去问的。这俩畜生是彻底的卖主求荣了,帮着那魔女找起我来。

“他就躲在那里。”罗刹王猴急地指向了我所躲的地方。

“啊,张君宝,给老娘滚出来!”魔女兴奋地疯叫着冲了过来,我的心那个发肉。

“大哥,大哥。”一猫一鼠也蹦跳着冲了过来。

可当他们冲到目的地时,四周除了几具叠在一起的恶心尸体,再无他物。

“小寒,张君宝,出来,快出来!”魔女大声叫着,但四野里除了她的回声根本没有其他的回音。

叫了一大阵,也找了一通,最后一无所获的珍珠把气发泄在了罗刹王身上。

“你竟敢欺骗我,你知道欺骗老娘的下场是什么吗?”声音严厉,玉脸寒气腾生,吓的罗刹王浑身哆嗦。

“小姐,珍贵美丽的小姐,我没有骗你,真的没有欺骗你,刚才我和他就躲在那里。”

“你和他?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的?”

“我是被他控制的,刚才你放出那朵花的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将自己的真元封印,导致他控制我的禁制减弱,然后我才逃脱出来。”罗刹王忙不迭地做出了解释。

听完解释,珍珠美女秀眉一竖,“封印真元?天哪,他为了躲避我的追踪花竟然连这也做得出来。这,这太过分太可恶了!”这女人是不能以常理来理喻的,方才满心欢快,现在又是满脸愤怒,“张君宝,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的,到时候我,我,我非将你大卸八块不可,挖你的心吃你的肉!”

恶狠狠地说完这句话,转身对一猫一鼠吼道:“我们走!”

“去,去哪里?”

“去找那个该死的张君宝。”

“那,那这个人呢?”

“拖着走,直到找到张君宝为止。”

“哦。”黑猫答应着跳过去咬住绳子的另一端,四脚如飞拖着罗刹王绝尘而

去。说来搞笑,一只小猫拖着一具庞大的身躯竟然跑得飞快,让人看到绝对会以为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不可思议。

小白鼠没事做,干脆跳到罗刹王身上,用鼻子嗅了起来,它是在嗅有没有我的气味。

“哎哟,哎哟哟,猫大哥,猫爷爷,你慢点慢点啊。我的皮都快掉了。”

“老鼠大哥,我是人不是鼠,不能跟你亲嘴啊!”

“啊,救命啊!”

罗刹王的惨叫声越去越远,最后完全消失的时候,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从三具死人尸体下爬了出来。

方才在情急间,趁人不注意,我以飞快的速度窜到三具尸体下,将自己严严实实的盖住,终于逃过了一劫。

MD,好险。这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再这样折腾下去老子可能要发疯了。

回头看看三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想想刚才就爬在下面,当即一阵恶寒涌上心头,背脊“嗖嗖”地刮起了冷风。

要是在平时打死我也不会往死人身下钻,紧急情况下别无选择。

忍着恶心,我急忙将身上满是鲜血的衣服裤子脱掉,从储物皮带里拿出一套新的衣服换上,一番忙乎后心里才缓和下来。

但很快,心里又是一阵哆嗦。

魔女去时说出来的那句狠话这时就在耳朵里清晰地飘荡。

“张君宝,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的,到时候我,我,我非将你大卸八块不可,挖你的心吃你的肉!”

虽然,她不可能真的挖我的心,吃我的肉。但是我知道,这个有些变态的魔鬼绝对会将我整得死去活来才罢休。

凭我个人的分析,根据我长久的观察,从医学角度来讲,这女人患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症,严重的间歇性爆怒症,还有就是性格走极端症。看来病真还不少,有机会得把她弄精神病院去。

我一边想着,一边加快脚步向另一端走去。

远处,随着路程的加长,开始出现了零散的灯光。

刚才是在郊外,自然显得很冷清,估计现在我正逐渐走进集市区。

集市就是集市,不像郊外那么冷清。虽然夜已经很深,街旁大部分商店已经关门打佯,但一些为夜人准备的小吃店此时却正当生意繁忙时。

看到这些吃店,以及那些正在品位美食的食客,我的肚子开始有饿的感觉。

以前曾听人说什么修行飞升后就可以不食人间烟火,没有了食欲性欲,纯粹是放***狗屁。再怎么飞升也还是人啊,人总要吃东西,不吃东西那就成死人了。同样也还有欲望,没欲望那就是木头了,还是人吗?

我走进一条比较繁华的大街,置身各色灯光中,四处寻找着目标。

我这人比较喜欢清静,因而找了一家生意比较冷清的店子。

店子里有寥寥几个人在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粉条,电视了正在播放着午夜新闻。新闻里正在热播今晚大明星郭青青被劫持而后又获救的事。许许多多的记者拿着各式各样的音筒,各式照相机、摄影机将她围了个水泄不通,问题更是一个接一个,让人无法回答,场面看上去倒是挺火爆。

这些明星的事我向来就不感兴趣,三百年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我走进店后自己找了张单独的桌子坐下,喊了一声老板。

一个老头从里面厨房里应声而出,“先生,您请坐,请问您想吃什么?”问完这句话,老头朝里面一声大喊,“小兰,快来招呼客人。”

“哦,来了爷爷。”随着一个甜甜的声音传来,厨房里蹦跳出一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小美女。一身绿色的连衣裙,脑后两把长长的马尾辫,标致的瓜子脸上带着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大哥哥,请喝茶。”小女孩出来后给我倒了杯茶,带着让人窒息的青春气息端到我面前。

“谢谢,给我来一碗面条吧。”我微笑着接过了茶水。

“好,您稍等。”老汉爽快地答应一声,走进了里面的厨房。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对整个店子扫了一眼,店子不是很大,估计老板和伙计就这老汉和小美女祖孙俩。

很快,面条上来。

闻着似乎很香,可吃起来味道却只一般,难怪这里客人少。

“老头,出来!”

我正吃着,背后传来一声大吼,接着“砰”的一声,是凳子被踢倒的声音。这声音骤然而起,倒吓了我一跳。急忙扭头一看,是两名男子,穿着怪异的T恤,光着膀子,膀子上都刺有一条青龙。不用问,我就猜测这两小子是流氓混混。

听到喊声,里面的老头火急地跑了出来,脸上带着很不自然的笑。

“两位大哥,请坐请坐!”

我差点没把刚吃进去的面条喷出来,我说您老人家也太夸张了吧,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叫两小子大哥,这什么世道。

“少废话,保护费,拿来。”

我一听,愣了一下。

这保护费一说,以前只是看电视里有过,自己可从未见到过,没想到今天倒是第一次亲眼看见了。

“呃,两位大哥,不是刚交了吗?”老汉有些为难。

“什么刚交,那是上个月的,现在交这个月的,别罗嗦了,五百,快一点。”一个混混凶狠地吼叫着,抬起一脚,“砰”地将一条凳子踩了个稀巴烂。

里面原本有的几个客人,见此情景,赶紧纷纷起身结帐走人,似乎谁都害怕这些流氓。

我依然在吃着,没有理会他们。

“这个…,两位大哥,小店本小利薄,而且我们祖孙俩就靠这点钱过活,你们这样三天两头的收费,我们…。”

“少他妈废话,老头,你是不是想死了。”一个混混猛地推了老汉一把。“哗啦”一声,老汉一个踉跄撞到一张桌子上差点摔倒。

“爷爷,爷爷。”小美女或许刚才是躲在里面不敢出来,这会听到响声似乎发现她爷爷出事了,于是赶紧冲出来,扶住老汉,“求求你们,放过我爷爷吧,我们实在没钱。”

俩混混看到小美女,两眼顿时光爆射,脸上露出了邪邪的笑。

“嘿嘿,许老头,你这孙女是越来越水灵了。”

“你,你们想干什么?”老汉惊叫着,急忙护住小美女,而小美女瞪着大眼惊恐地闪到了老汉的身后。

“干什么?许老头,只要你孙女陪我们出去玩玩,这个月的保护费就算了。”

“不行。”老汉一口拒绝。

“X你妈,去死!”一个混混猛地摔掉嘴巴里的半截香烟,操起桌子上的筷筒就向老汉砸去。

“啊!”的一声,小美女发出了尖锐的惊叫。

当然,小美女的担心是多余的,小流氓的筷筒没有砸下去,因为那只手腕被我死死地抓住了。

虽然此时我自身99.9%的真元被封印,但就凭余下的0.1%,对于普通人而言我就是一武林高手,对付这些普通人还是措措有余的。

“哎哟,哎哟,你TM别多管闲事。”混混痛得龇牙咧嘴,还不忘很硬气地吼了一句。

我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将他手中的筷筒拿下放在桌上,“年轻人,你妈没教你尊老爱幼吗?怎么尽来欺负老人和小孩。”

“你TM找死!”另一个混混突然一声怒骂,操起一张凳子朝我头上砸了下来。

“大哥哥小心。”小美女惊声大叫。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老君下凡尘】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