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柔心许旧人》&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泪痕残 总裁豪门 2019-08-25 14:08:37 0 0

《冷少柔心许旧人》&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是一本连载中的总裁豪门小说,冷少柔心许旧人小说全文一共646,024个字。冷少柔心许旧人小说讲述了:再次相遇的地下拍卖会,他豪掷千金买下她想要的一切,就是为了将她留在身边,可她唯一想要的,就是自由……

冷少柔心许旧人小说试读:

杨希坐在名车后座,两边坐着人高马大的两位保镖,前面是司机和方藤。

原本以为能找到空隙逃跑,事实上连一个稍微沉重的呼吸都会被两旁敬业的保镖察觉。

杨希没有表现出任何想逃脱的想法,但是围绕在她身边的看管不会少。

“那个……你们两个叫什么?”杨希讪讪一笑,决定一如既往从好感度开始攻略。

两保镖保持昂首挺胸,无动于衷,杨希叹息时,左右瞅了瞅他们俩,怀疑有一面镜子模糊了双眼,轮廓坚毅的两位保镖长得一模一样!

前面方藤冷淡道了句:“大小杰以后会负责你的一切外出,人没回来,他们拿命来换。”

杨希心里一紧,方藤背对她而看不到神色,衣领子毫无褶皱干净平坦,他完美得一尘不染,说话不动声色,分不出真假反而令人心生畏惧。

她强颜欢笑,向两位保镖道了声:“那大杰、小杰,你们好。”

分不出谁大谁小,杨希频频向两方点头,这些年在服务业自力更生养成的礼貌,让她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教养。

车辆停在几十层的商业大厦外,方藤道:“你们留下,在外面等。”

大杰打开车门,绅士将手抵在车门上头,预防杨希撞头,护送杨希出车门,和小杰站在大厦外等候。

司机去附近停车。

杨希抬头看着耀眼得反光的大厦,她也做过销售,知道这里的一件衣服,即便不是响当当的名牌也昂贵不已。

凭借着她和善的态度和美人脸,她拿到过所在服装分店的销售总冠军,那段时间她特意休息了一段时间犒劳自己,陷入专心考试的学习中,再努力拿了奖学金。

方藤往前走几步,修长的完美男性身材,穿衣有型,脱衣有肉,让杨希感慨万千,他太完美了,作为上帝的宠儿,他真应该知足,然后多做善事。

方藤见杨希未跟上,往回瞟了一眼,杨希整个人怔愣一下,疾步蹿了上去,差点撞上他后背。

亿万贵族单身总裁,舍去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宝贵时间,陪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性逛街,这要是传出去,还不掀起轩然大波,多事的媒体总能逮到机会大肆吐槽。

杨希埋头看自己从家里穿出来的棉拖鞋,刚刚进门就不少目光驻留,出入高档奢侈品场所,她穷酸得厉害。

方藤同样吸引别人视线,只不过同她不一样,他是一种男人会嫉妒,女人会突然拉住男友,要他看看这个男人,身姿挺拔,步伐轻健,目如朗星,浑身是气场,令人移不开视线的超凡脱俗。

杨希瘪瘪嘴,她在他面前,就是一个前后对比强烈的衬托,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觉得。

为保留自己最后一丝自尊心,杨希低着头跟着方藤走,还偷看附近店铺陈列,应该有可以逃脱的后门……

“啊!”

方藤突然停下脚步,让杨希额头撞了个坚硬的后背,摸着额头呼气。

“你先进去。”方藤斜睨她一眼,抽出急剧振动的手机,“我接个电话。”

杨希抬头看了看,那是一间很有名的一个奢侈品牌,里外有三层,店内有自动扶梯,应该有后门……

杨希走进去,有店员瞅了眼她的穿着,愣是被她的居家拖鞋惊得目瞪口呆。

多年职业经验告诉她,不修边幅的女人,长得漂亮也没用,就是随便逛逛,实际存款四位数。

杨希已经不在意他人视线,主要是她想从这里逃出去!

随意摸着店内服饰,偷看方藤在外面的一举一动,她凑到导购员面前,小声询问着,“你们这有后门吗?”

“啊?有是有……小姐你不是买衣服吗?”导购员嘴上微微一笑,内心翻个脸便是白眼。

“我实话跟你说,外面那个人看到了吗?”杨希暗暗指了指打电话的方藤,尤香尤怜道:

“这个人很有钱,但是……唉,他是我叔!我是他侄媳!他一直对我有意,我躲不开,我不能背叛我老公!绝对不能!”

导购员听到这八卦,眼睛瞪得浑圆,但半信半疑。

杨希揉揉眼睛,继续道,“真的,你看我穿成这样就出来和他逛街,是想表现出不在意的样子,希望他能有所察觉,但是我现在实在良心不安,求你了!帮我个忙,待会换衣服时,让我从后面逃吧,你在前面帮我拦住他视线,感激不尽,下次我一定再来光顾。”

实在太戏剧,导购员咽着口水道,“可以……”

方藤打完电话,从外面走进来。

他从没有这么悠闲地陪一个女人逛街,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都需经过他批准,刚才在口头处理某些事,即便如此忙碌,也没有想先离去。

“杵着干嘛?”方藤走到旁边位置,随意抽了几件衣服塞到杨希怀里,把人推进更衣室,他没有丝毫不耐烦,坐在外面等候。

杨希试衣服,经过方藤点头的,导购员都开心包了起来。

导购员包着包着心里一个不满,要是她逃了,这叔要是不开心,会不会都不要了?

不行!

方藤在橱窗里看中一双微跟的淡粉色女鞋,边缘有亮眼晶莹的镶钻,他指了指,导购员兴奋拿出来,边夸边道,“先生您真的太有眼光了,这是我们谭总亲手设计的一款女鞋,这会只剩下这一双了,您的侄媳穿的什么码?”

方藤眼睛微眯:“侄媳?”

导购员连忙捂嘴。

杨希却算好了时间,在他看橱窗的时候已经从试衣间出来,绕道从后面逃了出去!

在离开店铺的一瞬间,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强忍笑意,商场前门有大小杰,走后门!

杨希走出后门,决定先打的,去闺密小满家求救!

她焦急站在马路边,只要能上去一辆!她就能逃得远远的!奈何从马路驶来的好几辆出租都有客,其中一辆无客的在她前面就被拦截了!

她紧张得踢腿,拖鞋“哒哒”直响,只要有辆车,不管出租还是滴滴,啥都好!

“滴——”汽车喇叭响起,一辆豪车停在她边上,杨希觉得有点眼熟,直到副驾驶车窗被拉开,方藤家司机对她露出和蔼一笑。

杨希浑身一怔,俏脸煞白,转身要逃!迎面撞上方藤和大小杰,大小杰大包小包拎着她刚才试下的衣服。

“你……你……”杨希吓得语气发颤,道歉的话差点脱口而出,娇躯微瘫,嘴唇紧抿成一条缝,不敢看方藤什么脸色……

“去哪?我的侄媳。”方藤言语冷淡,实际带着浓浓的不满,特意强调了最后两字。

“随便逛逛……迷路了……”杨希握紧拳头,挤出一听就暴露无遗的理由,她视死如归,丝毫不敢有其他动作。

“过来。”方藤再道一句,不送拒绝的口吻。

杨希咽着口水,向他小心迈进两步,在继续靠近之前,被方藤猛地拽住手腕,揽进怀里,前身紧贴,他的臂弯弓在她纤腰,跟钢铁一般坚硬,也实实在在展现出他的愤怒。

耳边传来他低沉的男性嗓音:“以后……可别再迷路了。”

他的气息倾吐在杨希耳畔,略带调剂的情意,其中的忠告隐隐显露,杨希浑身僵硬,如果她再“迷路”,恐怕不会这么简单……

“希希?”一声略带惊讶的女声传来,杨希回头,见迟小满一脸惊讶看着她……和几乎贴身的方藤。迟小满整个人娇小玲珑,短裙毛衣的搭配青春富有活力,头戴棉帽,装扮精致可人,挎着名牌单肩包。

看到方藤时,眼里一闪而过的讶异,在看到他们亲昵的动作时,又极快速地掩饰起来。

“小满……”杨希声音微颤,恨不得扑上去,埋在她怀里哭诉这些天的遭遇,可是方藤弓在她腰后的大手,不容她有一丝其他想法。

“希希,听说你退学了,怎么不告诉我?”迟小满走到她面前,一脸的担心,眼眶晶莹有落泪之势,还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道,“店长也问你为什么不来了,以为你急用钱,让我把最后半个月的工钱带给你,但是你不回我,我想着能见到你就当面给你,给你转过去吧。”

“小满……”杨希咬唇,她和店长都惦记着她,她并不是突然消失在这个世界而无人知晓,杨希强忍失控情绪,将她手机按住,回道,“你帮我拿着吧……兴许,我再也用不上了,小满,帮我跟店长道个歉。”

“可以是可以……但是……”迟小满犹豫着,瞄了瞄旁边的方藤。

方藤脸色一直很淡,不骄不躁,浑身都是气场,令人忍不住多看几眼,这么优秀的人给杨希误打正着……迟小满内心里“啧”了声。

“小满,我手机不见了,有空我们再联系。”杨希上前,握住迟小满的手,心中有千万言语,出口却是再联系……

杨希不能保证方藤会不会突然脸黑,以他的钱权,绝对不能让小满也牵扯进来。

“嗯……好吧,那你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直接打我电话,千万别一个人硬撑。”

迟小满犹豫着,展现自己的担心,临走时不忘将自己弯曲的波浪卷往耳畔拨了拨,对方藤露出钻石般闪亮的耳钻。

杨希目送迟小满上了出租车,美目里最后一丝光亮也逐渐消散而去。

在她看不见的另一边,迟小满冷下来的脸色,透过车窗回看她,拿出手机放大拍下杨希和方藤的多张照片,她的脸色愈来愈黑,连司机看了都会觉得骇人的脸色,仿佛要将人千刀万剐。

在迟小满心里,杨希就是个作到极致的贱女人,喜欢让所有男人为她的姿色诚服,再拒绝所有追求故作清高,理所当然地成为男人之中的女神……

不……她太恶心了。

迟小满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站在寒风中,精挑细选打扮了一天,穿着白色毛茸茸的斗篷,仿佛南方冬日艳阳下可爱的人工小雪人,踌躇着,欣喜着,等待着,直到他出现……

她排练了多次的告白语句,一口气全部向喜欢的学长说完!小脸红彤彤的,不知道是冻红还是羞红的。

他端详着迟小满的脸,意外笑道:“可是,我喜欢你们系的杨希。”

我还不够可爱吗?

杨希……又是杨希!

杨希!凭借一张脸,你还想呼风唤雨吗?

你竟然夺走了我的东西,那我拿走你的东西也不为过,不是吗?

站在杨希身边的那个人是……迟小满翻开手机,觉得照片的中的人很眼熟,在持续查找下,果然在新闻栏目找到有关于他的新闻。

方科集团总裁方藤……杨希,野心真大啊。

迟小满翻看着她上前打招呼前拍下的照片,约有数十张……她暗暗放下手机,还不够,她的复仇刚刚踏上正轨。

——

逛街买衣服明明是一个女人最开心事情之一,在和方藤一起逛街的路上,每时每刻,都让杨希觉得窒息。

杨希不记得买了多少东西,反正只要方藤点头的都包起来了,说是会亲自送到府上,走之前全体员工弯腰送他们,服务周到到让杨希瞠目结舌,有钱的魅力太惊人。

从头到脚,只要商场里有的、可能需要用的而家里没有的女性物品,连卫生巾方藤都给杨希买了。

杨希一时觉得不理解这个人,他大可吩咐大小杰全程护送她把所有东西买回来,在途中他接了好几次电话,想来也很忙,却要陪她在这里购物……这是什么有钱人心理?

回去的途中,杨希坐在副驾驶座上,方藤中途有事先走了,大小杰在后面护送她回到那个冰冷的家。

部分东西都搬回来之后,杨希拿着对她一个大学生来说的天价吊牌发呆……

被名牌包围的孤立无援,是饲养?

她一点都不快乐,她依旧想逃出去,无时无刻都想逃。

或者说……她有机会逃出去吗?

从回到这个冰冷房子的那一刻,杨希感觉身子发冷,想到接下来的囚禁生活,现在真应该给自己一刀,一了百了!

不……贞操不是一个女人的一生。

杨希握紧拳头,她要活下去,活着逃出这里,天涯海角,无论用什么方式。

另一边,回到公司处理文件的方藤,几个小时后,他收到了助理叶青发来的一组照片。

照片里,他和杨希在商场逛街,仿佛被狗仔跟踪拍摄,每一个可能接触的小举动都被拍下,尤其是后门他们紧贴身子的照片。

不一会,叶青从外面敲门走进来,他步履维艰,眼镜下沉稳的神色有着难以言喻的疲惫感,叹道:“方总,您看到照片了?”

“嗯。”方藤应了声,随即补充道,“拍得不错。”

“方总!没人让你管照片拍得好不好!那个女人……您在家养养就好,求别再带出来……”

叶青扶得眼镜,不懂他为何突然对一个女人上心,还撇开今天的周会,出去陪她逛街,还被人拍下来。

“为什么?”方藤简单发问,他的女人为什么不能带出去?

“这当然是……请您多加注意,毕竟是买回来的女人,被知道的话,对集团对你都没有好结果。”

方藤把视线从电脑上离开,金丝框架的眼镜里,透露出一股执拗。

叶青不用等他回应,都知道他不会听劝,随即道:“您……要带也不是不可以……就是身份……”

“我知道了。”方藤低头查看文件,没在多说。

叶青也随之叹了口气,还是能听他一句劝的。方藤回到家里已经半夜,积攒的工作在一天内被尽数解决,不知为何,他着急回去,哪怕只是见到她也好。

他打开大门前,却将一切迫切和渴望收起,面对她,他总是如此。

打开门,他一如既往没有看到杨希,楼下客厅的电视,播放着晚间新闻联播,今天买的东西都被拆开,不少衣物被叠放在沙发上,应该是梅姨整理的,袋子和吊牌都被收拾干净。

他脱下外衣挂在玄关,脚步很轻,上楼时特意没发出响动,这次客房虚掩无人,走廊的窗户微开,透进来凉凉冷意。

他推开房门,空调的冷气扑面而来,只见床上隆起一块,床周边衣物散落,还堆在房间座椅上……

方藤突然觉得衣服是不是买多了?但他更在意的,是她竟然会跑进他房间床上,不能确定是不是不小心在床上睡着,反正全当在等他。

方藤扯开领带,将床上一些衣物随手一扔,落在椅子上,再顺手关掉空调,轻轻掀开床被一角,露出在被单下还能熟睡的杨希。

她侧身睡着,长发披散在身后,闭上眼的长睫毛十分动人,洁净的俏脸不管看几次都不会腻,均匀的呼吸声传进耳边,令人顿感安心。

方藤伸出手,手指背轻轻抚上她的面颊,在察觉到自己手指微冷时停下收回,在意起她的穿着……

穿着保守的长衣长裤,纤瘦的身子好像穿着冬日的大棉袄一样厚重,脖子处还露出叠起来又五颜六色的衣物?

下一刻,方藤眼神微眯,这是防我的?

方藤将被子完全掀开,这举动一下子把杨希吵醒,杨希睫毛颤了颤,看到尽在咫尺的人影,猛地往后退去!

因身子穿得臃肿,差点从大床上翻身滚下去,被方藤一把拽住手腕拉了回来!

方藤向前一搂,这浑圆臃肿的身子,抱起来还是不费力。

“大……大哥……”杨希手脚无力,象征性推了推他,视线无处安放,“你回来啦……”

“你是热还是冷?”方藤眼神不善,开了冷气却穿成这样塞在被窝里,是想闷死自己?

杨希急促摇头,她能说自己不想每天晚上陪他睡觉吗!

“把多余的衣服脱了!”方藤松开她,挑着眉道,“你自己来,还是我来?”

杨希紧攥着衣领子,紧张得手心发汗……终究逃不过陪睡命运?

方藤没有再理会她,起身进了浴室。

杨希一人躺在床上,她已经做好了决定,先表面上应付他,等找到机会,她会毫不留恋逃得无影无踪!

她吸了吸鼻子,一件件将身上衣物脱下,脱到一丝不挂,她强忍着难过和悲哀,洁白的身子上带着昨晚留下的情爱痕迹……

她用手摸了摸纤弱的肩骨,有意遮挡并环抱自己,在眼眶溢出来之前,仰起纤长的脖子,将泪水深深憋了回去。

浴室中穿来的沥沥水声,让她无法克制地发抖,既然要做,哪里都一样,只要能早点结束……

她伸出纤细白皙的腿,赤脚踩在地面上,走向浴室,推开了门。

热气腾腾的浴室里,空气向门外倾涌,他的挺拔身子在雾气中逐渐清晰,傲人的男性健壮身材,每一块肉都像是经过长年累月锻炼出来的精肉,花洒倾洒而下,将他的头发打湿,紧贴在头上往下流水。

他的脸部轮廓更为清晰,热水扑打着他的前额,流过他的高挺鼻梁,顺着胸前肌肉,顺着马甲线蜿蜒而下,最后卷进排水口……

杨希知道,她好像把某些东西遗忘了,眼前这人,分明是……

方藤捋开眼旁的热水,回头看向闯进来的杨希,不同以往,她亲自送上门,一丝不挂地诱惑着他。

“我……”杨希刚出口一句话,被他用力一拉,按在浴室的玻璃墙上,花洒还在流,热水打在他肩上,弹到杨希眼底,两人之间距离不过几公分。

他的膝盖抵进她腿上,充满欲望的双眼仿佛要将她身体每一寸都盯穿。

“我有话想问你……”杨希直视他眼睛,一字一顿询问,“你以前见过我?”

何止见过,他发疯了想将你找回来,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找到你,如今一切都不同了。

“方藤……多么熟悉的名字……方藤……”杨希念叨着他姓名,浑浑噩噩,想起了当初为他疗伤包扎的时候……

【落魄的方藤,眼神和亲和度都不同于现在,他还曾经抚上她手背,问她,“你想当医生吗?”

“想,即便很辛苦,但医生,真的很了不起。”

“好。”方藤单方面的回应让杨希觉得莫名。

他却暗许一定要帮她实现。】

而现在,她悔恨不已,她千不该万不该,怎么会救了他!

“你后悔吗?”方藤低头询问着,肩上溅洒的水珠湿润着杨希的脸。

“后悔?”杨希冷笑一声,“你告诉我,我有什么理由不后悔?早知如此,我还不如救一条狗!”

“你说什么!”方藤眼圈暗红,猛地掐住她脖子,几乎陷进她脖颈肉的手,让她使劲掰着,直到她痛不欲生小脸涨红,方藤才松了手!

“咳咳咳……”止不住的咳嗽仿佛要了杨希的命,她摸着脖子蹲下,一颗眼泪都没掉。

“你可曾想过,卖身地下拍卖场的那一刻起,你永远都只会是个贱女人,而不是医生!”

“不……不关你的事!”杨希努力挤出的反驳,令他怒意腾升。

方藤抓住她手腕,把人拽起推到角落,抬起她双臀坐在洗手台,分开她双腿,让她亲自感受一下,卖身求荣,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形式!

“啊——”

嘶哑地嗓音夹带娇喘,她还以为主动献身会得到更温柔的爱抚,可是她没想到撩起他怒意的结局,是一次比一比的粗鲁和蛮横。

甚至能感觉到身体在滴落着液体……疼痛感让她觉得是血。

可她再疼,也不会再落一滴眼泪。

白天还是温柔陪逛街的柔情总裁,夜晚则是残暴粗鲁的罗刹王……

这样的人,只会坚定她想逃出去的决心。来到这个家的一两个月,除了中途因为太猛而出现伤势休息了一段时间,而后每一天,都陪着他泄欲。

他像洪水猛兽,更像为了报复她而癫狂。

他去工作的时,杨希只能守在电视机前,一遍遍将每个台都翻开看一次,再停留在自己不喜欢的节目上。

娱乐节目的欢声笑语与她蜷缩在沙发的姿态格格不入,她是被囚禁的金丝雀,她渴望重新上学,看到青春校园电视剧,心里都能泛起心酸……

刚开始她总是闹得不停,反抗着方藤安排的一切,她不是没有尝试过用温情感化他,可她心里不安,她无法抗拒自己的厌恶。

用霸道来解决她的一切反抗,是他唯一的手段。

今日,方藤从外面回来时,杨希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美滋滋地坐在对面看着他就餐。

“好吃吗?”杨希笑着问,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笑容有多勉强,脸色很苍白,唇部无血色。

“嗯。”方藤淡淡道,“医生说你贫血,梅姨准备的东西你吃了吗?”

“吃了,可是好不起来,想要身体好,也许有别的办法。”杨希拐弯抹角将话题引到自己希望的地方。

方藤却没再说话,杨希紧张地又问了一次,“好吃吗?”

“嗯。”方藤再应一遍,虽然没多说,内心却觉得她的紧张很有趣,像是一个可以逗弄的小动物。

“好吃可以天天给你做,就是有个小小请求。”杨希总算引到话题,方藤却怎么都不说话。

“我想回去读书!”杨希快速说完,在他反对之前加了条件,“我会每天按时回来不会再想逃跑,我只是想回去读书,我想当医生!”

方藤夹菜的手停了下来,杨希咽着口水,双手合十,“只要能回去上课,我什么都听你的。”

方藤放下筷子,眼神中有一丝难以捉摸的态度,杨希紧闭双眼,却听到他说,“明天有一场舞会,你跟我去,看你表现。”

杨希“噌”地站起身,按着桌面再次询问,“是不是好好表现就能回去上课?”

“嗯。”方藤淡定地重新拿筷,杨希提前拦下,给他夹了满满当当的一碗肉。

“肉太老了。”方藤嘱咐了句,杨希点头记下。

夜里,方藤揽着她睡下,杨希却在暗中筹划着别的计划,与其借口去读书,倒不如从你身边彻底解脱……

杨希午时吃饱饭,一如既往平躺着坐在沙发看电视,习惯了梅姨包办打理,她让自己变得越来越颓废。

午时一过,大小杰闯了进来,带着两个看起来很精明的美女,杨希从沙发上惊起,和他们对视。

小杰端着一个纸箱子,大杰绅士一弯腰,道,“杨小姐,得罪了。”

杨希被推进房间,面对一身昂贵的晚礼服,浅粉色的大裙摆,上面点缀着闪亮的钻石,两位美女对视一眼,向杨希伸出魔爪……

“喂喂喂!非礼啊!”杨希呼喊没用,没一下被扒光换上了礼服。

精致的晚礼服,一针一线人工织造,每一处细节处理都经过百次尝试,裙摆围绕着她纤柔的身材披散而下,时不时勾勒出她的傲人风采。

短发美女给杨希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配合粉色的礼服裙,面带桃色腮红,美得似仙女误入凡间。

长发美女给杨希盘了头发,她的头发柔软而发量较少,盘起来制作蓬松的感觉,耳畔两边留下一丝恰到好处的凌乱发缕,清纯唯美。

杨希本来底子就好,素颜也能被评为系花,这妆容一到位,整个人又跃升了一个大档次,恐怕不是系花这么简单。

礼服露肩,让前天晚上方藤在锁骨边留下的吻痕淤青若隐若现,长发美女“啧”的一声,给短发美女使眼色,她便拿着气垫在她锁骨一处拍打,企图遮盖吻痕。

奈何她皮肤本就白皙过人,一点淤青特别明显,遮盖不起什么作用,要看还是看得出。

两美女无可奈何,最后配上小巧的耳环,将人从房间里牵了出来。

小杰反应较慢,一时看痴,大杰绅士温柔,立马赞叹,“杨小姐,您今天真美。”

“谢谢。”杨希提着裙子翻看,“什么舞会要这么隆重?”

“是已经筹备了许久,只有世界百强企业老总才能参加的上流聚会,也是谈合作的场合,届时会有美国著名作曲家在现场弹奏,可供宴客起舞。”

“嗯……”杨希心有不安,这种场合真的适合她去?

“杨小姐,别担心了,您一定会是舞会上最美的。”两个美女纷纷夸赞。

“谢谢。”杨希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她能不能成功逃脱。

在大小杰的护送下,杨希前往舞会会场。

穷苦的灰姑娘终有一天被打扮得漂漂亮亮,送到舞会的舞台中心,和心爱的王子殿下跳一只惊艳的舞。

可是,她没有魔法的帮助,也不会故意留下一只舞鞋,她一定无法在舞会中寻找属于她自己的王子,她首要做……是不顾一切逃出去!

暗暗下定决心的杨希,眼神坚定无比。

轿车停在摩天大厦的楼下,会场布置在最顶楼,杨希从车上下来时,撩着裙摆,望向闪烁着灯光秀的大厦,心里五味陈杂,又是高楼,她能怎么逃?

旁边停下一辆车,从里面走出来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看着年纪轻轻,不足三十,笑容可掬,眼睛眯成一条缝,很好相处的外貌,却总觉得有一股子阴邪之气。

“他是谁?”杨希问身边的小杰。

“谭卓明,老板现在最棘手的商业竞争对手,听说比我们老板还卑鄙无耻。”小杰正经回答,却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对。

大杰赶紧改掉他说辞,“听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业内骂声一片。”

杨希“哦”地拉长一声,并不想认识,只想吐槽方藤的确如小杰说的那样,卑鄙无耻。

杨希提起裙摆走动时,走过来的谭卓明突然叫住她,“这位美丽的小姐,你真漂亮,尤其是……你的鞋子。”

杨希低头一看,是方藤在商场高价买下的,觉得和这裙子很搭,就穿了,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听他这么说,杨希回头道了声“谢谢”,抬腿要走。

“请等一下。”他再次叫住杨希。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冷少柔心许旧人】即可进行在线阅读!