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少的萌宠淘妻》小说最新章节 战少的萌宠淘妻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归人 总裁豪门 2019-08-24 23:33:04 0 0

《战少的萌宠淘妻》小说最新章节 战少的萌宠淘妻免费章节目录在线阅读,《战少的萌宠淘妻》这是一本已完结的总裁豪门小说,战少的萌宠淘妻小说全文一共 228 章。当前最新章节: 第228章:你倒是会调教人的很,更新于2019-01-04 11:07:51。战少的萌宠淘妻小说讲述了: 他是皇室最为冷酷的皇子,也是唯一一个被国王看中的继承人,而她是一个英国的留学生。 他为了让她爱她,不离开他,甘心做他的女人,不惜用尽一切办法。 “我不可能待在你身边!”她说的那么决绝,眼神中没有一丝留恋。 “想走?你问过你的心吗?”这是一场爱的追逐游戏,没有谁的愿意与否,只能看谁先心软。

战少的萌宠淘妻小说试读:

“战南歌,你放开,你混蛋……”

战南歌哪里管她说的话,直接把她强行塞进车里,保安跑过来阻止,结果战南歌回头一看,吓得保安不敢再上前一步。

这不是Kevin皇子吗?

凌慕儿大喊着救命,可是保安早就被这气势吓怕了。

战南歌的助手林翰跑过来说:

“别怕别怕啊,皇子这是和他女朋友吵架了,她家里出了点事,她不愿意相信,有些激动,所以就……”

保安一脸若有所悟的样子。毕竟是皇子,人气又高,他当然相信了。

林翰见他相信了,就拍了拍他的肩,说:“你放心吧,人我们会完美的送回来的,你不用承担责任,到时候你就说是我们带走的好了。”

保安点了点头。离开了,凌慕儿都快被气死了。

可是她的脸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战南歌就奇怪了。

既然逃不了了,就这样吧,他也不可能把她给杀了。太累了,昨天晚上就已经很累了,今天这个男人竟然还……

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去想了,闭上眼睛,没有再看他……这个疯子!

战南歌也没有说过,就是脸黑的吓人,看着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他也不爽,跟着他,就让她这么不开心吗……

等凌慕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装饰的十分豪华的房间里了,想了想应该是战南歌家……

凌慕儿看着这周围的环境,却听见浴室里穿来了水声,这是有人?

结果她还没有听太久,就看见浴室的门突然被大力的打开。

“砰!”声音很响。看得出来,他很急。

“你想去哪儿?”战南歌问,身上裹着一条浴巾,裸露着上半身,看着凌慕儿。头发上的水,还在一滴一滴的顺着他的脖颈往下流。

凌慕儿看着战南歌的身体吞了吞口水,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战南歌现在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戾气只要是个人,几乎都会害怕。

“你想干什么?”

纵使没穿衣服的他,身上散发着很多的野性的气息,凌慕儿也能看的出来,这个男人从头到脚散发出的帝王的气息。

一个男人要有这种气质,绝对不是靠装出来,浑身上下都是一种容不得你反抗的感觉。

“我干什么?”战南歌一步一步的走向她。

“你希望我干什么?”战南歌看着她,挑起她的下巴,离她那张清丽的小脸越来越近。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战南歌突然皱着眉吐出来这一句话。

“战先生,我想,你要是用这个去追女孩子的话,几乎所有女孩子都会说一句,真的很俗!”

“……”他这么认真的问她,她说他很俗?

“战先生,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她退后了几步,看着战南歌那张妖治的脸,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是邪魅到了极点。

可是上天好像很喜欢这个男人一样,把他生的妖治却恰到好处,一米八七的身高,几乎连男模看到都会羡慕的身材。

黄金比例分割,那张妖孽的脸上现在带着怒气,所有人都说人一生气就会变得很难看,可是在这个男人身上,她找不到一样是可以形容这个男人不好看的。

他几乎每一个呼吸,每一寸皮肤都是在诠释着他的完美。凌慕儿看着他,

“凌慕儿,你过来!”战南歌双手环胸看着她,头发上还在滴水,这更加给他添了不少野性的气味。

凌慕儿哪里会听他的话,光是这样看着她,她的心就一直扑通扑通的跳,这个男人实在是完美的无可挑剔。

“你过不过来!”战南歌怒吼,还没有人敢不听他的话。

“你不要等我过去,你再后悔!”战南歌说罢就要放下手往她身边走,结果凌慕儿吓得立马走过去。

“干什么?”凌慕儿的个子并不是很高,只有1米62,她仰头看他,好歹自己也是个将门之后,怎么可以这么点场合就退缩?

战南歌一把扯过她的手臂,搂住她的腰,自上而下的看着她,凌慕儿极力反抗,但是奈何这个男人跟野兽一样,力气大的惊人。

“你刚刚不是问我,我想干什么吗?现在知道了吗?”

战南歌把头凑近她的耳边说着,凌慕儿听得浑身发凉。

“战南歌,你这么强迫一个女人,你是男人吗?你的皇家风范呢。”凌慕儿惊恐的看着他。

昨天晚上的屈辱到现在都没有忘记了他现在竟然还要再来一次。

“不啊,如果你本人愿意,就不算强迫,况且,你可以选择随时告我,我战南歌随时奉陪,如何……”

“战南歌,你是不是精虫冲脑了!”

凌慕儿用手抵着彼此的胸膛,她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气不打一处来。她想,如果这个男人只是个情人,那世界上应该找不到比他还要完美的情人。

但如果是做恋人,他一定是不合格的。

“凌慕儿,你不觉得,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对我撒谎吗?”战南歌的气息很热,打在她的耳边,凌慕儿浑身都在打颤。

“你才说谎!”

“凌慕儿,别告诉我,你的身体没有渴望着我,在我看来,现在的你,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我。”

“战南歌,你放开!你个混蛋!”凌慕儿反抗,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廉耻。

“凌慕儿,我只和你说一次,我很讨厌别人骂我。”战南歌有些愠怒。

凌慕儿灵光一闪,推开他。

“不好意思,战南歌,我和你相反,我最喜欢骂人!”凌慕儿狠狠的看着他。

“我劝你不要挑战我的极限……不然的话,我会用一千种方法,你会后悔你今天所说的每一句!”战南歌死死地盯着她看,就算这样,他也舍不得动她。换作是别人,他早就把她给一枪崩了。

战南歌大步走向前,一把拉住她的柔荑,用力地往床上一甩,俯身按着她的手,生气地说:

“凌慕儿,我战南歌不是你随随便便就可以骂的人,如果再有下一次出现你触碰我的底线,我就把你昨天晚上的所有视频照片都发给你的每一个亲朋好友,包括你那不可一世的老爸凌天一。”

凌慕儿瞬间吓得长大了瞳孔,他是怎么查到她的爸爸的?

“怎么现在害怕了?凌慕儿,让你好好的呆在我身边,就这么难吗?”

战南歌捏着她的下巴,明明个子这么小,她哪里来的勇气敢反抗他?

“你混蛋!”他竟然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做了视频。

“怎么,你想再次挑战我的极限?”他差点忍不住就掐她脖子了。

“还是说,你想看我们昨晚的恩爱视频?”他捏住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

凌慕儿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有种想杀死他的冲动,他真的把她惹毛了。

但是,战南歌却很享受这样的她。

他战南歌征服女人,只要他玩儿的尽兴就好,哪里管他人的观念。这种霸道和强势已经是他深入骨髓的一种习惯。

见她没有反抗,他吻的更深了,一下,又一下,越来越疯狂,越来越霸道。

她的味道,他竟然这么留恋。

“战南歌,你会后悔的!”凌慕儿十分生瞪着这个男人,对于他这样的行为,她已经不会再说什么了。

“后不后悔,现在,你说的不算。”他说的很狂妄,语气是那么的不可一世。

他一把撕了她的衣服,凌慕儿的美体就这么露在了这夜色中。

“你放开我!”凌慕儿知道昨天晚上她是被人下了药,也怪她自己胆子太大,什么人的东西她都敢喝。

“姓凌的,你在说笑吗?”战南歌挑起她的下巴,看着那被他吻肿的唇瓣。

“凌慕儿,你知不知道,他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一直渴望着你?”

“你不要胡说!”她的脸爆红。

“胡说?凌慕儿你确定你的身体现在不是在渴望着我吗?”

“渴望你妹!”凌慕儿的野性子彻底爆发了,本来以为他是个皇子应该品行挺好,怎么跟个……

“凌慕儿,你要是再敢骂我一句,小心我杀了你。”他这会儿真的生气了。

“那你杀啊,战南歌,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把我囚禁算什么本事?”

“本事?凌慕儿,千万不要质疑我的能力!”他一把扯去她最后的防线。附上她的唇,在她的唇上有些重的咬了一下,以示惩戒。

凌慕儿觉得耻辱极了,为什么这个男人会招惹他。

可是为什么她连哭的能力都没有。

直至这个男人又一次攻破她的防线,她才觉得,自己是有多么没有用。

“妈的,战南歌,你有种!”

“我当然有种!这个你不是最清楚吗?”他捏住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深沉的可怕。

“如果你能乖乖的,就不会有真的多苦受了。”

“是吗?就算我听你的话,你也不会给我好日子过。你就是为了满足你的兽欲。”她用力的掐他的肩膀,指甲都陷进去了。战南歌看她。

“是不是,你说了不算……”第二天早晨,战南歌早早的就起来了,看着面前的女人,他掀开被子,走向了浴室。

昨天的那种情况,完全不是它想要的,可是这个小妮子怎么就是和他对着干?

凌慕儿缓缓睁开眼睛,指甲上还有血迹,这个男人……

“哗……”浴室里传来了水声。

她蜷起身子,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脸。她的手机被没收了,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可恶。

一次,两次……如果不逃是不是还有第三次?

可是又有什么区别呢,对于那个男人而言。又或者说,对于她而言。

她身上已经穿好了衣服,很漂亮蕾丝睡裙,只不过再漂亮也让凌慕儿开心不起来。

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他认识她的爸爸?为什么,她没有听她爸爸提起过这个男人啊。

“咳咳……”

她轻微的咳嗽起来,因为是三胞胎的老小,所以身体不是特别好。

更这两天被战南歌这个男人折腾的死去活来。

“你醒了?”战南歌的声音传了过来,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刺人。

“……”

凌慕儿怎么可能答应他。她缓缓的闭上眼睛。

“不说话也没有用!”

“来人!”仆人迅速进来,推着一车的早饭,那味道,狠狠的刺激了肚子饿得极其厉害的凌慕儿。

战南歌走过去一把拉起假睡的凌慕儿,扯的她手臂生疼。

连续两天干那种事,凌慕儿早就浑身酸痛,他这么一扯,她疼的更加厉害了。

“你放开!”

“不装睡了?”战南歌好笑的看着她。

“关你什么事?”凌慕儿瞪他。

“凌慕儿,把你那种眼神给我收起来。”战南歌捏着她的脸,看着她这娇弱的脸,一点也没有怜悯。

“你要是不想看见,你可以放我走,这样你就不用天天看着我这张脸恶心。”她用激将法激他,皇子就是皇子,就是拜托不了他拿高傲的性格。

“别在我面前耍小聪明,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战南歌放手,一把横抱死她,凌慕儿很轻,战南歌也知道她很瘦,基本没什么肉,她都不知道这副身体是怎么养的。

“你放开!你个卑鄙无耻下流肮脏的家伙。”凌慕儿不顾身上的酸痛,用力的打着他。

“凌慕儿,你再这样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办了。”战南歌生气的看着她。明明看着没什么气势,为什么这么能动?

“你……”凌慕儿不说话了。

战南歌示意女仆出去,他把凌慕儿放到自己腿上,看着面前的早餐,他为她:

“你吃什么?”从昨天开始她就没有吃过饭,昨天晚上还被他给办了,现在身体肯定很虚。他战南歌要的可不是一个病秧子。

“我自己来!”凌慕儿生气的说。

战南歌奇迹地没有组织,可是凌慕儿刚拿起勺子就掉下来了,身体已经酸痛的动都动不了。

“怎么,没劲?你不是说要自己来吗?”战南歌看着她,凌慕儿脸都红透了。

战南歌看了一下早餐,盛起一小勺子粥,在嘴边吹了吹。然后伸到凌慕儿嘴边。

“张嘴!”战南歌命令到。

凌慕儿虽然生气但是还犯不着和自己的身体过意不去。

战南歌看着凌慕儿吃了他喂的粥,竟然勾起了嘴角。

“这不是挺乖的吗?”战南歌嘲笑她。

“傻子才会和自己的身体过意不去。”凌慕儿说。

战南歌彻底被她逗笑了,这个女人,真的是个矛盾体,一方面讨厌着他,一方面却又不愿意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吃下了自己讨厌的男人喂的粥。

“有什么好笑的?”凌慕儿问。

战南歌很想说一句,你哪里都好笑。但是这种话不符合他的性格,他没有说话,又对她笑了笑。

凌慕儿看着他笑,她就想打人。她有这种情况,还不是他害的?

战南歌又盛了一小勺子粥,给她喝下。以此循环。

“你不吃吗?”凌慕儿看着他,他会有这么好心,只给她喂食?

完了这粥里不会有毒吧,完了完了,都怪她大意,饿傻了,都忘了让他先尝一口试毒了。

“你在关心我?凌慕儿,你这表情什么回事?你在怀疑我给你下毒?”战南歌放下勺子,生气的看着她。

凌慕儿很诚实的点头。

她以为战南歌会生气,结果却出人意料,战南歌笑了,笑得很大声。

“凌慕儿,你简直就是个矛盾体!”

凌慕儿看着他笑成这样,默默的在心里骂了很久。

“你才矛盾体,你全家都矛盾体。”

战南歌忽然拿起勺子,盛了一小勺子粥方法嘴里,然后放下勺子,捏住她的下巴,给她喂了下去。

“唔……”凌慕儿没有什么力气打他,只能叫着。

“这下还有毒吗……”

战南歌捏住她的下巴,看着她,距离很近。

凌慕儿看着他,心脏跳的很快,她第一次认真的看着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妖孽。

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原来男人也可以用漂亮这个词来表达他的好看。

这个男人简直了。

“看够了吗?”战南歌问她。

“谁在看你,你别自恋了。”凌慕儿微笑着回答,正是因为一本正经的说着违心的话。才会给人一种欠扁的感觉,战南歌差点掐她。

“我自恋?那凌慕儿你的耳朵在红什么?跟猪耳朵一样。”战南歌好笑的看着她,凌慕儿吃惊的看着他。

她耳朵红了?怎么可能。还有猪耳朵是什么比喻?

“你这女人,真是矛盾,明明对我有感觉,却装清高,有意思吗?”战南歌问她。

凌慕儿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哪知眼睛看出来她对他有意思了?她平时看个海贼王都会很激动,她怎么就对他有意思了。

“喜欢你我还不如喜欢路飞!”凌慕儿也是急了,直接蹦出来这一句,却发现这瞎说的一句把战南歌的脸给彻底弄黑了。

“路飞是谁?是你在外面的男人吗?”他捏住她的肩膀,十分生气。

他不认识路飞?不过也对哦,他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子,怎么可能认识二次元人物……

不过这倒让她灵光一转。

“对啊,我喜欢的男人可多了,战南歌你给我听好了,老子我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想要得到,追我的男人多了去了,我不仅喜欢路飞,我还喜欢索隆,我还喜欢山治,还有玖兰枢……”

战南歌一把踢了餐车,掐住她纤细的脖子,直接把她提了起来。

“凌慕儿,你再说下去试试?”战南歌的脸上布满了乌云,她竟然有这么多男人。她把他当什么了?众多男人里的一个?

凌慕儿吃力的打着她,脸都涨的通红。

“放开!你……放开……”再掐下去,她真的会死,她死了没关系,可是她还有爱她的爸爸妈妈国内等着她。

战南歌一把把她扔到床上,摔得凌慕儿生疼。

“那些男人都是谁?”

凌慕儿好不容易得到了解放,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一个转头就看见了战南歌那张放大的让她厌恶的脸。

“都是……都是我的男人,怎么了,皇子殿下,你觉得受辱了,你抓来的女人,给你的脸抹黑了?”

凌慕儿性子倔,别人越是惹她,她就越是不服气,越是要还击给他,看着战南歌现在的样子,她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让你不看动漫!

“我告诉你,战南歌,他们每一个人,都比你强,比你好,比你有担当,最起码,他们不会像你这样,打女人,囚禁女人。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男人做不出来的事!”

凌慕儿看着他,漂亮的眸子里满满的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视觉冲击。

“你别逼我打你!”战南歌真的被气到了,在他身边还没有一个女人敢这样说他的。

“你看你,这么点儿度量都没有,你真的是差他们差远了!真不知道你的皇家修养在哪里。同样是皇子,玖兰枢就比你高的不是一个层次!”

凌慕儿反击,看着他生气的样子,她别提有多爽了。

“啪!”战南歌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脖子上,他差点就没有忍住,打在她的脸上。

凌慕儿被他这一下打蒙了。

“你打我?战南歌,你有本事打在我脸上,这样好让我认清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好让我更加恨你,你最好一巴掌把我打死,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凌慕儿疯了一样的吼着。

战南歌却冷冷的看着她,用力的摁住她的肩膀,整个室内的温度感觉都已经到了零下,冷的吓人。

“凌慕儿,你别以为我不敢!”战南歌狠狠的看着她,那眼神似乎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凌慕儿也吓着了,看着他很久,都没有敢说话。

“你最好给我看清事实,现在在你身上的男人是谁!至于那些男人,你最好给我忘了。”

“不然,我杀了他们!”战南歌看着她,眼神越来越狠,凌慕儿却笑了。

“那你去啊,战南歌,你真的是幼稚到了极点。你有权利就用来杀人,呵,你果真本事。”这下轮到凌慕儿好笑的看着他了,战南歌的怒火又一次被凌慕儿成功的挑起来了,看着他生气,凌慕儿别提有多爽了。

“凌慕儿,你最好不要激怒我!”

“我想,我已经激怒了!”凌慕儿还嘴。

“你给我等着!”战南歌生气的出去,用力的关门。

“来人……”“少爷,请问有什么吩咐?”一个黑衣人毕恭毕敬问他。

“给我去拿手铐过来!”战南歌生气的说着。黑衣人照办。

不一会儿,他便拿了很多手铐过来,形状各式各样,战南歌生气的拿了两个手铐,走了进入,只见凌慕儿躺在床上没有动,闭着眼睛好像在想什么。

战南歌以为他在想那些男人,更加生气了。

他走过去,凌慕儿也没有睁开眼睛,直到凌慕儿听见咔的一声,凌慕儿才惊恐的睁开眼睛,想要挣脱,可是来不及了,手铐的另一头已经被战南歌牢牢实实的铐在了床头。

“你干什么?战南歌,你个混蛋,你给我解开!”凌慕儿也不管身上的疼痛了,这手铐一锁,就代表着她已经完完全全的被他给困住了。她想逃也很难了。

这完完全全和囚犯没有区别!这个疯子。

战南歌单腿跪在床边,捏着她的脸,看着她。

“放开?混蛋?凌慕儿,你已经彻底激怒我了,你还想有一个好下场?你在说笑吗?果真天真的可以……”

他松手,凌慕儿想一脚踹上去,可是她完全伸不了腿。

“我告诉你,凌慕儿,这就是你惹怒我的下场,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乖乖的当着我的情妇,没准哪一天,我开心了,对你厌倦了,我会考虑放你自由!”

他的语气很张扬,霸道的不可一世,明明长着一张倾倒众生的脸,可是现在看着,凌慕儿越看越厌恶,越看越恶心。

“情妇你妹!”凌慕儿那里是听话的主,果断回嘴。

“你说什么?”战南歌掐着她的脖子,十分生气。因为他真的有妹妹,只不过还没有回来,还在特工岛训练。

“你听不懂中国话吗?那你跟我讲什么中国话?那我用英文再给你讲一遍,情妇……”

凌慕儿还没有说完,就被战南歌掐住了脖子。

“凌慕儿,我不管你骂什么,不准说你妹!”战南歌很生气,她随便骂人就算了,还骂到他妹妹得身上。

“怎么……情妹妹?”凌慕儿也是胆子大,挑战一个讨厌的人的下线什么的,最有成就感了。

“你再说一句,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在我身下的样子发给凌天一,还有简优。然后公布在网上?我看你老子在军中的地位还有没有,我看你妈妈的公司还开不开的下去,估计这么一弄,你哥哥海军中校的位置也不保了,你在西点军校的两个哥哥也会被退学,你自己看着办吧。”

战南歌生气的放开手,凌慕儿震惊的看着他,这个男人疯了吗。

“你就是个疯子,战南歌!”凌慕儿吼道。

“是又怎么样!你最好给我小心点,凌慕儿,不是每个人你都惹得起,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天真!”

战南歌看见她吃了倒耙,心情也舒畅了不少,不得不说,很少有人能让他这么生气了。

这个女的真的是胆大到了极点。

“所以呢……你皇子大人就要囚禁我这么一个天真的女人,你不觉得你其实也不高明到哪里去吗?”凌慕儿看着他的眼神带着极度的愤怒,还有一丝的恨。

“外面的女人那么多,比我身材好的不在少数,却非要我这个不讨你欢心的女人留在自己的身边,你这是自作孽啊,怪谁啊!”

凌慕儿继续不怕死的说,看着他的眼神依旧没有退缩。

战南歌看着她,只觉得这女人,够种。他现在暂时不想理她,他还要去公司,他直接离开。

凌慕儿看着他离开了,也没有回来,这下才放心的闭了眼睛。

她刚刚是以为他走了,所以像歇息一会儿,可是谁知道他……

战南歌的房间隔音效果很好,根本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就连喊人送饭都是用的话机。

凌慕儿自己也觉得其实是自己犯贱,为什么自己要一个人去酒吧,胆子还那么大的喝了别人给的酒。

可是那个男的现在想想真的不像坏人啊。果真是自己从小到大在家里不出去的结果吗。

即使知道人心隔肚皮这件事,可是还是作死。

思前想后还是自己太天真了。

她看着房顶,战南歌的屋子装饰的很奢侈,墙上竟然还挂了一个梵高的真品。

不过再奢侈,她也不会喜欢这里。

像个监狱一样,没有自由,没有尊严可讲,她这辈子都不会想呆在这里。

对于人类这种灵长类动物,没有什么比没有自由更加让人觉得可怕了,像个没有自由的鸟儿,这样子的日子,比死还难受。

战南歌换上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西装,出门之前吩咐下人要按时给凌慕儿送吃的,不然回来饶不了她们。

战南歌出大门之前,看了一眼楼上,然后用力一踩油门,开着自己的车冲出了大门。

帝国集团大厦,战南歌带着一身的怒气进了公司,所有人都不敢靠近,本身的气场就让他们害怕,更别提现在了。

战南歌打开了总裁专用的电梯,看着面前的电梯,不爽的按在了42层上。那力气恨不得摁穿电梯。

“叮……”电梯门开了,战南歌迈开长腿走向办公室,带着一身戾气的他,基本没有人敢靠近。

“你说,总裁今天怎么了!”战南歌的一个秘书琳达问。

“不懂……估计家里有什么事吧。谁知道呢。真不知道总裁怎么想的,一个好好的皇子,干嘛自己经营公司。他明明可以直接享受荣华富贵了啊。”

马克捧着咖啡杯,不解的摇头。

“那是因为人家有担当,不想用这白来的钱,你以为总裁和你一样。”琳达是战南歌的终极小粉丝,对于战南歌的崇拜已经到了盲目的级别。

不过如果能约个炮什么的那就更好了。这么优秀的男人,谁不想得到?

奇迹的是在别墅的凌慕儿用力的打了一个喷嚏。

“感冒了?”凌慕儿想,不可能吧。

“一定是战南歌那家伙在背后骂我!”凌慕儿十分肯定的说着。

“这个手铐怎么这么难开啊……”凌慕儿十分不解,她在家开手铐,都是分分钟的事情。卡子一通,就开了,可是这个手铐就跟战南歌的脑子一样,它就是不开,它就是不开。累死她了。

浑身都酸。

帝国大厦,战南歌正用心的批改着文件,即使早上的事情让他心情很不爽,可是工作起来,永远都是一丝不苟。

“叮……”

电话想了,战南歌随手拿起。

“喂……”对方很欢快的说了一个字。

“喂,有事快说……”战南歌依旧不爽。

“呦,哥哥,谁惹你了啊,把你惹得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战南亭打着她哥哥的趣,并且向身旁的人抱怨。

“莫染姐姐,你看你看,我就说的吧,哥哥他就是有了老婆忘了妹妹的主。”说着说着,还装出一种要哭的语气。

战南歌放下手中的笔,这件事肯定是他爸爸妈妈说的,对于他的妹妹知道这件事,他并没有不开心,就是对于家里的小妮子很不开心。

“别瞎说!”战南歌不悦地拧眉。对于妹妹的疼爱,他们几家人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宠上天了。

“不训练吗?”战南歌问,这会儿的声音,要是给凌慕儿听到了,凌慕儿估计嘴巴里能吞蛋,也太温柔了。

“今天特例,休息一天……”莫染咬着苹果说,隔着电话的那边,战南歌都能听见她咬苹果的声音。

“司徒莫心呢?”战南歌问,他们几个是一期的,只有两个人肯定是不正常。

“他啊……唉,战南歌你想什么呢,我告诉你,别打我弟弟的主意,他有小初了。”司徒莫染笑着说,他从小就觉得他们两个有一腿,性格一样,脾气差不多,简直是要上天的节奏。

而且从小就腻歪在一起,无论风吹雨打,简直了。

“司徒莫染……你想什么呢!”战南歌头疼的问她,家里一个,这里一个。

“唉,南歌,你老婆长的怎么样啊,都不告诉叔叔阿姨叫什么,难道长的不好看?还是……”司徒莫染继续调戏战南歌。

“能不能先把你嘴里吃的东西吞了再和我说话……”

战南歌嫌弃的说,虽然没有视频通话但是听都听的出来司徒莫染个吃货嘴里塞满了东西。

“对啊对啊,哥,嫂子长什么样?我还以为哥你不会找嫂子呢,我还以为你要和小表哥过一辈子呢。”

战南亭的性格像蕾娜,很欢脱,嘴巴一打开,就有说不完的话。

“……”战南歌没有说话。

“估计没戏……”司徒莫染以一种看穿未来的语气说着,绝美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得意,气的战南歌隔着电话都想杀了她。

有这么损友的吗。

“暂时保密……还有,她长的不难看!别怀疑我的审美。”说罢战南歌挂了电话。

“哎……哥……”电话还没有通多长时间,就挂了。战南亭不开心的看着司徒莫染。

“小表姐,你说,哥是不是不喜欢我了……”看着战南亭委屈的小脸,司徒莫染笑着把苹果轻轻塞进她的嘴里。

“不会的,吃个苹果就忘了啊。”司徒莫染笑着说。

“恩……”战南亭耷拉着脸,司徒莫心一回来就看见满脸不开心的战南亭,疑惑的看着她姐,她姐耸了耸肩。

战南亭咬着苹果就扑到了司徒莫心身上。司徒莫心差点没准备好,就摔了。

“小表哥,我哥不爱我了……”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战少的萌宠淘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