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下凡尘》_免费阅读_(老君下凡尘小说全本资源)_无广告

犬马 都市异能 2020-02-23 10:58:40 0 0

《老君下凡尘》_免费阅读_(老君下凡尘小说全本资源)_无广告,经典好书小说网今天要给大家带来的是老君下凡尘最新章节,老君下凡尘在线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啦。老君下凡尘精选: 本书诙谐搞笑、不乏幽默;当然也少不了装逼踩人,样样精通。从仙界下来溜达的张君宝迷恋上了这红尘俗事,于是乎一系列美女接踵而来,应接不暇。老天啊,求你了,我不要美女啊,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大哥闯荡红尘啊

老君下凡尘小说试读:

夜晚,中途市市区。

都市的景色无非是一道奇丽的风景。

五光十色的灯光,璀璨夺目;纵横交错的立交桥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街道两旁,人山人海,店铺繁杂,鳞次栉比。

然而,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在那些阴暗的角落里,却进行着一些不为人的事情。

大明星,东方第一美女郭青青在市体育馆演唱会上被人劫持。

这条消息如一枚炸弹,在中途市平静的夜轰然炸响,下一刻,全市警察紧急出动。

可惜,警察面对强悍的劫匪一夜忙呼是找不到北,而此时的我则一直紧紧地跟在匪徒的后面。

“老兄,英雄救美的天赐良机,你还在玩什么猫捉老鼠。”头上,罗刹王没好气地冲我道。

“锻炼身体不行啊,我乐意,关你鸟事。”我一边悠闲地跟在匪徒后面在密林般的建筑群里穿梭着,一边在心里打着自己的主意。娘的,要是到了夜黑风高的地方再出手救下这大美女,到时候还不那个那个…。美事啊!靠。

事情也正在朝我所预想的方向发展。前面匪徒扛着美女,展开非凡的身手如幽灵般窜向都市那漆黑的郊外。

冷冷的夜风开始加剧,带着低沉的呼啸从耳旁迅速刮过。看来时机已经成熟了。

前面有一个拐角,匪徒扛着人瞬间拐了过去。我急忙加快速度,“嗖”的一下如一只雄鹰展翅翱翔九天,冲了上去。

下面匪徒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猛一抬头。

空中,早就瞄准了方向的我像一块巨石轰然砸下。

“啊!”“哦…。”“砰!”几声怪异的大响过后,地上尘土飞扬。我整个人面朝下压在了美女柔软的身上,而郭青青则压在了匪徒身上,可怜的匪徒就成为了我们两个人的垫底。

由于压力过大,原本昏迷的郭青青发出一声“哦。”的痛苦呻吟后醒转过来,匪徒则“噗”的一声,吐出了一肚子的黄胆水。也幸亏他不是一般人,要是普通人保准他连屎都会蹦出来。

“后进式,MD,这姿势够经典。”罗刹王带着嫉妒恨恨地道。

我一抬头,“什么后进式,你个贱的老色鬼。”

“哼哼,不知谁贱,下面爬在美女屁股上不想起来。”这话一说完,罗刹王接着哭丧起来,“大哥,求求你放我出来吧,这些好事全让你一个人占了,这,这***不公平。”

我正想熊他一句,身下的人却已缓过气来,“哇”的一声大哭,“求求你,放了我吧,呜呜,我受不了了。”

“啊,怎么了?”我茫然地问。

“你快站起去啊,我…,咳咳,我受不了了。”

“哦哦,你等下啊。”我这人生平最怕的就是女生哭,一哭起来我就慌了手脚。

手忙脚乱中,我抓起了郭青青滑腻柔软的肩膀,她穿的是露肩裙,这一抓上去手感自然是非同凡响,但此时不是享受手感的时候。一用劲,手向上一提,接着我的身子迅速朝下一翻,“砰”的一声,我一屁股坐在了匪徒身上,弄得他又是一肚子的黄胆水喷出。

这一翻之后,郭青青被翻在了最上面,也“砰”地一声,面朝下扑在了我身上。

我的脑子里也跟着轰的一声,一片空白。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嘴唇处传来软绵绵的感觉,鼻子里则是让人疯癫的处子体香。而后,鼻腔内热流涌动,我可怜的鼻血啊,就这样奔涌而出。

“啊…,又是你这个流氓!”一身刺破耳鼓的尖叫响起,接着“啪”的一声脆响,脸上立即传来一阵火辣的疼。这一疼让我瞬间清醒,猛地站了起来,将身上的美女掀翻在地。

“你干什么?”我咆哮着吼了一声。声音未落,地上的匪徒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呼”的一声窜出去,几个纵跃,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这个时候老子懒得追他。

地上的郭青青被我掀翻后,发出“哎哟”一声痛叫,接着又迅速无比地爬起来,撒腿就跑,好象这时候我就是只万恶不赦的色狼,准备随时一口将她吃掉。

“啊。”郭青青刚没跑几步,脚下一拐,一声痛叫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我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摸着发疼的脸懒得去理她。

“你TM真是艳福啊,这样的事也可以发生?”罗刹王话一说完,“哧溜”一声,一条水流滴在了我的脑门上。

被挨了一巴掌的我本来就够恼火的,他再来这一下,更让我怒不可遏,“你TM上辈子没碰过女人的奶子啊,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哎,哎,口水,你他妈还来,有完没完?”

“大哥,放我出来行不?”

“不行。”我直接回绝了,而后捏着鼻子昂着头走向郭青青。

“不要,不要过来。”郭青青拼命地尖叫着,瞪着老大的眼睛惊恐地望着我,生怕我冲上去将她给X了。

看她那样子,就算我有X她的打算现在也不忍心了,唉,我总是心太软。

“喂,不用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别过来,滚,滚开啊。流氓,无赖!”

骂得这么难听,我倒希望自己是个流氓,是个无赖,那样的话至少我没白追那匪徒一趟,现在看来是白费力气了。

“好好,我不过来,不过来。这行了吧,这什么娘们,叫得跟一母狗似的,难听至极。”

“你,你说谁是母狗?”郭青青气得猛地站了起来,哭也不哭了,只是铁青着脸。可刚一站起又“哎哟”一声跌了下去。

我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几步走到她身边。

“啊,啊,别过来!”

“别叫了,已经过来了。”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郭青青美丽的眼睛睁大,眸子里尽是惊恐。

我很荡地一笑,朝她低下了头。

“啊,求求你,不要啊。”美女又是一声尖叫。

“你以为我想要啊,东方第一丑女而已,拜拜!”说完,我潇洒地一挥手,大踏步走去,“听说这里前几天刚死过人,是跳楼死的,死的位置好象就在你的那个位置。”我这自然是唬弄她的,没想到在这漆黑的夜里还挺奏效。

“啊,啊…,你,你站住!”

“你不是叫我滚吗,干吗要我站住。”嘴巴虽然这么说,但我已经停下了步子,只不过我依然没有回头。

“我,我…,你,你…,我…。”等了半天,她嘴里就哼唧出这么些古怪的话,我是听不懂,鬼才听得懂。

“你到底想说什么,要说快点,不说我走了。”

“啊,等等。这里…,这里真死过人吗?”

我坚决无比,无比坚决地重重一点头,“千真万确,而且还听说,每每夜黑风高时,就有人在这里哭泣。”

“夜黑风高,风?”说到风,耳朵旁风越来越剧烈。而郭青青的声音明显带着颤抖。

“呼呼,呼呼。”风从耳旁呼啸而过的声音。远处,万家***随即一点一点熄灭。

“你,你…,你不要吓我,我是不会被吓倒的。”郭青青嘴巴虽这么说着,但听那直打哆嗦的声音,以及慢慢接近的脚步声,我就知道她朝我走来了。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吗?”说着话,喘着气,郭青青已经到了我背后。

我没有回头,而是故意用低沉中带着沙哑的声音缓缓地道:“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没有两个人。”为了增加恐怖的气氛,我将声音故意拉长,还带着颤音。

“你…,你不是人吗?”

“我不是,我是鬼!”一声大叫,我瞪着白眼猛地转过身。只不过是想吓吓他,可没想到我一转身,一声凄厉的尖叫像一把利剑划破夜空刺进我的耳鼓。

“啊…!”

这声音之长之高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简直是达到恐怖的级数。我真以为自己听到了厉鬼的叫声,弄得有些心悸了。

***,本是想吓吓她的,没想到居然被她的尖叫给吓了一跳。更吓人的是我担心如此冗长的尖叫,她一口气喘不过来,“咯嘣”一下就倒地上不起来了,那就真的有一个鬼了。

叫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停了下来,不幸中的大幸,她没倒下。

“叫什么叫?叫魂啊!”我恼怒地冲她吼了一句。“老子只不过是吓吓你而已,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这世上有鬼。”

这一吼还真管用,她明显怔了一下,而后蒙住双眼的手慢慢移开。

“你不是鬼?真的吗?”

“我靠,世上竟有你这么弱智的女人。”说完我不想再理她,转身就走。

“喂,你等等。”郭青青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抓住了我的手腕,由于她脚被扭了,这一抓用力过大,整个人“哎哟”一声便朝我压过来。

我急忙出手将她扶住,这样一来,我的胳膊碰在她光溜溜的胳膊上,肌肤相亲,那感觉,滑!她的香味包围着我的身体,闻着就让人无比舒爽,那感觉,刺激!

可是我丫的竟然还不敢把她给X了。倒,我到底是什么人啊。

“你,你可以背我吗?我走不动了。”郭青青喘着气说着,眼里带着乞求望着我,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这个时候,她似乎不怕我是色狼了。

鬼使神差,我竟然答应了。

将那软绵绵的身体背在背上,我竟然很白痴地问了她一句,“你不怕我是个流氓吗?”

郭青青摇了摇头。

我一喜,看来她已经不把我当流氓了,形象有所改观。虽然我不在乎自己的在别人眼里的形象,但是男人毕竟是男人,在美女眼里有一个好形象总比坏形象好。

“这就对了嘛,我本就不是一个流氓,是一个正人君子,我纯洁无比…。”我开始大吹特吹起来。

“你其实就是一个流氓,不过我不怕。”

我一怔,白高兴一场,心里立即瓦凉瓦凉的,“既然你认定我是一个流氓,为什么不怕,信不信我将你X了。”

“不信。”

“为什么?”

“要你真那样做的话,你早做了,可是你没有。”

“这就证明了我是正人君子。”我挺着胸脯大声道,生怕这世上的人不知道我是正人君子一样。

“你,是不是有病,你…?”

“砰”的一声大响,我趴倒在地上,手握重拳锤打着地面,呼天抢地地哀号。

罗刹王这会高兴得一塌糊涂,手握重拳猛地锤打着我的头,笑得死去活来,“哇嘎嘎,哦哈哈…,阳痿了,阳痿了,赶紧治疗吧!哇嘎嘎…。”当然,他的笑只有我能听到,普通人是没法听到的。

“你去死!”我怒吼一声,耳朵里立即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哀号。唉,人生的失败莫过于此,做为男人我这时才明白做一个正人君子是那么的吃力不讨好。

三百年,三百年过去,这女人的思想变得还真快。要是三百年前,我相信,绝不会有女人这样说的,看来我是真的老了。算了,懒得跟这些人一般见识。

忍着一肚子的窝火背着郭青青到了一个电话亭旁,然后将她放在旁边,拨了110。

“好了,你就在这里等吧,很快就会有警察来接你的。”我放下电话朝郭青青道。

郭青青望向我,眼里的感情很复杂,似乎有畏惧、憎恨,同时还有感激。

“看什么看,东方第一丑女,没见过帅哥吗?”我冷冷地蹦出这么句话,心里窝火着呢。

“你,你说谁丑女?”郭青青似乎不服气,大声质问。

“这里除了你是母的好象没别人了。”说完,我吹起了口哨,悠闲地望着深邃的夜空,不知为什么,她越生气我就越高兴。

“你…,你凭什么说我丑?”

“哼。”我冷哼一声,眼睛贱地扫向了她的面孔,接着扫向那开叉的低胸裙,那里性感的乳沟差点又让我的鼻血冲出来。

“你看什么?”郭青青发现我的目光,赶紧用手遮住了胸脯,“流氓。”

“自己穿得跟一货似的,还说别人流氓。”

“你说谁是货?你…。”

“说你,难道你不是吗,穿得这么露,干吗?难道不是想勾引男人X吗?”

“你,你…。”

“你什么你?你看看你自己,洗澡不穿衣服,穿衣服呢半个胸都露了出来,贱货啊贱货。”

“你,你,你太过分了!流氓,无赖,等下让警察抓你。”

“是吗,那我得赶紧走了,拜拜!”说走就走,因为我已经远远听到警笛声了。

我这一走,郭青青又害怕了。

“喂喂,你去哪啊,别走啊,我怕黑,喂…。”

喂你个头,耳朵干吗吃的,警察都来了还叫,叫你老爸。

“老大,这世上像你这样的正人君子还真难得啊,绝种了!”罗刹王说完发出了一声惊世骇俗的感叹。

“那是。”我猛一拍胸脯。

“呸,你是有色心没色胆。”

“去死。”我怒吼一声,又一道闪电发出。

“啊…。”耳旁又是一声惨叫。

罗刹王恨不得一口将我的脑袋咬碎,只是遗憾他没那本事,“你,你有种放老子出来,大家大打一场,这样整老子算什么本事?”

“嘿嘿。除非白痴才会听你的话。”我正说着话,蓦然,心里猛地一跳,急忙抬头。

深邃的夜空,漆黑的夜幕,一道流星破空而过,直向我所在的区域砸落下来。

“那是什么?”罗刹王叫了一声,而我则一声大叫,“不好。”

“怎么了,这么紧张?”

我没理会他,只是嗖的一下,赶紧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心里不可置信地嘀咕着,“***,这妮子怎么也追来了,糟了糟了,这下麻烦大了。”我的头开始发痛。

“哎,到底什么事?”

“你他妈给老子闭嘴。”我低吼一声,眼睛一瞪,吓得罗刹王赶紧脑袋一缩,闭上了嘴巴。

很快,我所在区域的那片天空越来越亮。那颗眩目的流星直接朝这里扑来。

下一刻,“轰”的一声,好象是什么东西降落了地面。

到地面的不是什么流星,是一个人,一个女人。

夜风中,如云的秀发,绿色的纱衣,潇洒飞扬。

昏黄的路灯,不但没有挡住似水伊人那绝世容颜,反而增添了几风朦胧的美感,看上去,如梦如幻。

精致的五官以最精致的组合方式组合在一起,衬上水嫩的肌肤,于是,成就了一张绝艳的脸。加上曼妙的身躯,那坚挺而不过分的胸脯,…。这一切看上去,如在梦中,见到了降落凡世的九天仙子,又是那性感的天上女神。

“咕噜咕噜。”

一听到这声音我就条件反应般急忙弯下腰,“哧溜”一声,一条黄河从头上空飞流直下。

“上辈子没见过美女啊?老色狼。”我恼怒无比地狠狠瞪了罗刹王一眼。幸亏刚才反应快,再慢一步我的脑袋又要成为他的口水桶了。

“我,我实在控制不住了。”罗刹王一边咽着口水一边道:“这还是人吗?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那个东方第一美女郭青青跟她比起来,可就有些逊色了。这简直就是仙女下凡。”

“废话,她本就不是俗世的人。”

“什么?”罗刹王一呆,“你什么意思?”

“别问那么多,赶紧闭嘴。被她发现了,老子非扒了你的皮。”

罗刹王发出的声音,普通人我自然是不担心会被听见,但现在眼前的这个人不是普通人,所以我必须让罗刹王闭嘴,要是被发现的话,那就惨了。

“干吗这么怕她?莫非你认识她?”

“你TM是不是想死了。”我话一落,浑身杀气腾起,吓得罗刹王脸色一变,而后很气闷地瞪了我一眼,闭上了嘴巴。

前方,朦胧的路灯下,那个绝色绿衣美女,一手抱着一只小白鼠,一手抱着一只小黑猫,正在四下打量着四周,美丽的眸子里满是新奇。

她怀中的小白鼠和小黑猫我再熟悉不过,是跟了我三百多年的两只会说人话的宠物。这两家伙怎么跟在她身上了,这下麻烦了。这美女我自然也是再熟悉不过,名叫珍珠。看着是美女,其实是个魔女。一看到她,我的脑海里便条件反射般浮现出往日“凄惨”的一幕幕。

“哇,这就是地球啊,好美哦!”声音之动听,让人不由得深深痴醉。

“珍珠小姐,到了白天,景色会更美。”这话不是人发出来的,而是美女怀中的那只黑猫发出来的。

罗刹王这辈子似乎没见过畜生也会说话,眼睛顿时瞪得如同一个鹅蛋那么大,“这,我没听错吧,猫它妈也会说话?”

“不是猫他妈会说话,而是猫自己会说话。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惊一咋。”我没好气地低声道。

当然,如果我是第一次听到畜生也会说人话的话,同样也会和罗刹王一般反应。甚至在三百年前,我第一次听到老鼠说人话时,吃惊程度比之现在的罗刹王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珍珠听小黑猫这么一说,眼中顿时无限向往,“真的吗?”

“那自然是真的。”小白鼠也插进了话,“珍珠小姐,如果你和我大哥手牵着手走在大街上,欣赏这美丽的风景,那是多浪漫啊!”

“天啊,是哦。”珍珠脸上露出了陶醉的表情,我的心则“咯噔”一下,大骂小白鼠这只畜生。这不是要害死我吗。

果然不如我所料,珍珠在陶醉片刻后脸色突地变了下来,“可是,可是你大哥现在在哪里呢?哼,死张君宝,臭张君宝,我抓到你非扒了你的皮不可!”话越说到后面,声音越狠,最后几乎是说得咬牙缺齿。我想我此时如果就在旁边的话,他肯定会一口将我咬碎。

情况不妙了,我得趁她不注意时赶紧找机会开溜。

“喂,你们两个倒是说,张君宝为什么老是躲着我?自从三百年前他到仙界那天起,我就追上她了,都追了三百年,他竟然没有对我动一点心,这是不是太过分了?他凭什么不喜欢我,我有哪一点不值得他喜欢?讲身份我有身份,将美貌我有美貌,可是她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为什么?为什么?…。”一连串的为什么几乎是咬着牙从她性感的小嘴里蹦出来的。由于太过激动,手上用劲,勒的一猫一鼠猛翻白眼。

“珍珠小姐,我知道原因。”小黑猫大叫。

珍珠立即“砰”地将小白鼠摔在地上,双手激动地捧着小黑猫,眼睛热切地望着黑猫,等待着它的回答。

“呃,这个…,是因为我大哥心里有心爱的人了。”

“砰”的一声大响,黑猫也被摔在了地上,痛得它“喵喵”地叫过不停。

我的心那个哆嗦,这女人够恐怖的,这是猫啊,不是石头,怎么说摔就摔呢。

“他哪里还有什么心爱的人?他那些心爱的人不早在百年前仙界那次罕见的天劫中灰飞烟灭了吗?他现在就是老光棍一个。”

“可是,我大哥心里就是忘不了她们嘛。”黑猫爪子抓着自己疼痛的屁股,极力解释道。

“哼,忘不了也要忘,谁叫他让我看上了。”

***,这是女人说的话吗?这不强词夺理吗?没天理,不可理义。

“老大,这么强悍的女人真是千年难遇啊。”罗刹王轻声感叹了一下。

“何止千年难遇,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行,我得赶紧溜。”

“你干吗这么怕她,她不是喜欢你吗?这么漂亮的美女倒贴你不要,我靠,没天理,不如介绍给我吧。”罗刹王说着话又“哧溜”地流出了口水。

“有机会再说吧。”我心不在焉地随口回了一句,心里则在急速搜索着逃跑的办法,我很清楚,只要自己一动,凭那魔女的本事,绝对会很快发现我,何况还要那跟了我三百多年,连我放一个屁都能闻出是我放的一猫一鼠。

“老大,我的亲哥哥,别呀,现在就介绍吧,迟了就来不及了,你看你看,有三个兔崽子抢先了。”

在黑暗中,我抬起眼皮,前方,三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流氓混混带着贱的色笑围住了珍珠。

“美女,你好漂亮,好性感哦,这么晚不回家,是不是在等哥哥们啊,哈哈哈!来,跟哥哥玩玩,行不?”

“好啊,不过这里不方便,找个地方吧。”珍珠美女很爽快地答应了。

罗刹王大急,“这,这女人什么女人啊,怎么这么轻易就同意跟人玩了?”

我没理会罗刹王,让他自个干着急去。

前面,三个流氓自然没想到珍珠美女会这么爽快地答应,当即狂喜不已,嘴巴里更是口水横流。

“找地方?好好,哥哥们就住楼上,妹妹,走吧。”流氓们说着话,就带着珍珠走了过来,目的地,我所躲藏位置的这栋大楼。

“喂喂,你还不上去阻止啊,都上楼了。”罗刹王急得直跳脚。

我白了他一眼,“要我阻止谁啊?”

“自然是阻止那美女跟他们上去啊?”

“难道你还担心那她会被那三个白痴混混欺负?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是担心那三个白痴吧,惹谁不好,非要去惹上她。”

“不是…。哎呀,我知道那美女不是凡人,那三个白痴是不可能欺负得了她的。可是现在是她自愿跟他们玩啊,这不是白便宜那三个家伙了吗?”

看他这么着急的样子,我瞪着眼,怪怪地问道:“你是不是很想上她?”

“废话,这么正点的女人谁不想上?”罗刹王是毫不犹豫地回答。

“看来你是活到得不耐烦了,想找死。”

“只要能上一次,就是死一百次我也无怨无悔,大哥,你快上去阻止她吧,要不你放了我,让我上去。”罗刹王说着话不安地挣扎起来。

我冷笑了一下,“告诉你,这个世上但凡碰她的男人都死光光了,更别说上她。唯一一个还活着的就在这里。”

罗刹王瞳孔一缩,“这么说她被你上过了?”

“***,老子只是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奶子就被追得像条狗一样,跑到哪她就追到哪。要是真上了她,那还不被追得像只老鼠。”

“你,你不是在唬我吧?我罗刹王活了几百年,可不是被唬大的。”

我冷哼一声,“你TM爱信不信,老子现在可没那闲心来唬你。”

“好好,大哥,我信就是,那你倒说说她到底是谁啊,这么恐怖?”罗刹王说完,一副急切的表情望着我。

“她是谁?她是仙界老大的宝贝女儿。”

“啊…?天哪。”罗刹王倒吸了一口凉气。

“嘿嘿。”我阴笑了两下,“你听说过她?”

“去,去过仙界几次。天哪,珍珠公主,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哎呀,别说这些了,大哥,我们快逃吧。”罗刹王哭丧起来。

这家伙这会反比我着急了,我怀疑他以前是不得罪过那魔女。

“你以前得罪过她?”我忍不住问。

“哎呀,大哥,我的亲哥哥,都百多年前的事了,您老人家就别问了,先逃再说。”

“那好。”我答应着,站起身就要走。突然,头顶“砰”的一声,接着风声大作,似有什么东西砸了下来。

我条件反射般急忙一退,“呼呼”声中,上空果然有东西砸落。

“砰砰砰”三声大响,好象有三样东西砸落下来,同时还有液体飞溅而起,直溅到了脸上。

我定睛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距离十米处,三个被摔得稀巴烂的人堆成了一堆,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血水溅了一地,还飞溅到了我脸上。我想也不用想,就肯定是刚才那三个倒霉的小混混。

“太,太残忍了吧。”我发觉自己的腿肚子在打哆嗦。上面的罗刹王哆嗦得更厉害,脸上几无人色。

“大,大,大哥,快逃,逃啊!”

我猛然清醒,正要拔腿开溜。一个倩影突然横空降落,站在五十米外的地方,远远望着地上的尸体。

“完了。”我在心里悲呼一声。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老君下凡尘】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