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飞拂地枝芽绿小说、春飞拂地枝芽绿小说免费阅读

红尘 总裁豪门 2021-07-29 18:47:44 0 0

春飞拂地枝芽绿

春飞拂地枝芽绿小说、春飞拂地枝芽绿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4-25 12:45

字数: 2,741,418

状态: 已完结 1331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春飞拂地枝芽绿小说简介:

一场因为家族的存亡,而莫名承诺的婚姻,到底会如何?

他们在这场婚姻中磨合,矛盾丛生,那朵萌生出来爱情的嫩芽,是在一切的磨难中死去,还是渐渐地成长,她又将何去何从……

春飞拂地枝芽绿小说预览

第一章特地绕开人群走到角落里的常夏,深吸了一口气才接起了电话,“杨思思,今天这又是哪一出?”

她的口气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讽。

电话那边却是娇滴滴能揉出水来的声音:“夏夏,瞧你说的.我们到底是好姐妹,你总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就和我生分了吧?对了,我今天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我和以航决定在本月十八号订婚,请贴我已经给你送过去了,你可一定要来啊。”

常夏简直快要气笑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抢了人家的男朋友,还好意思让她参加订婚宴,要不是她的脑子没坏掉,还真以为她这亲热的口气是自己的好闺蜜呢。

“订婚宴就算了,我很忙,没空去看一对贱人!”常夏干脆利落的说完,就要挂断电话。

对面却骤然传来杨思思拔高的声音,“常夏,你说谁是贱人呢?莫不是你怕了,根本不敢来?”

不等常夏说话,她又得意的加了一句,“也是,你家现在破产了,来了也只有丢人现眼的份儿,那些叔叔阿姨们没准儿看你可怜,还赏你几个钱呢~~”

杨思思捂着唇笑了起来,没人比她更了解常夏的骄傲了,堂堂常氏集团的大小姐变成一文不名的穷光蛋,看她怎么还有脸面对以前交好的世家长辈。

被那些人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大概是她最难堪的场面了吧。

可她没想到,常夏本来想挂电话,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却莫名心中一动。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就递给她一个印满了红色桃心的邀请函!!

看着上面亲亲热热相依偎在一起的两个小人儿头像,常夏罕见的沉默了,拉了拉母亲的衣角,“妈~~~”

她不是故意不告诉母亲她和路以航分手的事,只是路以航这些年常常来家里,母亲早已把他当成了半个儿子,她不忍她伤心。

站在常夏面前的母亲有些担忧的看着女儿,夏夏对路以航的感情他们做父母的最清楚不过了,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路以航一次也没有登门,他们心里就有底了,只是看着女儿一日日消沉下去的模样暗自心疼。

“行了,不就是丢个男人吗,至于这么要死不活的?怎么样,需要我帮你好好的挑件礼服吗?输人不输阵,给妈打起精神去!”

听到母亲这么说,常夏张大嘴巴心里嘀咕着,“妈,你确定是我是你亲生女儿?怎么琢磨这番话都感觉自己是充话费送的呢?!”

“去你的,也只有对着我的时候,你敢说出这样不着调的话!”常母毫不留情的戳了女儿额头一下。

看到母亲这样,常夏的心情也骤然轻松起来,抱着母亲的胳膊撒娇道,“行了妈,您去帮我挑选礼服好了,您的眼光最好了~~~”

常母叹了口气,看着女儿的笑容不像是勉强的样子,才缓缓问道,“你真打算参加这个所谓的订婚派对吗?”

“当然参加了。”常夏毫不在意的道,虽然她恨不得将眼前的邀请函撕得连渣都不剩。

可是这样发泄也是无济于事,杨家小姐订婚,上层人士去参加的肯定很多,这对她是个机会,也许可以遇到以前的长辈帮常家一把。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不能意气用事。

“妈,我去洗个澡,旁的事您就不用操心了,您放心,女儿一定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把那对贱人晃死~~~”

她推着母亲下楼,然后飞快的奔到浴室里,不一会儿就传来了流水的声音,还不忘记哼着小曲,‘昨日向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

站在楼梯口的常母摇了摇头,看到女儿这么精神百倍活力四射的样子,她总算是放心了。

参加订婚宴那天,常母果然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原本飘逸的长发,用卷发器处理了一下披散在肩头,显得妩媚动人,身上穿着常夏最喜欢的那件单肩的长裙,月白色和浅蓝的搭配,给人清新自然的印象。

杨思思一直嘲讽她,胸前那片稍有欠缺,也因为荷叶白纱的设计掩盖,优雅之余而不失灵动。

白皙香艳的后背处,是蓝白相间镂空印花,将那片白皙曼妙的身姿衬托的若隐若现,单肩的设计正好将她小巧精致的锁骨展现的分外诱人,纤细的腰身收线的位置有不规则的蓝色水钻,小小的却在灯光下亮闪闪的,分外惹人瞩目。

常夏的个子原本就不低,踩着一双高跟鞋,更加将这套衣服传出了别样的韵味,在满意之余还敛了敛了裙摆,在落地镜满前转了一圈。

“怎么样,女儿很漂亮吧?”常夏故意凑在母亲的耳边低语。

发丝拂过母亲的脸颊,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能够感受到母亲脸上颇为满意的笑容!

“虽然都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可是妈妈还是期望,你能够过得开心,没有必要太在乎别人的看法,明白吗?”常母拍拍她的手。

其实常夏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更何况作为常氏集团的继承人,出席这样的场面也是应该的,毕竟路以航是她昔日的部下,关于他是否真正背叛常氏集团,这件事情还有待考究,如今既然他们公然邀请,她也必定要端着姿态去赴约。

“老妈,我要让他们知道您的女儿,在哪里摔倒了也能够在哪里站起来,放心吧,我还不至于真的去那么蠢,我有自己的打算!”她笑着说道,信心满满的给自己打气。

被女儿的信心感染,常母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第二章“老妈,我要让他们知道您的女儿,在哪里摔倒了也能够在哪里站起来,放心吧,我还不至于真的去那么蠢,我有自己的打算!”她笑着说道,信心满满的给自己打气。

被女儿的信心感染,常母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坐出租车到达了订婚仪式的海日五星级酒店,酒店大厅张贴着巨型海报,路以航棱角分明的五官和杨思思巴掌大的笑脸紧贴在一起,眼神里写满了甜蜜和亲昵,向着所有参加仪式的宾客,炫耀着他们的幸福。

常夏移开了视线,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海报旁边的标注:订婚宴二十一楼全至尊豪华宴会厅!

抬起手敛了敛裙摆,唇角翘起一丝冷意,还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杨氏家族财大气粗,居然选了这么一个宴会厅,‘全至尊豪华’这个噱头总能让她想起KFC的全家桶……

海日五星级酒店,原本就是杨氏家族名下的产业之一,杨家雄霸整个城市,连省长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毕竟整个省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杨氏家族的手里。

等常夏坐着电梯到达了二十一楼的时候,还没有等电梯门完全打开,就已经听到了绵延不绝的议论声。

“没想到啊,居然排场这么大,连进入宴会厅都要佩戴腕花!”

“啧啧……也不想想今天的主角是谁?那可是杨家的千金大小姐!”

“可不是嘛,听说这些佩戴在手腕的花,都是从佛罗里达空运过来的!”

“……”

佛罗里达?!切,怎么不说是加勒比海呢?

常夏暗暗嗤笑起来,想要绕开了电梯旁边正在八卦的宾客……

她混沌不堪的大脑,实在是懒得再去评判,对于严重缺乏道德底线的主角,过完今天和她常夏就是陌路人了。

正在她暗暗感慨的时候,不曾料想被身后簇拥而来的人,猛地撞到了肩膀!

整个人重心不稳,眼看要朝着电梯的金属门撞去……

不是吧,难道要华丽丽的横在电梯口吗?

满腹无奈的她,双手不自觉得攥紧,却突然感觉到腰间一紧,莫名一股大力将她环绕,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缓解了她的尴尬,重新稳稳落地之后,已经是几秒钟之后的事情了。

“走路也要专心一点儿……”

属于男性特有的嗓音,低沉而又空灵,仿佛是从云端传来的天籁之音!

在感受了惊心动魄的一瞬间,常夏整个人的心脏如同腾空旋转了一圈,平复了情绪之后,才回答了一声,“多谢了!”

“不客气,应该的。”悦耳的声音像是沉淀下了静谧的东西,打消了常夏之前的不安。

在常夏转身离开的时候,虽然没有心思去打量这个好心人的容貌,可是这个独特的声音倒是让她记忆深刻。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男人手臂厚实有力,几秒钟而已,却将她整个人从电梯口,拉出了几步远的距离。

而常夏不知道的是,这个刚刚对她施以援手的男人,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背影,灯光下那双漆黑闪亮的眸子,微开微阖,倒像是在打量属于他的猎物。

居然真的是她?!没想到这么快就再次遇到她……

男人忽然嘴角微扬,柔和的灯光下,将他俊朗清隽的模样,映照的分外清晰!

他定定的看着常夏的背影,不假思索的跟了上去!!

常夏,这一次你休想再逃出我的手掌心……

----

这个小插曲倒是让常夏缓和了一些,这才气定神闲的朝着前方走去,丝毫没有意识到紧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反而颇有兴致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宴会厅交错辉映的拼接式造型,在米黄色的灯光渲染下,更显得富丽堂皇。不得不说这个画面的确超出了她的想象。

低头看到脚下大方简约的条纹式地板,还有分外瞩目铺满玫瑰花瓣的地毯,营造出了时尚清新的韵味,踩在上面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如同站在了云端一样,有些头晕目眩。

那些发放腕花的酒店人员,男女分成两排站立,分别穿着考究的制服和修身的旗袍,一个个都跟封面杂志上走出来的人似得。

在常夏将月白色的腕花佩戴好之后,瞬间幡然醒悟,既然心中的那份爱已经毁灭,权当做这是和路以航感情的葬礼吧!总是要好好‘纪念’一下!!

怀揣着‘毁’人不倦的心思,常夏特地找了一个靠近舞台中央的位置,敛起裙摆坐了下来……

心形的拱形门被粉红色的鲜花环绕,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那对无节操的男女,手挽着手从这里走过时候,到底应该伸出左脚还是伸出右脚,也为杨思思留下一个难忘的订婚仪式呢?

“欢迎在座的宾客,下面有请今天的主角登场!”

在客人陆陆续续都挥动着双手鼓掌的时候,常夏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舞台,伴随着典雅动人的钢琴曲,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杨思思,她此时俨然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分外享受着别人赞许和祝福的目光,在扫过常夏的时候,还不忘记加深脸上的笑意。

常夏被这意味深长的笑意刺痛,反而固执的和她对视,牢牢盯着杨思思。

这个女人今天的确很美,一身象牙白的晚礼服,腰线收的恰到好处,完美的勾勒出曼妙的身子,深V领的镂空设计延伸到了腰间,让她胸前那对浑圆若隐若现,给人无限的遐想……

在柔和的灯光下,那性感的锁骨,更是让她整个人彰显的分外妖娆,齐腰下的分叉将她修长的美腿展现的完美无瑕。

真是够龌蹉的,明明是个白莲花,却要装作一副玛丽苏的样子。

“哟,瞧瞧,常家的大小姐真是亭亭玉立啊!”

“能够娶到这么貌美如花的大美女,真是颇让人羡慕啊!”

身边三三两两的议论声接踵而至,常夏反而嗤之以鼻!

还羡慕呢?

难道不知道古人的那句话吗?“世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正是对他们两个人的真实写照…… 第三章坐在常夏周围的人,几乎都是非富即贵的身份,其中也不缺乏常氏集团的合作伙伴,自然也察觉到了面露凶光的她。

如今常氏集团是墙倒众人推,自然不会和往日那般风光,他刚刚想要挖苦几句,却被常夏身边的男人扫了一眼。

那近乎冷冽的视线,让他不明觉厉,悻悻的移开了视线,大气也不敢喘了。

眼看着这对璧人伴随着悠扬轻快的配乐入场,主持的司仪开始了天花乱坠的吹捧,好一番废话之后,才准备将主动权交给这对新人,示意他们和宾客打招呼。

然而常夏就在等候着这个时机,短暂的寂静,还有宴会厅众人的目光,这一秒都不约而同的聚集在这个舞台中央的位置,常夏一跃而起。

不清楚是因为愤怒,还是久未平息的不甘心,她居然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稳稳的落在了他们面前。

一瞬间,哗然声四起,那些熟知常夏身份,还有往日共同的朋友都一脸的震惊,猜测着这场订婚仪式,是否即将演变成新欢旧爱怒斥彼此的场面……

果不其然,常夏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整个宴会厅成功的安静了下来。将整个订婚仪式推向了白热化的阶段。

“不得不赞美一下,你们两个站在一起还真是绝配啊!

短暂的沉默之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是谁啊?!”

“哪里冒出来的疯女人,敢在杨家的订婚宴上闹……”

“看打扮不像是无理取闹的样子,应该有什么原因吧!”

“……”

这些声音很低,却被常夏听的清清楚楚,她抬起下全颌,紧紧盯着面前的男人,“怎么,都到这个时候了,路以航你还打算隐瞒下去吗?”

“夏夏,你不该这样!”杨思思发出娇嗔的声音,小鸟依人的伏在路以航的怀里,“虽然,你和以航哥哥分手了,可是我诚心诚意的邀请你来见证我们的幸福……”

“不要误会我的举动,如此盛大的订婚现场,我当然是来祝福你们,还特地带了礼物,”她说着将手里的投标书丢在了他们面前。

“路以航,虽然你已经和常氏集团解除了劳动关系,但是不妨看一下你私自兜售集团的投标文书,这些证据没有冤枉你吧?”

路以航原本带着浅笑的脸,有了短暂的惊惶,却很快恢复如常,打量了一下满脸嘲讽的的常夏,岔开话题道,“既然是来送祝福的,何必又要来谈工作的事情呢?”

话音刚落,一触即发的战争被瞬间点燃,偌大的场地顿时火药味四起。

路以航的躲避,立刻掀起了一阵唏嘘感慨的声音,大家纷纷看着常夏,惊叹她居然有这样的魄力,随后嘈杂的议论声,夹杂着疑问和探究,飘到了她的耳边。

“哦,原来是常氏集团的继承人,听说他们集团都濒临破产了……”

“不过看这几天的新闻报道,这个看上去文弱的女人,也有这样的气场,说不定这件事情真的有猫腻呢?!”

果不其然,宾客也都开始议论起来,有支持常夏的说法,让路以航说清楚讲明白,听到这些声援,路以航的脸色瞬时阴沉了下来。

“夏夏,你就不要无理取闹了,昨天我都隐忍不发,任由你泼我满脸的咖啡了,还不解气吗?”

杨思思的这句话说的委屈至极,灵动的双眸还噙着泪花。

众人看的分明,而站在她身边的路以航收回落在常夏身上的目光,亲昵的搂紧怀里的人,俯身在杨思思耳边低语了几句,带着安慰的神色。

两个人完美的上演一副恩爱有加,深情款款的戏码,任谁都会相信,他岂会放着杨氏家族的千金小姐不娶,转而喜欢常夏这个疯女人呢!

“哦,多谢你的提醒,让我想起了你的存在感,或许至始至终路以航能够如此目中无人,做出这些见不得光的举动,是因为背后有高人撑腰吧……”

常夏气欲言又止,几句话就轻描淡写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常氏集团风云突变,或许是路以航和杨氏家族密谋而为……

原本此起彼伏的议论声,顿时愈演愈烈,常夏借着这股势头继续开口:“思思,听说你背地里花高价将我父亲变卖的车回收,你难道不是为了炫耀你财大气粗,为所欲为吗?连这点残存的尊严都要踩在脚下,原来你美丽善良的外表下,如此蛇蝎心肠啊!”

顷刻之间,所有不利于路以航的言论,翻涌而至直接劈面打在这对俊男靓女的身上。

常夏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心里五味杂陈,当初这两个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肆意妄为的践踏她的信任。

听到她的话,杨思思的脸一瞬间狰狞起来。

“常夏,你根本就是来搅局的对不对,你也不想想,我们杨家不至于用这样的手段去恶意搞垮你们常氏集团!”

“哦?是吗?”常夏扫了一眼杨思思,那目光冷冽让她心若寒蝉,“那为什么你的未婚夫却一脸苍白,并不打算做出解释呢?”

在杨思思百口莫辩,那些原本隐忍着,竭力克制的情绪即将爆发的时候,传来了一个声音,“我以为是谁呢,居然在这个时候打断我女儿的好事!”

这个声若洪钟的男人,正是杨思思的父亲,他的出现让杨思思暗淡的目光,立刻绽放的光彩,纤弱的肩膀微微蜷缩起来……

“爸爸,你看她……”

“原来是常氏集团的继承人?不过相比大家都明白我们杨家的规矩,小小的一个常氏集团我想要毁掉它,何须染指我女儿的幸福?小姑娘,你倒是有点胆识,不过去劝你慎重!你知道,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否则我可以告你诽谤……”

因为这个一度成为省内传奇的人物开口,原本给予常夏声援的人也都没了底气,一时之间局势完全一边倒!

常夏攥紧五指,习惯性的将指甲嵌在血肉里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肩膀上一沉,顿时让她的神经紧绷起来,因为穿着单肩的礼服长裙,能够感受到搭在上面的那双大手,肯定孔武有力,她心下一沉,难不曾居然有人要对她动手?

下一秒她抬起头,看到了身边的男人,两个人的视线对视的一瞬间,周围的所有如同静止了一般,只有属于她的心跳声,和男人近乎压迫性的气场。 第四章静止的画面,定格在这一秒,即使正是看清楚了他的侧脸,但是她依然能够肯定,这人远比她见过的任何男人都要英气逼人……

他的眉毛乌黑浓密,而且眉峰很高,因为常夏的眼睛里噙着泪水,只觉得像是和他隔着一层透明的暗纱,唯独那静若湖水异常深邃的眸子,格外的闪亮,像是夜空下的星星,为她点亮了坍塌的世界。

那一眼让她觉得眼前的男人很有味道,却也伴随着难以言喻的情绪,有些墨守成规,瞬间脑海闪过了两个字,‘古板!!’……

而站在常夏身边的人,至始至终目光都锁定在她的身上,嘴角轻抿,原本搭在她肩膀上的那双手,微微轻抚了一下,反而像是在安慰她的情绪。

常夏慢了半拍才晃过神来,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刚刚想要开口,就被对面惊喜的声音打断了。

“祈,祈少?对不起,没想到您也来参加小女的订婚宴,哎呀思思怎么也不说一声,祈少您……”

杨父话音还没落,却被一道异常冷冽的寒光扫了一眼,他满脸的谄媚瞬时冻结,额头上不觉渗出冷汗。

常夏看着刚才还严厉指责她的人,现在满脸惶恐的看过来,顺着他视线看过去,居然是她身边的男人。

那男人却一眨不眨的看着她,那双墨色的眸子甚至让她有种专注的错觉。

刚刚那股压迫性的气场重新包裹了常夏,感觉身边的男人全身散发着让人难以忽视的霸道气势,让她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不会是哪里出了问题吧?为什么被他注视后的感觉怪怪的,难以言喻!

男人唇角微微一挑,目光转向了杨父,隐隐带着一丝冰冷的压迫,淡淡开口道,“常小姐是我的妻子,请问杨先生,你想告谁诽谤?”

话音一落,周围众人大哗,连杨父脸上都露出惊愕不可置信的神情,而常夏更是张口结舌的看向她,整个人都呆滞了。

然而男人面色冷肃,丝毫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杨父震惊了半天,到底脑子反应快,结结巴巴的道,“祈,祈先生,您误会了,我没有说什么诽谤,只是常小姐是我女儿的朋友,我在招待她吃好喝好……”

杨父脸上挤出干笑,却渗出一脑门冷汗,没办法,这位可是跨国大财团祈家唯一的继承人,身家近百亿,更何况s市大部分的资产都控制在祈家手里,眼前这位可算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他可不敢得罪他。

他心底只暗暗叫苦,常家这丫头什么时候搭上祈家少主了,还被当众说成是他的妻子,要早知道,打死他也不会得罪常家。

“祈,祈少,刚才是一场误会,难得您赏脸,还请坐在这……”

杨父堆着谄媚的笑还没说完,就见那位淡淡翘起唇角道,“不了,我们还有事,先告退了。”

说完,不等杨父做出反应,就拉着一脸呆滞的常夏向门口走去。

常夏脑中早成了一团浆糊,被人糊里糊涂的拉了出来,她才反应过来,瞬间甩开了身边人的手,大怒道,“谁是你妻子,你胡说八道什么?”

怒气染上她的脸庞,却显得那双眼睛格外晶亮。

男子眼眸有些暗沉,面对她的怒意,却冒出风牛马不相干的一句。

“请问常夏女士,你是单身?还是已婚?!”

他的声音如此磁性好听,常夏心里‘咯噔’了一下,隐约觉得有些熟悉,电光火石之间,脑海闪过了电梯口经历的场面,原来是他!

只是他为什么会问她是否单身,还是已婚?

这算是什么问题……

她瞠目结舌的望着他,却看到他好整以暇的望过来,额前的短发一丝不乱,那双眼睛冷冽却又深情,仿佛在顷刻间要看穿她的内心,常夏脑中成了一团浆糊,不知怎么,下意识就冒出一句:“我,我还是单身……”

话音一落,就见对面的男子下巴微抬,一字一句的说道:“很好,那么从现在起,我想向你求婚……”

依旧是天籁般的声音,不高不低却如同在她心底扔了一个炸雷。

“求,求婚?!”她满面惊愕,以为自己幻听了,要不就是这个人故意羞辱自已……

心底一股怒气涌上,用力想要挣脱开他的桎梏,可惜她再一次犯了错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和一个身形健硕的大男人比力气,简直就是自取灭亡。

倒是因为她的挣脱,导致脚下固有的频率被打乱,十厘米的恨天高,让她再一次失去了重心!

同一个地方,相同的两个人,只是这次她避开了摔倒的局面,整个人靠在了电梯的金属板上,在电梯的门缓缓闭合的瞬间,看到了属于她和男人的身影,在灯光下格外的亲密,交织贴合在一起。

“我对你说过的,走路的时候要专心一点……”他薄唇微微张开,俯身在她耳边轻柔的说着,手指和她交错相扣,一股莫名的暖意席卷而来,蔓延到最深处……

喷在耳边的热气让常夏一张脸瞬时滚烫起来,伴随着‘叮’的一声,在电梯门再一次打开的时候,她才瞠目结舌的开口,“你……你刚刚说什么?”

他依旧牵着常夏的手,颇有风度的放慢了脚下的步伐,顾及到她的高跟鞋还有飘逸的裙摆。

“我说,走路的时候要专心一点……”同样是刚刚的那句话,此时听起来却带着几分的宠溺。

“我……我问,我问的是在宴会厅,你……你说你要求婚?!”常夏一脸不可置信,又横下心重复了一遍。

然而在她等待回答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走出了酒店的大厅,不知何时一辆纯黑色的卡宴,稳稳的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我叫祁谦,常夏你没有听错,你要向你求婚……”

他掷地有声的说着,微微抬起手臂牵引着她上车,动作很优雅的帮她敛起了裙摆,而另一只手至始至终都和她十指紧扣,等她坐稳之后,又恢复最初云淡风轻的表情继续说道:“直接开车到民政局!”

春飞拂地枝芽绿小说预览

特地绕开人群走到角落里的常夏,深吸了一口气才接起了电话,“杨思思,今天这又是哪一出?”

她的口气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讽。

电话那边却是娇滴滴能揉出水来的声音:“夏夏,瞧你说的.我们到底是好姐妹,你总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就和我生分了吧?对了,我今天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我和以航决定在本月十八号订婚,请贴我已经给你送过去了,你可一定要来啊。”

常夏简直快要气笑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抢了人家的男朋友,还好意思让她参加订婚宴,要不是她的脑子没坏掉,还真以为她这亲热的口气是自己的好闺蜜呢。

“订婚宴就算了,我很忙,没空去看一对贱人!”常夏干脆利落的说完,就要挂断电话。

对面却骤然传来杨思思拔高的声音,“常夏,你说谁是贱人呢?莫不是你怕了,根本不敢来?”

不等常夏说话,她又得意的加了一句,“也是,你家现在破产了,来了也只有丢人现眼的份儿,那些叔叔阿姨们没准儿看你可怜,还赏你几个钱呢~~”

杨思思捂着唇笑了起来,没人比她更了解常夏的骄傲了,堂堂常氏集团的大小姐变成一文不名的穷光蛋,看她怎么还有脸面对以前交好的世家长辈。

被那些人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大概是她最难堪的场面了吧。

可她没想到,常夏本来想挂电话,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却莫名心中一动。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就递给她一个印满了红色桃心的邀请函!!

看着上面亲亲热热相依偎在一起的两个小人儿头像,常夏罕见的沉默了,拉了拉母亲的衣角,“妈~~~”

她不是故意不告诉母亲她和路以航分手的事,只是路以航这些年常常来家里,母亲早已把他当成了半个儿子,她不忍她伤心。

站在常夏面前的母亲有些担忧的看着女儿,夏夏对路以航的感情他们做父母的最清楚不过了,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路以航一次也没有登门,他们心里就有底了,只是看着女儿一日日消沉下去的模样暗自心疼。

“行了,不就是丢个男人吗,至于这么要死不活的?怎么样,需要我帮你好好的挑件礼服吗?输人不输阵,给妈打起精神去!”

听到母亲这么说,常夏张大嘴巴心里嘀咕着,“妈,你确定是我是你亲生女儿?怎么琢磨这番话都感觉自己是充话费送的呢?!”

“去你的,也只有对着我的时候,你敢说出这样不着调的话!”常母毫不留情的戳了女儿额头一下。

看到母亲这样,常夏的心情也骤然轻松起来,抱着母亲的胳膊撒娇道,“行了妈,您去帮我挑选礼服好了,您的眼光最好了~~~”

常母叹了口气,看着女儿的笑容不像是勉强的样子,才缓缓问道,“你真打算参加这个所谓的订婚派对吗?”

“当然参加了。”常夏毫不在意的道,虽然她恨不得将眼前的邀请函撕得连渣都不剩。

可是这样发泄也是无济于事,杨家小姐订婚,上层人士去参加的肯定很多,这对她是个机会,也许可以遇到以前的长辈帮常家一把。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不能意气用事。

“妈,我去洗个澡,旁的事您就不用操心了,您放心,女儿一定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把那对贱人晃死~~~”

她推着母亲下楼,然后飞快的奔到浴室里,不一会儿就传来了流水的声音,还不忘记哼着小曲,‘昨日向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

站在楼梯口的常母摇了摇头,看到女儿这么精神百倍活力四射的样子,她总算是放心了。

参加订婚宴那天,常母果然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原本飘逸的长发,用卷发器处理了一下披散在肩头,显得妩媚动人,身上穿着常夏最喜欢的那件单肩的长裙,月白色和浅蓝的搭配,给人清新自然的印象。

杨思思一直嘲讽她,胸前那片稍有欠缺,也因为荷叶白纱的设计掩盖,优雅之余而不失灵动。

白皙香艳的后背处,是蓝白相间镂空印花,将那片白皙曼妙的身姿衬托的若隐若现,单肩的设计正好将她小巧精致的锁骨展现的分外诱人,纤细的腰身收线的位置有不规则的蓝色水钻,小小的却在灯光下亮闪闪的,分外惹人瞩目。

常夏的个子原本就不低,踩着一双高跟鞋,更加将这套衣服传出了别样的韵味,在满意之余还敛了敛了裙摆,在落地镜满前转了一圈。

“怎么样,女儿很漂亮吧?”常夏故意凑在母亲的耳边低语。

发丝拂过母亲的脸颊,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能够感受到母亲脸上颇为满意的笑容!

“虽然都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可是妈妈还是期望,你能够过得开心,没有必要太在乎别人的看法,明白吗?”常母拍拍她的手。

其实常夏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更何况作为常氏集团的继承人,出席这样的场面也是应该的,毕竟路以航是她昔日的部下,关于他是否真正背叛常氏集团,这件事情还有待考究,如今既然他们公然邀请,她也必定要端着姿态去赴约。

“老妈,我要让他们知道您的女儿,在哪里摔倒了也能够在哪里站起来,放心吧,我还不至于真的去那么蠢,我有自己的打算!”她笑着说道,信心满满的给自己打气。

被女儿的信心感染,常母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老妈,我要让他们知道您的女儿,在哪里摔倒了也能够在哪里站起来,放心吧,我还不至于真的去那么蠢,我有自己的打算!”她笑着说道,信心满满的给自己打气。

被女儿的信心感染,常母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坐出租车到达了订婚仪式的海日五星级酒店,酒店大厅张贴着巨型海报,路以航棱角分明的五官和杨思思巴掌大的笑脸紧贴在一起,眼神里写满了甜蜜和亲昵,向着所有参加仪式的宾客,炫耀着他们的幸福。

常夏移开了视线,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海报旁边的标注:订婚宴二十一楼全至尊豪华宴会厅!

抬起手敛了敛裙摆,唇角翘起一丝冷意,还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杨氏家族财大气粗,居然选了这么一个宴会厅,‘全至尊豪华’这个噱头总能让她想起KFC的全家桶……

海日五星级酒店,原本就是杨氏家族名下的产业之一,杨家雄霸整个城市,连省长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毕竟整个省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杨氏家族的手里。

等常夏坐着电梯到达了二十一楼的时候,还没有等电梯门完全打开,就已经听到了绵延不绝的议论声。

“没想到啊,居然排场这么大,连进入宴会厅都要佩戴腕花!”

“啧啧……也不想想今天的主角是谁?那可是杨家的千金大小姐!”

“可不是嘛,听说这些佩戴在手腕的花,都是从佛罗里达空运过来的!”

“……”

佛罗里达?!切,怎么不说是加勒比海呢?

常夏暗暗嗤笑起来,想要绕开了电梯旁边正在八卦的宾客……

她混沌不堪的大脑,实在是懒得再去评判,对于严重缺乏道德底线的主角,过完今天和她常夏就是陌路人了。

正在她暗暗感慨的时候,不曾料想被身后簇拥而来的人,猛地撞到了肩膀!

整个人重心不稳,眼看要朝着电梯的金属门撞去……

不是吧,难道要华丽丽的横在电梯口吗?

满腹无奈的她,双手不自觉得攥紧,却突然感觉到腰间一紧,莫名一股大力将她环绕,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缓解了她的尴尬,重新稳稳落地之后,已经是几秒钟之后的事情了。

“走路也要专心一点儿……”

属于男性特有的嗓音,低沉而又空灵,仿佛是从云端传来的天籁之音!

在感受了惊心动魄的一瞬间,常夏整个人的心脏如同腾空旋转了一圈,平复了情绪之后,才回答了一声,“多谢了!”

“不客气,应该的。”悦耳的声音像是沉淀下了静谧的东西,打消了常夏之前的不安。

在常夏转身离开的时候,虽然没有心思去打量这个好心人的容貌,可是这个独特的声音倒是让她记忆深刻。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男人手臂厚实有力,几秒钟而已,却将她整个人从电梯口,拉出了几步远的距离。

而常夏不知道的是,这个刚刚对她施以援手的男人,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背影,灯光下那双漆黑闪亮的眸子,微开微阖,倒像是在打量属于他的猎物。

居然真的是她?!没想到这么快就再次遇到她……

男人忽然嘴角微扬,柔和的灯光下,将他俊朗清隽的模样,映照的分外清晰!

他定定的看着常夏的背影,不假思索的跟了上去!!

常夏,这一次你休想再逃出我的手掌心……

----

这个小插曲倒是让常夏缓和了一些,这才气定神闲的朝着前方走去,丝毫没有意识到紧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反而颇有兴致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宴会厅交错辉映的拼接式造型,在米黄色的灯光渲染下,更显得富丽堂皇。不得不说这个画面的确超出了她的想象。

低头看到脚下大方简约的条纹式地板,还有分外瞩目铺满玫瑰花瓣的地毯,营造出了时尚清新的韵味,踩在上面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如同站在了云端一样,有些头晕目眩。

那些发放腕花的酒店人员,男女分成两排站立,分别穿着考究的制服和修身的旗袍,一个个都跟封面杂志上走出来的人似得。

在常夏将月白色的腕花佩戴好之后,瞬间幡然醒悟,既然心中的那份爱已经毁灭,权当做这是和路以航感情的葬礼吧!总是要好好‘纪念’一下!!

怀揣着‘毁’人不倦的心思,常夏特地找了一个靠近舞台中央的位置,敛起裙摆坐了下来……

心形的拱形门被粉红色的鲜花环绕,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那对无节操的男女,手挽着手从这里走过时候,到底应该伸出左脚还是伸出右脚,也为杨思思留下一个难忘的订婚仪式呢?

“欢迎在座的宾客,下面有请今天的主角登场!”

在客人陆陆续续都挥动着双手鼓掌的时候,常夏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舞台,伴随着典雅动人的钢琴曲,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杨思思,她此时俨然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分外享受着别人赞许和祝福的目光,在扫过常夏的时候,还不忘记加深脸上的笑意。

常夏被这意味深长的笑意刺痛,反而固执的和她对视,牢牢盯着杨思思。

这个女人今天的确很美,一身象牙白的晚礼服,腰线收的恰到好处,完美的勾勒出曼妙的身子,深V领的镂空设计延伸到了腰间,让她胸前那对浑圆若隐若现,给人无限的遐想……

在柔和的灯光下,那性感的锁骨,更是让她整个人彰显的分外妖娆,齐腰下的分叉将她修长的美腿展现的完美无瑕。

真是够龌蹉的,明明是个白莲花,却要装作一副玛丽苏的样子。

“哟,瞧瞧,常家的大小姐真是亭亭玉立啊!”

“能够娶到这么貌美如花的大美女,真是颇让人羡慕啊!”

身边三三两两的议论声接踵而至,常夏反而嗤之以鼻!

还羡慕呢?

难道不知道古人的那句话吗?“世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正是对他们两个人的真实写照…… 春飞拂地枝芽绿

春飞拂地枝芽绿

春飞拂地枝芽绿

春飞拂地枝芽绿

春飞拂地枝芽绿

春飞拂地枝芽绿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春飞拂地枝芽绿小说、春飞拂地枝芽绿小说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